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暗流:川普風格主導下的美中貿易談判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暗流:川普風格主導下的美中貿易談判

 2019-03-06 16:22
川普對金正恩說,你還沒有準備好要全面去核,好來跟我做交易,於是握手走人,結束談判,結果談了15分鐘以後就破局。圖/白宮Flickr
川普對金正恩說,你還沒有準備好要全面去核,好來跟我做交易,於是握手走人,結束談判,結果談了15分鐘以後就破局。圖/白宮Flickr

二月下旬美中完成最新一輪的貿易談判,雖然基本格局仍然是「有進展,無協議」,但是談判延長了兩天,根據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賴海澤的話,「談判取得實質進展,但仍有大量工作要做」。隨後川普在白宮第二次接見劉鶴,並當場表示他沒有興趣與習近平簽沒有約束力的備忘錄。川普的意思是,要簽就簽正式的貿易協議。

然後,川普就啟程前往越南河內,進行第二次的「「川金會」」,時間是2月27、28日。現在的情勢是「川金會」的破局將影響到3月下旬的「川習會」。

我打算從「川金會」談到「川習會」,目的是透過對川普的談判風格的解讀,來展望3月下旬美中貿易談判的可能發展。

一、「川金會」破局:

「川金會」的背景是兩個議題的對撞與交易:北韓的完全去核與美國的解除全部經濟制裁。

美國所定義的「完全去核」有三個內容,就是「全面」(complete)、「可驗證」(verifiable),與「不可逆」(Irreversible)。「全面」是指北韓的所有核設施、核彈頭、核原料要全部銷毁。「可驗證」是指國際機構與人士可以進入北韓去查核、監督與封存。「不可逆」是指所有圖紙、數據、資料要銷毁,同時核武器的研究人員與核工程的相關人員都要移民海外,以確保北韓將來不會再製造核武器。

完全去核的實際操作有三個階段,首先是北韓如實報告,接下來是國際查核,最後是後期處理與銷毁。

「川金會」的第一天是在建立互信,在電視鏡頭下雙方在花園一起散步,態度親切,充滿笑容。第二天進入談判時,原先的規劃是川普與金正恩一對一先會談兩小時,各自只帶一個翻譯。之後再把幕僚找進來,開擴大會議。

綜合媒體的報導,情況是這樣的:金正恩提議,美國先解除全部的經濟制裁,交換北韓銷毁寧邊核設施。川普當場拒絕了。

川普指金正恩不老實

川普說,我們不是講好要全面去核嗎?川普當場拿出一份情報,精確地說出除了寧邊核設施之外,北韓隱藏的其他核設施以及50顆核彈頭。所以,只是銷毁寧邊一個地方的核設施怎麼能說是全面去核呢?我們不是說好了嗎,是全面去核來交換解除全部經濟制裁?你只提寧邊一個地方,那就是沒有如實報告,就是不老實。金正恩當場傻眼、錯愕。

川普認為金提的是「小交易」,而且是「壞交易」。他提議一個「大交易」,也是「好交易」,就是北韓先全面去核,交換美國的解除全部經濟制裁。金正恩當場拒絕了。

於是川普對金正恩說,你還沒有準備好要全面去核,好來跟我做交易,於是握手走人,結束談判,結果談了15分鐘以後就破局了。然後雙方把各自的幕僚團隊叫進來,開一個更大的會議,大約是20分鐘左右,確認這一次沒辦法達成交易。合計整個過程大約35到40分鐘。然後金正恩立刻走人,川普則留下來單獨召開記者會。

川普在記者會場說,他要做對的交易,而不是快的交易,所以他不急。沒有交易比壞的交易要好些,所以他隨時準備從談判桌走開。這個原則對中國一樣適用。

二、「川習會」的展望:

川普等於是用「川金會」的破局來警告習近平:別想忽悠我,如果不接受我的提議,那我會堅定立場,寧可破局也不會急於簽一個壞協議。

問題是,一旦美中之間達不成協議,那兩千億美元的進口產品的關稅就要從10%提高為25%。

在美中貿易談判中,中方的策略一直是增加採購,以消減貿易順差,而美方的策略則是針對不公平貿易行為,提出「結構性改變」的要求。於是,單單增加採購根本滿足不了美方的底線。

結構性改變的重要內容是,停止竊取智慧財產權,停止強制性技術移轉,停止對國營企業的補貼,消除非關稅貿易壁壘,取消關稅,全面開放金融業與服務業等。

川普拿「川金會」破局警告習近平

美方的觀點是,只要中國能做到全方位開放、全方位對等,那麼美國的產品與服務就可以長驅直入,貿易不平衡自然會大部分得到解決。

美方把談判的重點一直放在結構性改變之上,可見貿易戰的背後其實是科技戰:美方打貿易戰的真正目的,應該是放在保護智慧財產權,維持美國的科優勢,也就是針對「中國製造2025」而來。

要中國推動結構性改變,就相當於在中國推動「經濟法治」,因為美方現在特別重視立法的強制執行機制。中國的做法是,什麼協議都可以簽,只要不認真執行就好。美方看出中國的承諾缺乏可信度,有法不依,所以要求落實強制執行機制,就是協議的內容要具體明確,以便可驗證,一旦有違規,要可處罰,例如自動調高關稅的機制。

中國最近有在推動「外商投資法」,以及保護智慧財產全的相關立法,但是,暗流洶湧。因為美國了解重點在於執法。問題是,與市場經濟體制接軌的經濟法治,需要有獨立的司法,而後者已經被習近平公然拒絕。更重要的是,經濟法治與公平競爭會打擊「紅二代」的特權,也就是會打擊到以權謀私與權錢交易,所以會引來中共內部權貴集團的抗拒,何況取消對國企的補貼將威脅到中共的整個體制,會有政權危機,令習近平很為難。習近平如果屈服於川普的這些要求,相當於是簽下一個喪權辱國的協議,會被中共內部批判,真是有苦難言。

所以我的結論是,第一,川普的談判風格是在利益上堅持,在關係上放軟,然後不斷釋出可能談成協議的樂觀氣氛,把破局的壓力丟給對方。第二,過去三個月的美中貿易談判之所以會「有進展,無協議」,是因為美國的要求相當嚴厲,合理估計美國所提的結構性改變的議題沒有辦法取得真正的突破。川普自己心中也有底,所以,拿「川金會」的破局來警告習近平,等於是為3月下旬「川習會」的可能破局做了排演。

※本文轉載自:《中國暨兩岸情勢雙週報》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