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原住民的端午節悲歌:兩艘划不動的舟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原住民的端午節悲歌:兩艘划不動的舟

 2017-05-28 22:24
兩艘由邵族人親手製作的獨木舟在日月潭邊棄置超過十年,在端午節這天來到凱道,想說一個原住民失去土地與文化的故事。圖/李秉芳
兩艘由邵族人親手製作的獨木舟在日月潭邊棄置超過十年,在端午節這天來到凱道,想說一個原住民失去土地與文化的故事。圖/李秉芳

端午節連假期間,全台到處都在舉辦划龍舟比賽,而今(28)日在凱道上出現了兩艘巨大的獨木舟,它們來自日月潭旁的邵族部落,而這兩艘長滿青苔的老船背後,有個哀傷的故事,長期生活在邵族部落的鄭空空表示,原住民的船在漢人的端午節,是划不動的,「這兩艘船就是原住民失去傳統領域,失去自己的土地和文化,活生生的證據。」

長年生活在日月潭邊,和邵族部落一起為了復育文化、爭取土地等各項權益的鄭空空今天來到凱道,和大家分享獨木舟的故事,他指著兩艘特別從日月潭運到凱道的巨大獨木舟表示,這兩艘船原本是當年為了要復育邵族的文化工藝技術而做的,然而因為林務局卻不願意讓族人砍樹製造船,他們只好從國外進口非常貴的木頭,做成獨木舟,但是因為獨木舟太重了,一下水就擱淺卡在日月潭的岸邊,完全無法航行,最後只能讓這兩艘船棄置在日月潭邊,這次是為了凱道部落和傳統領域議題,特別將這兩艘船從山上運下來,為的就是讓大家親眼看見原住民在政府的治理下,失去土地和文化的故事。


鄭空空到凱道上和大家分享邵族人在日月潭邊一步步失去土地和文化的故事。圖/李秉芳

鄭空空直言,原本這兩艘船要作為聲援凱道部落的道具,不過這也剛好算是個「美麗的錯誤」,因為這兩艘船,就是原住民土地流失活生生的證明,這些滑不動的船,剛好用來慶祝漢人的端午節,也說出一個事實,原住民的船,在漢人的節日是滑不動的。凱道部落也藉由傳統領域議題,展出「邵族悲歌文物展」,表達原住民族的困境。

鄭空空表示,過去邵族是從後山伐木,再運下山製作獨木舟,1999年921地震後,為了復育傳統獨木舟的工藝文化,而原民會也支持,他當年便隨著邵族朋友們到後山勘查,找尋適合的樹木,邵族將適合的樹種做好標記,向林務局申請伐木,結果因為跨部會溝通協調不成,林務局回文不許族人伐木,要求邵族從「原住民保留地」的範圍內,尋找適合的樹木,並特別聲明,他們會加強巡邏,以防邵族族人擅自伐木。

然而鄭空空也進一步指出,由於邵族人原本不被認為是一個「原住民族」,因此長久一直都沒有劃設保留地,一直到後來經由不斷抗爭陳情,才劃設了原住民保留地,不過保留地的範圍卻僅限於「個別家戶屋簷滴水線範圍之內」(就是家屋面積才是原保地),鄭空空說,林務局要他們在保留地範圍內找可以做獨木舟的樹木,「在那些屋子裡,怎麼會有樹呢?」

鄭空空也補充,邵族現在所生活的範圍,幾乎完全沒有所有權,因為當年國民政府遷台時,要求住在日月潭邊的邵族去做土地登記,結果這些聽不懂漢語,也看不到公告的族人,沒人去登記土地權,後來就被政府指認為侵佔國有地,過去住了幾十年的土地都不再屬於部落,邵族人不但要補繳租金給台電和林務局,如果在家門口種菜還要被控告損害土地,在市地重劃後,許多邵族人因繳不出租金,在許多漢人「幫忙繳租金」同時也將承租者名字寫為漢人的名字等過程後,幾乎完全失去了他們的土地。

當年為了解決獨木舟的問題,原本採取支持立場的原民會,只好將經費用來從國外進口昂貴的樹木,然而雖然進口的樹木的材質優良,但是質量卻太重,即使經過卲族族人將內部整個刨空,做成獨木舟後,仍然一下水還沒「出航」就擱淺在岸邊,無法在日月潭航行,最終逃不過被棄置在岸邊的命運。


邵族人在日月潭邊生活的歷史悠久,然而隨著政權更迭和觀光開發,他們和自己的土地文化都越來越遙遠。圖/李秉芳

為了傳統領域劃設辦法在凱達格蘭大道待了95天的「原轉小教室」表示,楚國的船從不曾行在台灣的河流、湖泊、海岸,可是每年端午節,各縣市都舉辦划龍舟盛會,但更早以前,居住在台灣的原住民族的船,幾乎全部都再也不合法,甚至為了開發,原住民族居住和漁獵的地方都陸續消失,漢人的端午節故事在這個島上繼續流傳,可是原住民的生活卻相對被剝奪和抹去,現在原住民的孩子要在祖先生活的河流、湖泊上航行,反而變成參加一年一度划龍舟的盛會。

馬躍.比吼則表示,台灣每個重大節日,都和台灣的原住民沒有關係,現在看到原住民很愛參加龍舟比賽不是愛「划龍舟」,是愛「划船」,因為原住民本來就是在海上航行的海洋民族,只是現在被中華民國政府統治,在漢人教育之下,失去了造船和航行的能力,因此今天屬於原住民自己造的獨木舟來到凱道,也有逆轉節日的意義。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