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從「續尾」一詞再談台語演化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從「續尾」一詞再談台語演化

2014-03-02 09:32

前言:

因朋友傳來〈最後的住家〉的錄影帶,去探討多種語言版本歌詞,發現不少有趣的故事。探討林鴻信教授改寫的Holo台語詩/歌詞時,發現有越多不同的版本,在語言學上就有越多值得討論的題材。上文從「住家」一詞談Holo台語演化,林教授短短的詩/歌辭中,還另有個「續尾」站的詞更值得討論。

Soah vs續尾 vs ()

跟Holo台語很有研究的王泰澤討論時,他看到我以前的拙文,來信指出,林鴻信的漢文原改寫版本中,「續尾站」的「續」不讀為soah,叫我查字典看看。字/辭典中的「續」的確沒有soah的音,soah項下也沒有「續」的漢字,我還去台語網詢問大家對「續尾」寫/讀的問題。

Soah字的最後的h表示是入聲(或稱短促音),客家台語沒有此h入聲,只有k、p 、t  這三個入聲。查字/辭典說h入聲類似「鴨」的Holo台語的入聲。不但我這客家台灣人,母語是Holo台語的人,可能仍不太請楚「續」發音是soah或sòa。就是熟悉Holo台語的人士,選沒入聲的漢字「續」是否可以? 再查上次提到的字/辭典,意想不到,找到如下更有趣的發現。

「續尾」站的「續」有「接連不斷」之意,不是「結束」之意,是否有相反的意義?胡鑫麟的字典用「煞」尾,臺日大辭典選用「息」尾。「煞」及「息」發音soah,有「結束、完了、罷休」的意義。台語網有人回應說,「續」雖有「接連不斷」之意,可是一接上「尾」字,也可以有「最後」之意。下面討論可說明,最少有辭典證實此種說法,我想「接連不斷而到『尾』」的確有「最後」的意思。

再回頭找更多文章或歌譜,也上網站YouTube看錄影帶的字幕。用全漢字的詩/歌詞時,大多數用「續」而不用「煞」或「息」,包括很多長老教會有關機構發行或演唱的錄影帶。由文建會主導的馬偕歌劇《黑鬚馬偕》DVD附帶的說明書,以及記錄歌劇產生過程的書則用「煞」。若用漢羅字體寫字幕或文章時,如馬偕布袋戲的漢羅字體用「soah尾站」,台語作家陳雷的改寫版〈最後ê hioh 腳〉也一樣,有些漢羅字體則寫出漢字的「煞尾站」。

入聲消失中?

「Soah尾」站的soah本有入聲h,但為何這麼多人選用沒有入聲的「續」,那字應該是sòa的音而非soah的音。為此再去查較年輕輩編著的辭典,楊青矗的大辭典就跟上述的辭典不太一樣,他在「煞」字下的注音有ㄙㄚㄊ及ㄙㄨㄚㄏ的文白兩音,都是有入聲的音。可是列出的「煞」開頭的詞,除了幾個如「煞去」「煞著」標出入聲外,大部分的詞是用沒有入聲的ㄙㄨㄚ∖,包括有結束意義的詞如「煞尾」、「煞工」以及「煞手」等。

因為Holo不是我的母語,請教幾位對語言有研究且有台語著作的朋友,Holo台語是他們的母語,他們也感到很奇怪,有些說選用「續」此沒入聲的漢字,「應該」是「錯」的。台灣人的語言,Holo其實客家台語也一樣,看來一些入聲漸漸地消失中。

因此又去查楊青矗辭典的「續」字,「續」有sio̍k (因為注音符號寫不出來,用教會羅馬字寫出)或ㄙㄨㄚ∟兩注音,註釋也跟上面一樣,主要是繼續的意義。列出的詞中也大部分是連續之意如「續接」、「續話」等,但也有「續尾」並註解為「末後、最後一個」意思,這些的「續」字都注音為ㄙㄨㄚ∖,都是沒入聲的音。可見林鴻信及其他人用「續尾」站於全漢字版本的詩/歌詞中,都還是有根據的,在楊青矗的辭典有記載。

約定俗成與演化

台語網及其他對語言有興趣的人,回應我的問題時,有人說他們看到「續尾」還是讀成「soah尾」,用有入聲的soah而不是上述楊青矗辭典沒入聲的讀法。

語文在演化中,若大部分人「錯」時,「錯」的就變成「對」的,大概可說「標準」是大眾的「約定」用法,就是所謂的「約定俗成」。查維基網站此成語的意義,「指事物名稱或社會習慣,往往是由人民群眾經過長期社會實踐,而確定或形成」。

理論上,把「soah尾」寫成「續尾」是「錯」的,因為「續」字沒soah的音,看到「續尾」讀成「soah尾」用入聲的soah去讀/唱,按照楊青矗的辭典也是「錯」的。假如上網看YouTube的錄影帶的字幕,若用全漢字,大部分沿用林鴻信最原始版本,大多數用「續尾」。唱歌時聽不出來,相信有的唱soah有的唱sòa,看來大家都「對」。

再回到上次討論「住家」文時,說到語言演化,這是所有語言都有的現象。上面討論寫/讀「續尾」的種種有趣的發現,尤其入聲的h,從字/辭典上選用的漢字或注音看來,是否明確地表示此入聲在消失中? 這跟上次討論「住家」一文時所說的一樣,台灣語言受華語的影響, 中國北方華語的入聲早已全部消失了。

(謹謝王泰澤先生來信指出「續」的問題,叫我去找字/辭典)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