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現代化與台灣精神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現代化與台灣精神

2021-10-08 10:30
日本總督後藤新平曾說,台灣人『愛錢』、『驚死』、『涎做官』,台灣至今還有多少人被後藤新平的評語所說中的呢?示意圖/擷自維基百科,總統府、網路,民報合成
日本總督後藤新平曾說,台灣人『愛錢』、『驚死』、『涎做官』,台灣至今還有多少人被後藤新平的評語所說中的呢?示意圖/擷自維基百科,總統府、網路,民報合成

甚麼是台灣精神?這個問題困擾我幾十年了。相信關心台灣的人,一定也有一樣的思考。日本有所謂的櫻花生命哲學和武士道精神,成為世界公認的日本文化的精神和特色,也是使日本人感到驕傲的民族精神淬煉的結晶。

原住民居住在台灣有幾千年歷史,我們幾乎都有原住民血統,很對不起!我們有甚麼台灣精神的傳承嗎?荷蘭人、西班牙、鄭氏王朝對我們有甚麼台灣精神的建樹嗎?滿清王朝統治212年,加深了中國文化和政治的影響,對我們的台灣精神有甚麼正面的貢獻嗎?這個問題看似複雜,其實不難得到答案。日本總督後藤新平對台人的一句評語足以說明一切:台灣人『愛錢』、『驚死』、『涎做官』(台語)。這正好和中國人孟子所標舉的精神:『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像對聯一般對得天衣無縫!台灣至今還有多少人被後藤新平的評語所說中的呢?受到國民黨白色恐怖加上洗腦教育的台灣人,自認為是中國人的外省人就不必提了,自認為是中國人的台灣人,和自認為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台灣人,他們有多少人是後藤新平所說的那種台灣人?不管他們有多聰明、也不管他們有多成功、或口才有多好、話說得有多好聽多漂亮,他們的人格的真相,就是後藤新平的那三個『死當』。

民眾黨的柯文哲,是不是這種人?他的野心已經曝露了那三種性格。但是他還在繼續騙,騙一些同類。騙一些涉世不深的年輕人。放著『立倫』不幹,當選國民黨主席後,變本加厲附合中共,幹起背離台灣民意和國家利益的『逆倫』勾當。他對中共的獨裁暴政和不斷軍機威脅台灣,是瞎了狗眼嗎?他有台灣精神嗎?投票給他的,有台灣精神嗎?

民進黨這個本土革命政黨,有多少政客『愛錢』、『驚死』、『涎做官』?他們能捫心自問,自反而不縮嗎?完全執政之後,黨綱標舉司法改革最有效的『陪審制』不做、反洗腦的教育改革不做、國家機構正名不做、連東奧正名公投也加以阻擋。如果不是川普對中採取強硬糾錯政策,還有延續下來『天下圍中』的國際情勢,我們實在不敢想像蔡英文和民進黨的『影武者』們,會做岀甚麼對中共屈服投降的決策?

資深媒體人兼學者盧世祥先生寫了一本《多桑的世代》,描寫了一些『日本時代』受日本精神教育影響的台灣人情事。把日本時代的台灣人,稱為『多桑的世代』是一個很傳神的形容。這大概或多或少描寫了當時台灣人受到日本教育後的台灣精神。或許是融合了晚清台灣舊社會和日本精神的移植和傳承,可以算是有日本特色的台灣精神吧?但是在1945年後國民黨據台的七十幾年裡,連這樣的台灣精神可以說死的死、逃的逃。到後來就成了我們今天看到的這些腐敗的台灣人的德性。


盧世祥的著作《多桑的時代》。圖/作者提供

欠缺主體性 奢談台灣精神

追根究柢,台灣人四百年來多數受到外來政權的殖民統治,自己做主人的時間太短。沒有自己光榮的歷史、沒有自己的尊嚴、也沒有自己的國家認同,主體沒能建立,怎能奢談甚麼台灣精神?

就算從1996起,形式上是人民作主的民主時代,因為內部國族認同分歧,加上中國人(國內外的中國人)的政治勒索和干擾,面對中國霸權文化,台灣人一直不能凝聚有尊嚴的『台灣意識』,台灣人自然無法全心全力對『台灣精神』有所建樹。民進黨現在全面執政,其執政方針和表現令人失望就如上述,其實也應該可以歸咎這些政客和選民『台灣精神』的缺乏和薄弱。

過去太短的歷史不談,台灣精神應該從新做起,往前看。在現代文化的基礎上建立自己的台灣精神,反而比較快而正確。台灣人和民進黨政客應該深刻自我反省,努力從自己的內心去除後藤新平所評論的台灣之恥,才有可能為台灣精神說實話、幹實事,建立偉大的典範。從反洗腦的教育改革做起,推動台灣的現代化,揚棄中國落伍的舊文化。在世界先進文化日新月異突飛猛進的時候,如果還泡在中國文化醬缸裡,那就是自己找死。中國文化的弊端,是個死結。沒有藥救。如果能行,中國就不是現在這個樣子。

中國文化,講倫理、輕真理,人際關係和人性變得虛偽不實不說,整個民族也沒有真裡的思辯和進步的可能。在日新月異的西醫對比之下,中醫就顯得非常落伍、不科學。西洋美術、音樂、文學、哲學,豐富多元,創造力十足。中國在這些人文領域,抱殘守缺,顯得非常貧瘠。完全是一副垂死的古文明奄奄一息的樣子。我們才不要跟隨這種垂死的文明被歷史埋葬。另一個很麻煩的領域是宗教和信仰。因為台灣民間宗教和祖宗信仰,根深蒂固。使得台灣人在宗教精神方面變得非常功利和膚淺。而最糟糕的是沒頭沒腦的迷信。拜拜、燒紙錢和多神信仰的奇風異俗,深入台灣社會民心。而且還被誤當文化來加以提倡。政府領導人,被選票綁架,還不得不去黑道主持的宮廟抬神轎。我小時候跟著虔誠的阿嬤拜拜,那時還給我很多道德教訓,影響我很大。但是除此之外,我要非常努力和勇敢,才能從心中拋棄迷信的影響。我不知道台灣精神的建樹,如何才能吸納傳統宗教信仰好的那一面。日本人的神道信仰,並沒有阻礙日本精神的建立。我想或許台灣人也行吧?


作者認為,過去太短的歷史不談,台灣精神應該從新做起,在現代文化的基礎上建立自己的台灣精神。示意圖/擷自總統府flickr,網路,民報合成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