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流亡政府搞體育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流亡政府搞體育

2021-07-21 15:25
作者指出,運動員才是奧運主角,不容體育官僚藉機吃香喝辣。示意圖/擷自蘇貞昌臉書,民報合成
作者指出,運動員才是奧運主角,不容體育官僚藉機吃香喝辣。示意圖/擷自蘇貞昌臉書,民報合成

2018年,台灣台派團體「喜樂島聯盟」發起東奧正名公投,結果失敗,引起台派不滿,還連累當年地方選舉,因為長期掌握中華台北奧委會的頭人,中國帽子戴到樂不思蜀,率先站出來反對正名,還恐嚇選手改名就無法參賽,其實台灣代表隊正名是否通過,最後決定權還在國際奧委會,這個國際機構長期被老共滲透,台灣國內就算公投過關,想用台灣之名,造成一中一台事實,說起來並不容易。

於是在滿天疫情下開幕的東京奧運會,台灣選手只能持續搖晃著五環旗,代表台灣流亡政府,這才是台灣人最大羞辱,很可惜,媒體總是煽情大於理性,劃錯問題重點,把運動員和領導搭飛機差別待遇,放在焦點,卻忘了台灣人長期應努力的正名工作。

更奇怪的是:體育署長第一時間丟出辭呈,總統和行政院長低頭道歉,這種情況看在美國人眼中,一定大為驚奇,在美國人心裡,搞體育從來和政府無關,卻和商場有關,在美國聯邦政府裡面,你找不到和體育有關的部門,勉強有關就是「健康和公共部門」,這個部門宣傳運動有益健康,實際上也不介入運動賽事,運動在美國是自己的事,除了教育單位要求公立學校,學生要上體育課以外,私校還不被政府管。

美國各州各自為政,在這個地方就可以看出來,有些州政府會自己編預算,設立體育委員會,例如紐約州,很多州連這個都省下來,這樣的美國,卻仍然是奧運會奪冠最多國家,原因在於兩個字:自由。

戰後,東西陣營分裂,在冷戰氛圍下,奧運會就是美蘇兩國,所代表自由和極權的競爭場,更簡單說:「這是運動舉國體制和自由運動制度的比賽」,中共崛起後,舉國體育體制又多了一個國家,舉國體制違反人性,為了奪牌不惜代價,巴西奧運會,傳出俄羅斯代表隊使用禁藥,而遭到禁賽,可見一斑,很多單項運動訓練營,甚至遊走在訓練和虐待之間灰色地帶,例如:中國體操扭曲運動真正價值,很多運動員甚至被逼到自殺,在中國體育界非常普遍,只要你具備某種運動才華,被國家政府盯上,下場都很悲劇。


2018.11.20東奧正名記者會呼籲民眾為東奧正名公投投下同意票。左起:蔡明憲、楊忠和、紀政、許義雄、張燦鍙、陳永興、朱孟庠。圖/張家銘,民報資料照

官僚文化惡習難改

美國在1978年通過〈業餘體育法〉,法案下設立美國奧委會,十六位委員,一個CEO,這是純屬私人人民團體,聯邦政府不給預算,但是依照法案,奧委會擁有商標,電視轉播,比賽收費等等權力,今天美國國家代表隊,就是經由委員會從各州挑選出來,每年奧運會比賽轉播權利金,就超過五十億美元,國際奧委會拿到四十億,美國奧委會拿十億,今年如果停辦,你就知道誰損失巨大了。

話說回來,美國奧委會除了靠募款以外,賽事轉播才最賺錢,根本無需政府補貼,在美國這種運動自由商業化國家,才有職業運動員的天下,出名的運動員身上,幾乎穿金戴銀,但是很少人理解他們一路訓練的辛勞,美國運動員出頭天,家庭父母鼓勵不可少,更少不了球探,以及運動探員的發現,這些慧眼識人的伯樂,在職場上扮演重要角色。

台灣運動體育,大部份抄襲美國,由人民團體自主,成立各種單項協會去發展,只是在中央多弄了體育署,管理體育協會和奧委會,這個政府單位最大工作是審查人民團體協會所聲請預算,如今,給了1. 5億台幣補助,卻因為運動員搭經濟艙被罵翻,說來很無辜,卻也是活該,事實上,防疫期間,經濟艙也是一人獨佔一整排,甚至可躺平睡覺,航行時間也不長,問題在於「尊官重權」文化,在台灣社會已經成習,領導階層被這種文化特殊了,以為自己真的不得了,把運動員視為雇傭兵,歪風一時難改,更慘的是:小事件卻連累高層出面道歉,變成有政府不會辦事,給民進黨已經下滑的支持度,又來了重重一擊。

話說回來,台灣體育運動屬於正在起步國家,自由國家無法學老共搞舉國體制,而人民參與感來自光榮,有參與才有更多經費入袋,問題是看到「中華台北」四字,大家心涼手軟,如何有光榮感呢?


1964年在日本東京舉辦的奧運,我國參賽選手即是以「台灣隊名進場。圖/擷自Olympic官方影片

1964年東京奧運台灣隊進場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