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百年來的馬英九和金溥聰們(系列一)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百年來的馬英九和金溥聰們(系列一)

 2014-08-27 11:50
「幕僚政治」歷史悠久,更是封建中國的一大特色,「以幕代正」、「以僚侵官」更成為政壇普遍亂象。(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幕僚政治」歷史悠久,更是封建中國的一大特色,「以幕代正」、「以僚侵官」更成為政壇普遍亂象。(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幕僚政治」歷史悠久,更是封建中國的一大特色,不管是取代大清的「中華民國」或者是取代中華民國的「新中國」,都無可避免接收這樣的遺緒,「私幕」對政治人物,尤其是權力菁英來講,如同陽光、空氣、水,各司其職而缺一不可,而安插在政府架構下分享權力,「以幕代正」、「以僚侵官」成為政壇普遍亂象。

近來,前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突去職,引起外界對於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以及總統馬英九用人哲學的疑慮,依據張顯耀所影射的,他自認並非金、馬的自己人。在吾人驚呼與訝異聲中,月來早有數個部長去職,其職掌遍及教育、勞動、經濟各項大政,然而大政不脫於私幕之操作,人事形同走馬燈,其實也見怪不怪。

孫中山的革命黨因緣際會地「肇建」了民國,隨之又被袁世凱獨攬大權,而其背後不只是一人高高在上,萬人之上的「金小刀們」權勢之大,連當時的國務總理(行政院長)也要讓三分,孫中山的考試權一開始就被幕僚權擊敗,宋教仁甚至因主張內閣制遭袁幕遣人暗殺,如今不過是倒回百年前的中國,民主形同空殼。其中私幕的成形,幕僚侵權與派系鬥爭,幕僚及輿論操控,以及幕僚的形消體滅,在民主制度的斷簡殘篇中,處處可尋,《幕僚政治》一書中蒐羅了不少這樣的記載。

私幕的成形:什麼人都可做官,自己人才能入幕

1912年,孫中山建立在帝制廢墟上的「中華民國」,一開始仿照美國的三權分立與兩院制,但很快就破功,因為袁世凱為首的北洋軍閥才是實力派,當年革命二號人物黃興曾建議孫「總長取名,次長取實」,讓袁世凱拿走各部總長(部長),而同盟會人士在次長中則九佔其八,總統府秘書長胡漢民更是孫幕之首,管轄一個涵括各業務的「秘書處」,裏頭必須牽親帶故。

當年總統府秘書處一位職員溫雄飛,因同為同鄉,也是同盟會員馮自由(著有《革命逸史》)的推薦而當了孫中山秘書。之前溫向馮說,「我不會做官啊」,馮自由對他說,「總統府面像秘書這類的官,都是要自己人做,同盟會的同志不去,難道要找外面的人去嗎」?後來溫雄飛到了總統府找馮,馮自由把寫有「總統府秘書」的布條別在溫的胸前,他也就成了秘書。

而除了秘書處,孫中山在很短的時間內還設了法制、印鑄、公報等局,宋教仁、黃復生這些革命幹部也當了局長,而宋、黃等人的親信師爺們,人事難被認可,但都一個個取得顧問、參贊要職,與聞國家大政。至於外面各部總長,多半是擺著好看,權力被架空。

權傾一時的袁世凱很快奪了權,袁的心腹梁士詒也就順理成章當了秘書長,這時的秘書處很快變更法制,成了組織更龐大的「秘書廳」,袁世凱把梁士詒視之為張良,這位活張良底下還有張一麟、陳漢第這類機要,終日出入府邸。

外界質疑,不是大總統制嗎?不是要構建責任內閣嗎?當年的新聞界稱梁士詒是「二總統」,權力僅次於袁大總統,而張一麟也被媒體評價權力不在梁之下,袁大總統、梁秘書長和張秘書被外媒稱為「統治中國的三個人物」,當時法定的二號人物-內閣總理(行政院長)唐紹儀憤而爆出「我不能伺候兩個總統」的話,最後是棄官而逃,總理的位置由袁世凱身邊紅人趙秉鈞「以幕代正」,一切作為都幫袁世凱稱帝來鋪陳。

幕僚侵權與派系鬥爭:小扇子和府院之爭

1916年,在幕僚協助下,袁世凱做成了皇帝夢,但被民意狂轟取消帝制,不久後去世,留下龐大的權力真空。要依「約法」來,副總統黎元洪理應接任總統,要依北洋的系絡來,曾任陸軍總長、鎮壓二次革命的段祺瑞還比較正統,於是在北洋總軍師,袁世凱家臣徐世昌協調下,黎元洪當上了總統,段祺瑞續任內閣總理的位置,也開啟了「府院之爭」的序幕,其中幕僚鬥法讓人大開眼界。

段祺瑞接總理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第一號心腹「小扇子」徐樹錚放到國務院秘書長位子上,立馬遭到了黎元洪抗議:「我不能和徐樹錚共事!」稱見到徐「如芒刺在背」,段向黎抗議,硬是要用徐樹錚,徐世昌端出「民國人事任免慣例」法規,要黎元洪讓步,稱「總理用人,總統並非不可駁回,惟秘書長不當駁回」。

徐世昌為了緩和氣氛,也幫著黎元洪爭取一個條件:黎也任用一個總統府秘書長。他緩著性子按捺黎元洪說,「其實,總統不要怕又錚(徐樹錚),芝泉(段祺瑞)已經夠跋扈了,多一個跋扈,不見得更壞些」,黎元洪決定妥協,但要求國務院徐樹錚來謁見總統,必須由總統府秘書長偕同。

但「小扇子」怎會是簡單貨色?不甩黎元洪設下府秘書長的路障,跋扈的徐樹錚很快就開始「逼宮」。他經常性的工作是請黎大總統「用印」,但黎元洪多問幾句,徐就要不耐煩,反過來,黎元洪想交辦給國務院的,徐樹錚合意的才點頭,不合意的當場給黎大總統軟釘子,完全不向國務會議(行政院院會)通報,這讓黎元洪吐血:「什麼責任內閣制,簡直是責任院秘書長制」!

但黎大總統更頭痛的,不是只對付一個段幕首腦徐樹錚,而是徐樹錚之下,還有幾個如他一像囂張的,也不把大總統放在眼裏。據記載,曾有一位跑國務院新聞的《上海時報》駐京記者陳紹唐,跟段祺瑞混熟之後被延為幕僚,給了參議的名銜,而「陳參議」有時也「代跑」赴總統府請黎元洪用印。有一次段祺瑞為了結交南方軍閥、廣東督軍龍濟光,特別擬了一道通令要嘉獎,但依法必須黎元洪用印,其中一句「該上將軍具有世界之眼光」大統統看了礙眼,沒想到陳參議竟跟黎總統當面嗆聲,「總統如此挑剔,總理(段祺瑞)只有辭職不幹」!馬上露出「以僚侵官」的嘴臉。

然而,「陳參議」也有吃鱉的時候。有一次送了個將領任命來,要請黎元洪用印同意,黎或許當時心情不太好,怒問一聲「國務院秘書長(徐樹錚)人呢」?這句話擊中了「陳參議」的要害。陳紹唐當場臉紅耳赤,用印只能暫擱。

陳紹唐心中惱火不已,回到國務院後馬上搬弄是非,向段祺瑞報告說,總統對這個案子有異見,擋了下來。段祺瑞哪知道這是幕僚在說鬼話,馬上稱病請假,幾天不去國務院上班,以表示對黎元洪不爽。

眼看國務總理和「段走狗們」如此無法無天,把總統給逼到了牆腳,黎元洪的幕僚夏壽康等人商議後,決由黎的心腹總統府秘書長丁世嶧提出「府院辦事手續」草案,讓黎元洪也能出席國務會議,並明定總統可拒絕蓋章等事宜,此案一出,段祺瑞幕僚馬上怒火燎原,段祺瑞又稱病告假好幾天,幫自己的幕僚來撐腰。

黎、段之爭後來因為徐樹錚成功導演張勳兵變的「復辟事件」藉機驅走黎元洪,並架空接任的馮國璋而大獲全勝,段幕還在國會中培植了「安福系」人馬,顯見近百年前「徐小刀」以及幕僚群的厲害。從近百年前北京官場,快轉到現在的時空,看看國安會,看看馬英九、王金平與連勝文,看看總統府與行政院各部會,是否有些令人似曾相識的場景?

百年以來,這些「小扇子」、「筆桿子」、「嘴皮子」在幕中為主運籌帷幄,戮力從公同時結黨營私。除了「以幕代正」、「以僚侵官」之外,他們還扮演著操控輿論的重要角色,然而幕僚們即使權傾一時,卻未必均能得其善終,且讓我們下回為讀者分解。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