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地動山搖──英川熱線通電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地動山搖──英川熱線通電

2016-12-05 23:34
圖/取材自蔡英文臉書、PROGage Skidmore@flickr (CC BY-SA 2.0)
圖/取材自蔡英文臉書、PROGage Skidmore@flickr (CC BY-SA 2.0)

小英5月20日就職台灣總統,川普11月8日選上美國總統,明年1月20日就職。本月(12月)2日深夜(台北時間)11點,一位台灣的新總統和一位美國的準總統,打破了37年的歷史玻璃天花板、政治禁忌──1979年美國和中國建交以來台灣和美國總統不接觸的國際慣例,輕鬆愉快通了熱線電話,談了12分鐘,談到台灣和美國的經濟、政治、安全關係,並互祝當選兩國總統。

兩位仁兄仁妹馬上捅了天大的馬蜂窩,刺到、刺痛、刺醒了全世界各國政界、學界、媒體、甚至關心台美中關係的平民百姓的大小神經,很多人驚叫、呼喊「這是怎麼一回事(蝦米碗糕)?」,有人大按讚,說是小英的「神來之筆」,也是川普的「隔山震虎」的開架式。有人大罵「川普瘋了!」,有人大驚失色,大叫「狼來了!」、「美國和中國要開戰了!」

一開始,中國先被震呆了,外長王毅的反應竟是輕描淡寫「這只是台灣方面搞的一個小動作,根本不可能改變國際社會已經形成的『一個中國』格局。」後來驚醒,轉神過來,才向美國(不知是歐巴馬還是川普)提出嚴重抗議,「嚴正交涉」,敦促美方奉行「一中」政策,以免干擾中美關係大局,並聲稱「此事不會改變美國政府多年來堅持的『一個中國』政策,因為『一個中國』原則是中美關係健康發展的基石,中國並不希望這個政治基礎受到任何干擾與破壞」。

廢話連篇,不痛不養,簡直是驚慌失色,進退失據。

第二天(12月3日),一整天,英川熱線傳電的消息在主要歐美、日本、澳洲媒體大發燒,都是頭條新聞。澳洲的國家廣播電台(ABC 24)和民族廣播電台(SBS)整天都頭條播出,每次約5分鐘之久,明確視為國際政治大事。

我讀了一天網路新聞,讀都讀不完,累死了。我簡單、粗略估計,台灣統派報紙、《聯合》和《中時》,明顯故意輕待、慢待這個重大新聞,報導篇數、字數都很少,每報字數不超過1萬字,內容更是貧血無味,讚賞、支持熱度很低。

報導最詳盡、篇幅最大的《自由》,雖然內容豐富多了,但也不夠紮實,分析不夠深入。我粗算的報導字數,不到2萬字。

反看《衛報》(The Guardian, Australian edition),真把它當作地動山搖的國際政治新聞。該報特派員 Tom Phillips(北京)、Nicola Smith (台北)和 Nicky Woolf(三番市),三人的報導合起來近4萬字,都是資料、內容詳盡、豐富,採證、分析嚴謹、周全,令人讀來真有深感淋漓盡致、受益非淺的痛快感。

首先,我很確定,川普接小英電話,一定是深謀遠慮、精心製造的政治動作。

當然,民主國家的政學、媒體各方神聖對川普的驚人動作,正反褒貶、贊成反對的評論都有。我看到的是正面贊成的看法比反面反對的多。

這裡我不評論各方正反意見的是非對錯,因為我認為川普作得對、作得好,反對的意見不值一駁。我關心的是,川普下一步要怎麼走?這是大哉問,我沒有答案,也認為沒人有答案,恐怕連川普本人都還沒答案,因為那是 work in progress(進型式的工作),可以說是打開了 Pandora's Box。

我一向認為人最重要,先看人再看事。川普下一步會不會繼續支持台灣、叫小英「President of Taiwan」(台灣總統)、賣先進武器給台灣、不怕觸怒專制中國防衛台灣?都是難題,很難回答。

我是先看川普的白宮幕僚長(Chief of Staff)Reince Priebus、國家安全顧問 Mike Flynn、國防部長 James(Mad Dog)Mattis,看他們坐什麼位置。Priebus 和台灣關係很好,很支持台灣。Flynn 和 Mattis 都是反對共產專制政權的戰將,他們對中國的軍國、帝國主義、在南海的橫行霸道侵略行為,一定非常感冒、反對。他們不可能對專制中國手軟,應會戰略考量支持台灣。

到今天(12月5日)為止,國務卿還沒任命,似有難產。如是前駐聯合國大使 Richard Bolton,那就有好戲可看。他不久前曾在《Wall Street Journal》發表文章,主張:“The new US administration could start with receiving Taiwanese diplomats officially at the State Department; upgrading the status of US representation in Taipei from a private ‘institute’ to an official diplomatic mission; inviting Taiwan’s president to travel officially to America; allowing the most senior US officials to visit Taiwan to transact government business; and ultimately restoring full diplomatic recognition”(新的美國政府可以先在國務院官方接見台灣的外交官員;把美國在台代表從私人機構升為官方外交館處;邀請台灣總統官式旅行美國;讓最高美國官員訪問台灣處理政府業務;最終回復全面外交關係)。

還有,川普選前的外交國安政策顧問,Peter Navarro、Stephen Yates、Edwin Feulner、Dan Blumenthal 等,都是台灣多年的好朋友。他們如進入川普的執政團隊,那更是如虎添翼,大有作為有好戲可看。

我雖不知道,上述各位,包括 Bolton,會不會進入川普政府,但可以確定,不管在朝在野,他們都會是川普的重要智囊,對川普的台灣、中國政策都會有一定的影響力。如是,未來4年,英川熱線應可能再接再厲、繼續通電通話。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