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樂陞案刑事訴追及團體訴訟求償之困境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樂陞案刑事訴追及團體訴訟求償之困境

2016-10-06 14:36
如何從樂陞案得到教訓,並立即修法及檢討監督機制的運作,或僅能收亡羊補牢之效,卻也是不得不然的作法。圖/中央社資料照,民報合成後製
如何從樂陞案得到教訓,並立即修法及檢討監督機制的運作,或僅能收亡羊補牢之效,卻也是不得不然的作法。圖/中央社資料照,民報合成後製

樂陞收購案,雖已被金管會定調為證券詐欺與內線交易,且已由證券投資人及期貨交易人保護中心(簡稱投保中心)受理被害投資人的登記,以來對百尺竿頭及樂陞公司進行團體訴訟,似乎展露了曙光。惟在金管會主委已經請辭,且刑事訴追已牛步化,將來定罪及求償成功的機率,到底有多少,卻肯定是個疑問。

關於日商百尺竿頭收購樂陞公司案,兩家公司的負責人,最可能涉及證券交易法第171條第1項第1款,即以虛偽、詐欺方式對有價證券為募集或買賣,足致他人誤信者,致可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的證券詐欺罪。若犯罪所得超過一億元,甚至可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更得併科新臺幣二千五百萬元以上五億元以下罰金。如此的罪刑,不可謂不重。

又根據證券交易法第20條第3項,證券詐欺的行為人,亦須對於該有價證券之善意取得人或出賣人因而所受之損害,負民事的賠償責任。而如樂陞案的公開收購,乃屬於市場上的重大交易,自然會有眾多的投資者因此受害,惟在個別散戶的資訊不足、因果關係舉證困難及財力與時間有限,且詐欺者往往是公司高層下,小蝦米實難以對抗大鯨魚。

故根據證券投資人及期貨交易人保護法第28條第1項,對於造成多數證券投資人受損害之同一原因所引起之證券事件,得由二十人以上投資者授與投保中心訴訟實施權,即以團體訴訟的方式來對詐欺者提出民事求償訴訟,以避免個別受災戶處於孤立無援的狀態。而由於投保中心是屬於公益性的財團法人,故被害人只須提出文件證明股票買賣,即可進行求償登記,既無庸負擔高額的律師及訴訟費用,將來亦無庸出庭。凡此種種,正可使受害大眾擺脫諸多的訴訟障礙,致能有效且迅速獲得賠償。

只是看似無缺的制度設計,卻有實踐上的困難。因這類民事求償能否成功,乃以刑事犯罪成立為前提。但以樂陞收購案來說,即便過程極其詭異與怪異,但公司董座未嘗不可以經董事會,尤其是獨立董事同意,且有中投公司與投審會之背書,而以受害者之姿,來抗辯此收購案非屬詐欺,這必然會連動與影響到民事的求償。

再以罪刑同樣嚴重的內線交易罪來說,由於此等罪名的構成要件,如實際知悉、重大消息等等,都屬於不確定的法律概念,再加以有十八小時的沈澱期間,更不會有人笨到以自己名義為內線交易之買賣,故其成罪可能性,恐更低。顯見,將民事賠償掛勾於刑事處罰之上,實完全混淆了民事與刑事究責的本質與目的,本該有不同之法理,亦使民事訴訟完全得跟隨刑事訴訟的腳步,致陷入五年、八年,甚至十年的求償夢魘。

更糟的是,就算排除萬難而取得勝訴確定,但在百尺竿頭公司負責人早已不在台灣、樂陞公司因股票直線滑落致資產急速萎縮下,恐也無力負擔目前登記已達百億的求償金額。故面對危害經濟秩序的重大金融犯罪,事前的預防機制,顯比起事後的懲罰與補救重要。如何從樂陞案得到教訓,並立即修法及檢討監督機制的運作,或僅能收亡羊補牢之效,卻也是不得不然的作法。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