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促轉會與中正紀念堂之轉型—對中正紀念堂轉型的另一個思維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促轉會與中正紀念堂之轉型—對中正紀念堂轉型的另一個思維

2021-09-11 17:32
由國家設一個像自由廣場這麼大的紀念堂,一定是真正對國家有無可否認的公績,但蔣介石真的有對台灣這塊土地這麼大的功績嗎?圖/擷自北市觀傳局台北旅遊網
由國家設一個像自由廣場這麼大的紀念堂,一定是真正對國家有無可否認的公績,但蔣介石真的有對台灣這塊土地這麼大的功績嗎?圖/擷自北市觀傳局台北旅遊網

一、 促轉會中正紀念堂轉型的計畫

促轉會在9月8日拋出中正紀念堂改制為「反省威權歷史公園」計畫,強調將拆除先總統蔣中正的銅像,並改造堂體的外觀,預計半年內提出配套法案。當然,藍營人士一定會反對,蔣萬安認為促轉會的做法以及提案,只是製造更大的社會對立跟仇恨,無助於社會和解,他說:「我實在無法認同」!而蘇貞昌院長則表示:尊重促轉會為獨立機關的決定。

二、 用多元民主社會這個較新的觀點來解釋

其實台灣是個多元民主的社會,既然是多元的社會,那麼就應該用多元、民主社會的角度來看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而不能用戒嚴時期的威權統治來看中正紀念堂的轉型。

本來,要由國家設一個像自由廣場這麼大的紀念堂,除了威權體制的國家之外,一定是真正對國家有無可否認的功績。但蔣介石真的對台灣這塊土地有這麼大的功績嗎?我相信這個是可以透過史料去加以確認的。

其實在台灣解嚴之後,有關蔣介石的各種資料已被研究殆盡,接著下來就是解釋的問題。

(一) 從消滅多元文化的觀點來看

在蔣介石統治台灣的時代,台灣是被迫一元化的時代。除了北京話被奉為正統之外,其他語言因為教育與電視的壟斷幾乎都快消滅,而像平埔族的語言可說已經消滅。在威權時代,各種文化被「蔣介石所解釋的三民主義」這個意識型態所壓迫,更且在蔣介石的中華文化觀裡頭,地方文化(包括福佬文化、客家文化、原住民文化等)都被扁為低俗的文化,在蔣的文化政策之下,地方文化自然發展的環境被迫縮小,更造成傳遞文化的重鎮=家庭喪失傳遞母語與自我文化之功能。

(二) 從對民主的貢獻來看

如果從民主發展的貢獻度來看,他只有開放省議會議員與地方縣市、鄉鎮市首長的民選,但這個過程是很齷齰的,買票、扶植地方派系彼此互鬥,讓選舉變成是賄選與關係的動員,所以學者將中央與地方稱做是恩庇侍從主義,而且在首長的選舉上,是盡量限制候選人的資格,讓無黨籍人士很難参與縣市長與鄉鎮市長的選舉。此外,因為美國與中國的接觸,中央才只開放增補選,使台籍人士多幾個立法委員與國大,但這些有民意基礎的民代被老國大與老立委的絕對多數給淹死在議場上,他們能發揮的功能不大。如果說他在民主方面有貢獻,那是在與共產黨相比較時。因為中國共產黨原則上是採間接選舉(鄉鎮級有直接選舉),而所有候選人幾乎不可能出現非共產黨員。而且國家由共產黨指導,黨可隨時改變人民代表大會的決議。

三、台灣有絕對擁護蔣介石的人,但人數每天在減少中

當然,現在認為蔣介石是中華民族的救星的人還是有,但大家也大概知道這樣的人士是以深藍的居多,而如從族群的角度來看,是以外省一代、二代者居多,而其人數是天天在減少之中。

四、蔣介石真的是全民擁戴嗎?

如同前述,要由國家設一個像自由廣場這麼大的紀念堂,一定是真正對國家有無可否認的公績,但蔣介石真的有對台灣這塊土地這麼大的功績嗎? 當然,蔣對他所帶來的120萬居民,至少讓他們免於被共產黨迫害、殺害是他最大的貢獻,而且在美國幫忙下,守住台灣未被中國併吞。只是他沒有處理好台灣的各種問題,而造成省籍問題的出現,那這就很難說他是全民擁戴的國家領導人。

五、結論

其實台灣人很厚道,在大溪設了公園,容納老蔣從各地被送來的銅像,李登輝當總統,沒殺過一個人,蔣萬安怎麼會說:這只是製造更大的社會對立跟仇恨,無助於社會和解呢?

我建議促轉會把目前開過的公聽會資料加以整理,讓大家了解多元社會下的各種聲音,同時可以做民調,讓深藍的民眾即使口不服,但會在內心知道蔣非所有台灣人所認同的真正具有豐功偉業的偉人。


作者指出,台灣是個多元民主的社會,就應該用多元、民主社會的角度來看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而不能用戒嚴時期的威權統治來看中正紀念堂的轉型。示意圖/民報資料照,張家銘攝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