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中國對台灣日常生活的意淫──「台灣,中國的省」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中國對台灣日常生活的意淫──「台灣,中國的省」

2017-10-30 09:59
讓我開始注意到異狀,是有一回訂書超過一個月了卻還沒有到,幾經折騰,終於姍姍來遲,發現紙箱破損、再用膠帶補強,才知道被寄到中國去了一陣子,最後才又輾轉抵達台灣,赫然發現,地址最後一行的「Taiwan」被硬生生地加了「Province of China」,難怪會周遊列國一番。圖/CC授權+影像合成
讓我開始注意到異狀,是有一回訂書超過一個月了卻還沒有到,幾經折騰,終於姍姍來遲,發現紙箱破損、再用膠帶補強,才知道被寄到中國去了一陣子,最後才又輾轉抵達台灣,赫然發現,地址最後一行的「Taiwan」被硬生生地加了「Province of China」,難怪會周遊列國一番。圖/CC授權+影像合成

近年來,中國在對台灣的封殺不僅只有加緊、沒有鬆弛,不僅國際組織,在其他場域也不斷蠶食鯨吞,包括在民間、學術、甚至於資料庫。根據個人的經驗,一般老百姓多半隱忍不發,尤其是沒有外語能力的人,只能啞巴吃黃連;至於學界,往往對中國的意淫視而不見,可以說就是幫兇,只要外人不知、輿論就無從譴責。如果第三者因種種因素置之不理,國人不知可以向政府哪一個部門投訴,而立委對於涉外事務因為選票、或是曝光度有限,主持公道的意願看來不高。

我們到外國開會,辦理入住(check-in)旅館的時候,在要求看護照對名字、以及刷信用卡留底之後,櫃台人員通常會要求簽名。由於事先都有訂房,不管是對方安排、還是台灣的旅行社代訂,都有台灣的地址。我們如果細心一點,偶而會看到「Taiwan」的後面會跑出一個尾巴「Province of China」,顧客永遠是對的,義正辭嚴要求,對方幾乎都會道歉劃掉;進一步瞭解,好像是電腦系統預設(default),他們頂多也只能應允會向公司反應,我們彷彿只能被公然吃豆腐。

近年來,我海外郵購比較多的是英文學術書籍。由於「Amazon」的二手書不寄海外,一種作法是在美國租私人信箱,再由他們代為寄送,比較麻煩。我通常使用的是總部設於溫哥華的舊書連鎖平台「AbeBooks」,以價格交換航空郵寄,有時候一個禮拜就可以收到書,相當方便。其中,學術書籍最多(特別是圖書館淘汰的經典)、比較便宜的是「Better World Books」,總部在印第安納州,另外內華達、以及英國也有分店。

讓我開始注意到異狀,是有一回訂書超過一個月了卻還沒有到,幾經折騰,終於姍姍來遲,發現紙箱破損、再用膠帶補強,才知道被寄到中國去了一陣子,最後才又輾轉抵達台灣,赫然發現,地址最後一行的「Taiwan」被硬生生地加了「Province of China」,難怪會周遊列國一番。當下立即寫了一封電子信詢問,公司保證他們絕對沒有修改訂單上的地址,要我直接跟書店聯絡。

 
地址最後一行的「Taiwan」被硬生生地加了「Province of China」。圖/施正鋒 

我後來歸納出兩種情況,一種是郵局的作法,另一種是書店的問題。我判斷,如果購買的書只有一、兩本,美國的書店通常會使用便利郵袋,而且是透過美國郵局(USPS),沒有大礙;然而,要是一次買比較多本,對方就必須使用紙箱來寄,這時候,往往可以看到是經過大西洋、再由歐洲國家的郵局轉寄過來,譬如法國、或是瑞典。換句話說,除了原始紙箱上的地址,該國的大郵袋上的塑膠束帶會另外加上郵籤,端賴各國對中國屈從的程度,決定會不會動手腳。

另一種情況是書店本身自己的作法。當「AbeBooks」把我的信轉給「Better World Books」的客服,來來往往寫了幾封信。一開頭,對方推說美國郵局的要求,我找出他們的「Individual Country Listings」,上面明明用的是「Taiwan」,啞口無言。層級往上,接著又辯稱這是聯合國、以及「國際標準化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Standardization, ISO)的規定,我拿國務院的清單給他們看,最後只好搪塞這是電腦的設定,他們買來地址標籤的商業程式、本身的電腦人員無能為力云云,乾脆掛免戰牌、不再理會。

依照我們的邏輯,對於這樣不禮貌的作法,絕對不能姑息養奸、應該拒絕往來。當然,如果有其他較貴的書店,花錢事小,問題是,要是只有這家有,是不是要處罰自己?我多次在臉書徵求友人提供意見,並沒有令人滿意的答案。最後,我找上外交委員會比較活躍的台派立委(姑隱其名),拜託他看有什麼解決之道,不過,迄今尚未獲得回應,可能是像我這種老百姓不多,不太符合選民服務的成本效益。

怎麼辦?民營部分相信是比較有軟硬兼施的空間,而非邦交國的國營郵政單位則未必買帳。坦誠而言,郵局如果敢下殺手鐧(不管是交通部的行政命令、或是立法院的決議),凡是寄來台灣的郵件、或包裹,只要在國名刻意逢迎中國的就退回,在商言商,特別是由我國的進口商向供貨商施壓、要求他們向自己的國營郵局曉以大義,對方沒有跟錢過意不去的道理。終究,還是期待由外交部跟郵局合作,看是否在「萬國郵政聯盟」(Universal Postal Union, UPU)以外,可以有實質的雙邊管道。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