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新書寫南京大屠殺遭圍剿 村上春樹再令日本軍國主義露馬腳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新書寫南京大屠殺遭圍剿 村上春樹再令日本軍國主義露馬腳

日本不願討論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加害者」的事實,腦中保留最多的記憶是原子彈投放的唯一「受害國」

2017-03-10 01:01
村上春樹新作《騎士團長殺人事件》提到了日本最敏感的南京大屠殺事件,引發中日兩極評價。圖/摘自村上春樹 Haruki Murakami粉絲頁
村上春樹新作《騎士團長殺人事件》提到了日本最敏感的南京大屠殺事件,引發中日兩極評價。圖/摘自村上春樹 Haruki Murakami粉絲頁

暌違四年,村上春樹的新書《騎士團長的殺人事件》又在日本、中國引爆話題。不過,日本媒體聚焦書迷如何漏夜排隊、搶買新書,在中國亦引發高度討論。

中國對新書有興趣,主因村上春樹在書中直接挑起兩國心結—南京事件(中國稱南京大屠殺),登場的人物台詞講到南京事件究竟是死了40萬人還是10萬人,並不清楚。但此段落登上中國《人民日報》,認為村上春樹是日本的良心,坦然面對南京大屠殺的悲劇。

右派作家痛批 為諾貝爾獎和中國巿場

不過,卻引發日本網友高度抨擊,有人認為中國調查南京大屠殺宣稱死了30萬人,村上春樹為何逕自增加10萬人?更有人認為村上春樹為了討好中國,想拿諾貝爾獎想瘋了,何不乾脆寫一本專述南京大屠殺的小說?也有學者提醒,不曉得40萬人的數字根據何在,但中國會以此小題大作,村上恐遭到中國政治利用。

日本知名右派人士、《永遠的零》小說作家百田尚樹更在推特批評村上春樹,提及2015年時村上春樹投稿至《朝日新聞》,認為日本應該要為戰爭向中國道歉。百田尚樹在推特上說,村上是為了在中國賣書,還是想靠中國拿諾貝爾文學獎,還是只是單純的笨蛋?

村上春樹的書迷面對這一連串抨擊,恐怕難以招架。畢竟日本近幾年在安倍晉三的領導下右傾嚴重,類似百田尚樹等右派大大出頭,許多軍國主義般的言論被奉為主流,不少被稱為左派的人或媒體,講話與報導則得小心謹慎,以免被圍剿。

日本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加害者」的事實,但日本多數人不在檯面上討論,他們腦中保留最多的記憶是原子彈投放的唯一「受害國」。小學時,他們學習折紙鶴追悼這段歷史,修學旅行必去廣島原爆遺址,不少小學生在紀念館內哭泣;他們討論廣島的居民當年受的苦痛,皮膚因為放射線而剝離、血流滿地,也討論美國如何商議投放原子彈的過程。

 
《永遠的零》右派小說作家百田尚樹砲火猛烈痛批村上春樹。圖/翻攝網路

新井一二三也曾坦言 面對台灣無地自容

對於不利於己的歷史則忽忽帶過,但當國內有人主動針對戰爭一事道歉,或發難應該道歉,甚至提醒日本的責任時,總會惹來不諒解。尤其幾位反戰創作者,包括宮崎駿、村上春樹,都主張日本應該正視歷史錯誤,在台灣出版許多書籍的新井一二三,更曾坦白面對台灣時的無地自容,因為日本曾經殖民台灣,加上戰時慰安婦問題,都讓她每次來台灣旅遊時備感羞愧。

面對歷史,人類容易選擇性遺忘,且採取非黑即白的論述。過去日本曾經公開道歉過,但給世人的感受仍顯得表面化,因此「要不要道歉」對世界來說雖仍是選項,對日本卻不是選項,而已是完成式。

因此,當被稱為左傾/親中的創作者公開反省,期待日本謙虛面對歷史時,當然會引起「愛國之士」圍剿。尤其中國大肆褒獎這些言論後,原本只是單純的反省文,變成了刺耳的言論,在日本右派人士眼裡,擴大解讀為對中國搖尾,創作者被迫貼上紅色標籤。只可惜,右派人士此舉反而陷入中國的抹紅伎倆,加速軍國主義形成,在國際間塑造更多敵人罷了。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