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人物】濟世名醫 228冤魂 張七郎(1888〜1947)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人物】濟世名醫 228冤魂 張七郎(1888〜1947)

 2021-02-15 10:00
創辦鳳林中學的張七郎醫師。圖/擷自台灣新民報:台灣人士鑑
簡介:

張七郎1888年12月16日出生於新竹楊梅,因排行老七,故名七郎。父親張仁壽是一位漢醫,與傳教士馬偕相交。張七郎在行醫及信仰上,受父親及馬偕影響甚深。

1915年台灣總督府醫學校畢業,先後於基隆醫院、台北馬偕醫院服務,1916年在淡水開業並擔任「基隆港務所淡水出張所」醫務工作,1921年10月遷居花蓮鳳林,開設仁壽醫院,以紀念其父而名。張七郎的妻子,詹金枝是新竹芎林人畢業於台北第三高女,也是基督徒。這對善心的夫婦,在醫院中經常有窮苦人家留下棄嬰,詹金枝便一個個收養,養女長大後,還替他們找對象,並割出一塊土地做陪嫁。養女之中的張玉嬋,長大後還許配給三男張果仁「送作堆」。

1946年3月24日花蓮縣參議員選舉,張七郎被選上。開議當天,他更被推選為議長。為了作育桑梓子弟,張七郎在鳳林創辦了鳳林初中,出任首任校長。同年10月底,台灣省舉辦制憲國大代表選舉,結果張七郎列第八名當選,足見其當時具有全島性的聲望,當選後張七郎還赴南京參加中華民國制憲大會。1947年4月1日,國府軍開抵花蓮,當天進駐鳳林鎮,民心為之惶惶,鎮民力作鎮靜,並向軍隊表示歡迎,乃於4月4日下午設宴招待駐軍。不料,張七郎父子四人就在當晚莫名其妙被拘捕。次男張依仁後來在衣袋內被搜出一枚現職軍職上尉證章,被放過一馬。但是,張七郎及長子宗仁、三男果仁,立刻在當天夜晚十一時,被押到鳳林鎮郊的公墓東側當場槍斃!視中國為「祖國」的張七郎,最後卻喪命於祖國的槍下,而且還要賠上兩個兒子的生命。這是台灣歷史悲慘命運的縮影。圖/擷自台灣新民報:台灣人士鑑

張七郎1888年12月16日出生於新竹楊梅,因排行老七,故名七郎。父親張仁壽是一位漢醫,與傳教士馬偕相交。張七郎在行醫及信仰上,受父親及馬偕影響甚深。張七郎幼時學習漢文,後於新埔就讀公學校,畢業後,考入台灣總督府醫學校。1915年畢業,先後於基隆醫院、台北馬偕醫院服務,1916年在淡水開業並擔任「基隆港務所淡水出張所」醫務工作,1921年10月遷居花蓮鳳林,開設仁壽醫院,以紀念其父而名。

張七郎的妻子,詹金枝是新竹芎林人畢業於台北第三高女,也是基督徒。這對善心的夫婦,在醫院中經常有窮苦人家留下棄嬰,詹金枝便一個個收養,養女長大後,還替他們找對象,並割出一塊土地做陪嫁。養女之中的張玉嬋,長大後還許配給三男張果仁「送作堆」。張七郎雖接受日本教育,但平日居家只講客語,不穿和服和日式木屐,只穿唐衫或西裝。他的漢民族意識甚強,曾數度赴上海、旅順、大連等地考察,大戰結束後,張七郎寫信召喚三個在滿州的兒子返台。他在信上說:「現今台灣已回歸中國,我們生為中國的台灣人,理應回來。」為了迎接「祖國」,張七郎在花蓮籌建一個歡迎牌樓,牌樓張燈結綵,上款則題「天下為公」「國為民有」。

張七郎如此認同中國,歡迎新政府,他萬萬沒想到會慘死在他所歡迎的「祖國」的槍下。台灣「光復」的翌年1946年3月24日花蓮縣參議員選舉,張七郎被選上。開議當天,他更被推選為議長。為了作育桑梓子弟,張七郎在鳳林創辦了鳳林初中,出任首任校長。同年10月底,台灣省舉辦制憲國大代表選舉,結果張七郎列第八名當選,足見其當時具有全島性的聲望,當選後張七郎還赴南京參加中華民國制憲大會。

1947年初二二八事件爆發,當時張七郎正在發高燒而臥病於床。事件中,行政長官陳儀應全島各地的要求,准許各縣市推選縣市長候選人,結果張七郎以最高票被推為花蓮縣長候選人。這份民眾的愛戴,卻埋下張七郎不幸的禍根。4月1日,國府軍開抵花蓮,當天進駐鳳林鎮,民心為之惶惶,鎮民力作鎮靜,並向軍隊表示歡迎,乃於4月4日下午設宴招待駐軍。當天,張七郎因病軀未癒,乃囑長男張宗仁代理參加晚宴,至晚宴六時餘宴畢席散,就有士兵來到仁壽醫院,對宗仁謊稱有人患病,特請張醫師前去連部診治。張宗仁不疑,立刻前往,卻被拘押起來。約八時多,三男張果仁醫師從外回院,連部士兵又到醫院將果仁押解綁赴連部。同一時間,另一批士兵約十餘人荷槍實彈到張七郎住處,張七郎剛由浴室出來,正要向他們寒暄,卻立即被押綁起來,同時,二男張依仁醫師在家,亦一同遭押解。

張七郎父子四人同一天晚上莫名其妙被拘捕。次男張依仁後來在衣袋內被搜出一枚現職軍職上尉證章,被放過一馬。但是,張七郎及長子宗仁、三男果仁,立刻在當天夜晚十一時,被押到鳳林鎮郊的公墓東側當場槍斃!翌日,張妻詹金枝攜帶四份早餐赴連部要探望夫婿及三名愛子,軍方僅收下一份早餐,張妻始知惡耗,經過一天的探尋,終於在郊外的公墓找到父子三人的屍體。他們所穿的衣物都被剝洗一空,僅剩內衣褲護體,遺體狀極悽慘。張妻僱用牛車運屍,回到山腳下的家宅。父子三人合葬於家宅後院。墓碑上雋刻一副不成對的聯:「兩個小兒為伴侶/滿腔熱血洒郊原」。視中國為「祖國」的張七郎,最後卻喪命於祖國的槍下,而且還要賠上兩個兒子的生命。這是台灣歷史悲慘命運的縮影。


張七郎遭難之墓上刻寫著「兩個小兒為伴侶、滿腔熱血灑郊­原」。圖/民報資料照

※本文轉載自陳永興醫師新書《台灣醫界人物百人傳》

新書發表會暨「台灣醫界與228」專題演講

報名網址:http://auto.52salon.com/736/define?new_sn=8675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