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鑼聲若響,揚帆出航/黃信介、張俊宏重返美麗島巡迴演講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鑼聲若響,揚帆出航/黃信介、張俊宏重返美麗島巡迴演講

1987年8月18日羅東鎮公正國小(首場)

 2018-08-20 09:25
民進黨前黨主席黃信介。圖/邱萬興提供
民進黨前黨主席黃信介。圖/邱萬興提供

(敲鑼打鼓全場歡騰,在熱烈鼓掌聲中永不懈怠的領航者信介仙上台演講)

我敬愛的蘭陽地區父老兄弟姐妹大家好,小弟黃信介代表美麗島政團全體,為了小弟的不才,領導無方,帶領一百多個台灣精英去坐牢,在坐牢期間,承蒙各位照顧我們和我們的家人,使我們在很大的困難中度過難關,小弟代表美麗島受難家屬以及美麗島政團全體,深深地向各位致上十二萬分的謝意,感謝各位多方關照,多謝。(掌聲)

美麗島精神

美麗島是結合台灣各界所有的精英,想要趕快推行台灣民主政治。所以,美麗島精神,第一點,是大公無私,為眾人來打拼;第二點,是同志要有同志愛,同志如果沒有相愛,怎麼會有辦法愛別人,因此同志要有同志愛;第三點,是大家團結和好;第四點,是要跟國民黨對抗到底;第五點,是一切為台灣、為同胞;第六點,是要培養新生代,才能夠繼承民主薪火。

美麗島政團受到這個精神的感召,來跟小弟共同為台灣前途和後代子孫幸福一起打拼,但殊不知在國民黨使出奸計陷害下,抓我們一百多個精英去坐牢,我在想,這麼多精英的犧牲,而影響到台灣民主政治的進展,這就是我要負的責任,也是我的罪過,特別要請各位鄉親原諒小弟的不才。(鼓掌)

當年國民黨對付跟他意見不一樣的人,想盡辦法,一舉消滅,雖然美麗島政團被抓的有一百多人,到今天大部分都放出來,只剩下施明德一人尚未出獄。比起蔣家父子三十八年前帶來一、二百萬軍民同胞到台灣,說是「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要帶他們回中國故鄉,到今天連一點影子也沒有,想到這裡,小弟內心稍微比較安慰。(大笑,鼓掌)

現在慢慢細想回來,造成一大批台灣精英被抓去坐牢,小弟不才固然也是原因之一 ,但是國民黨奸詐、殘忍,連美國總統雷根、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出面領導,我看也沒辦法應付國民黨這款的垃圾步。做為一個政府,原本就應該以誠懇、愛心去面對人民,怎能用奸詐、殘忍來迫害人民,我想來想去,只有搬出蘇聯的史達林、中國的毛澤東這樣的大奸詐,才有辦法對抗得了國民黨的小奸詐。(笑,鼓掌)

國民黨對付不同意見者,抓人去關,沒收財產,讓家人無法生活,無法面對親朋好友鄰居,抬不起頭,受人恥笑,讓大家知道這就是反國民黨的下場,以致害怕恐懼不敢再反對國民黨。殊不知,美麗島事件之前,我對蔣經國還有三分客氣,美麗島事件之後,社會氛圍,有變得更加祥和嗎?批評蔣經國的聲音不減反增,連他的父親蔣介石也拖出來批,甚至老太婆(宋美齡)的屁股也掀開來讓人看。(大笑,鼓掌)

美麗島審判才剛開始

美麗島事件的發生跟去年桃園機場事件很類似,幾十台的警車被推倒放火燒,現場幾百幾千的員警憲兵眼睜睜看著這一幕的發生,而且很清晰地被錄影下來,可是到現在卻破不了案,而美麗島事件暴民襲擊警察只差當時沒有錄影下來。(編按:桃園機場事件發生在1986年底選舉期間前民進黨主席許信良闖關回台,支持群眾與鎮暴警察發生激烈衝突,國民黨當局嫁禍暴民推翻警車,導致先暴後鎮,結果現場錄影帶流出來,有一群疑似暴民在鎮暴警察的掩護下,做出激烈推倒警車的縱火事件。此處信介仙暗指如果有像桃園機場事件被錄到的話,那麼一九七九年美麗島高雄事件當晚誰先出手就會一目瞭然,也就是先鎮後暴,而非先暴後鎮。)不僅只這樣,還有林宅血案仍沒有破案,今天下午來到宜蘭,行經北宜公路,我和俊宏兄特地到林家墓園祭拜,我們眼淚不禁奪眶而出。美麗島事件今天不是結束,而是才開始而已。(群眾高喊重新審判,熱烈鼓掌)

美麗島政團諸位人士有沒有罪,尤其是軍法審判黃信介、施明德、張俊宏、林義雄、姚嘉文、林弘宣、呂秀蓮、陳菊八位被告到底有沒有罪,如果我們沒有罪,到底誰才有罪,是不是抓我們的人才有罪,蔣經國、王昇,還是國防部、調查局、警備總部那些人有罪。懇請各位在你們心中做出最公正裁判。(高聲大喊無罪!無罪,熱烈鼓掌)

美麗島事件國民黨用最嚴厲的二條一叛亂罪起訴我們,那是唯一死刑的罪,一個人生命被剝奪,財產被沒收,這個時候還能怎麼辦,所以我牽手到監獄來面會,說不出話來,說什麼都不是,說要保重身體,開玩笑,都要死了,照顧好身體有什麼用,還有什麼好保重,說要心情放輕鬆,笑話,都要死了,又如何放輕鬆,說反正死定了,那就放心走,家裡我來扛,財產都被沒收了,又如何扛,難怪我牽手會說不出話來,不知道如何說,國民黨就是這樣的殘忍。

林宅血案那麼久都沒破案,當年偵辦的刑事局長退休後,寫回憶錄說該案應該會破案,卻招來洩漏國家機密的威脅,由此可知,為什麼不會破案,那就是國民黨自己人做的,否則豈有不會破案的道理。國民黨就是這樣陷害人家,把沒罪當成有罪來辦,再反過來假慈悲,說是要減刑。所以我們這一次的減刑,記者問我們的看法,我和俊宏兄一致表示,我們是在推行民主政治,當然沒有罪,無罪那裡有減刑之說,因此,只有妨害推行民主政治的人才有罪,所以要關的是蔣經國,但我們可以寬大為懷,來減蔣經國的刑,而不是說我們美麗島的人士要減刑。

美麗島香火的延續

美麗島事件發生之後,我們是第一批為台灣民主進監牢,小弟有在想世間生生死死我們的受苦受難、乃至犧牲事小,但問題是會不會影響未來台灣民主的進展,這一點才事大,因為這一層的關係,縱使在監獄這樣不方便的地方,小弟跟俊宏兄一直研究美麗島政團一百多個精英犧牲,要用什麼方式,如何延續美麗島精神,再創台灣民主生機,我們終於決定推出第二批受難家屬許榮淑、周清玉、黃天福等人繼續接棒,一棒接一棒,一九八○年底選舉結果,敬愛的父老兄弟姐妹用選票給我們再一次的審判,受難家屬都高票當選,這就是台灣民意不認為美麗島這批精英有罪的最好表示,(大聲鼓掌)感謝各位給我們溫暖與鼓舞。於是在隔年一九八一年的選舉,第三批美麗島辯護律師團成員也挺身而出參與選戰、緊接著第四批新進愛好民主政治的人士更是一擁而出,踏著黨外前輩的腳步,延續著黨外香火,繼續為台灣民主打拼再打拼。(掌聲)

到底誰該減刑

台灣的民主政治就是這樣持續艱苦的向前行,小弟這次在台灣解除戒嚴後依法提出上訴,不是為了要減刑,你若想到我們為了要減刑這樣就不對,連死刑的叛亂起訴都不在怕,還希罕什麼減刑,問題就是每次國民黨都按照他的利益行事,漠視人民的基本權利,戒嚴法明文規定,戒嚴解除之後,在戒嚴時期人民受到軍法審判可以上訴,國民黨憑什麼制定國安法就可以剝奪人民原本應該擁有上訴的權利,我們這次特別利用這個機會依法提出上訴,若是被駁回,我們就向司法院申請釋憲,我們要看看大法官會議如何來釋憲,若是成功,國安法無權通過這樣漠視憲法賦予人民基本權利的話,國民黨就落得滿面全是豆花,國安法才剛通過,就被司法院的大法官會議解釋無效;萬一不成功,被解釋成可以的話,國安法有權制定否決戒嚴法賦予人民的上訴權,那國民黨口口聲聲掛在嘴邊的「堅守民主陣容」豈不變成謊言,在國際上看他臉上往那邊擺,所以我們都不怕司法院如何解釋,我們都會贏。(掌聲雷動)更進一步來看,我們上訴目的不是為了要減刑,我們根本沒有什麼刑可以減,那是有罪才有刑可以減,沒罪就沒有刑可以減,國民黨的惡劣,不只是把沒罪搞到有罪,有罪之後再減刑,出獄後還要我們感謝國民黨的德政,這簡直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好比如我們屁股被強掀開,拿手電筒直直照,我們還要跟他說謝謝。(爆笑聲)

因此我們看得很清楚,這次國民黨透過減刑讓我跟俊宏兄出獄,準備大肆喧染國民黨的德政,我們才不會上當來感謝德政,我們當然曉得這根本是陰謀。俊宏兄是台大政治研究所高材生,特別敏銳,跟我說國民黨沒有放施明德,他要留下來等他,說我年紀較大先出去,我堅持不肯,要留一起留,於是我向典獄長說,讓你們已經照顧那麼久了,突然要放我們出來,心理還沒有準備好,一下子出去,不能適應,再給我們一點時間。典獄長不允許,俊宏兄說,如果要放我們,施明德也要放,典獄長臉色一沉說,居然有人不願出獄,要拆我的台不成,你們的伙食只到中午這頓飯,晚飯沒準備你們的,你們想吃也沒有,我回說你們要抓人就抓,要放人就放,把我們當成什麼,天底下那有這等便宜的事,所以我們是被強抓進去監牢中又被迫趕出監牢。(鼓掌)

國民黨吃相難看

從國安法這個例子,看出國民黨的荒謬,國民黨做了很多沒有道理的事情,只要有利國民黨不管吃相難看就要做,不利國民黨就不要做,那怕是合法也不做。我們再看看人民團體組織法,人民團體組織法是把政黨看做一個人民團體,就是我們現在要組織政黨,國民黨要叫我們來登記,小弟跟大家報告,政黨成立的目的是什麼,就是要透過選舉取得政權,提出自己的政見,批判執政者不利人民的施政,要求做出符合人民需要的政策,因此成立新政黨,扳倒對手,推翻執政者,政黨輪替,這就是民主政治底下政黨的真諦,這種政黨那裡需要向國民黨登記的道理。想當年孫中山先生,怎麼不去寫個申請書,說我們不滿大清政府,是一個帝制獨裁的政府,我們要來成立一個國民黨,黨員有孫中山、汪精衛、胡漢民幾個幾個黨員,準備推翻大清政府,特地來申請成立,請問有這樣做嗎?又不是要去赴死,沒腦的向大清政府去登記。(笑聲加掌聲)所以說,今天民進黨成立的目的就是要推翻國民黨(掌聲),不然成立民進黨是為了什麼?政黨要堅定的站穩反對立場,甚至對抗,這是天經地義的,政黨不對抗這才是反常的,人民就不會支持,這也是民進黨跟青年黨和民社黨不同的地方,青年黨和民社黨是配合國民黨,跟國民黨亦步亦趨,不是正常的民主政黨,過去小弟曾經批評青年黨和民社黨是廁所裡的花瓶就是這個道理。現在國民黨就要制定政黨法來規範新成立的政黨要去登記,如果公平起見,國民黨是不是也要比照辦理去登記,讓我們張大眼睛看國民黨二百五十萬個黨員要怎麼登記,我們當然不能容忍國民黨專用這種只要新政黨去做,而自己不用做的野蠻行徑。

另外,國民黨看到我們有遊行示威,就想方設法制定遊行法來規範,限制什麼樣的地方不能遊行,不能到特定地方去遊行,又如何凸顯遊行的訴求,總統府前不能遊行要去那裡遊行,難道叫我們來宜蘭的田中央遊行,要遊行給誰看,一點道理也沒有。(大笑)


1978年黃信介組織全國助選團,各地為黨外候選人助選,黃信姚嘉文、黃信介、林義雄。圖/邱萬興

換湯換藥又加上毒藥

有人說國安法換湯不換藥,小弟認為不是這樣,是換湯又換藥而且加上毒藥(笑聲加掌聲)。當初國安法提出時,蔣經國說有三個條件:第一要遵守憲法、第二不能主張共產主義、第三不能主張國土分裂。

首先,我們要原諒蔣經國對民主政治的不了解,他早年留學蘇聯,學的是共產黨一整套特務治國,怎麼樣躲在暗處來抓人,怎麼樣用法律的包裝來整肅異己、陷害忠良,拿遵守憲法來講,全世界民主國家人民遵守憲法,這是天經地義,台灣現在的問題,不是不遵守憲法,而是不遵守不合乎憲政主義精神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豈有總統做了一輩子做到死,還傳給兒子,我們是在反對這種明顯牴觸憲法明文規定總統「連選得連任一次」的做法,我們並沒有反對憲法,我們才是絕對遵守憲法,最不遵守憲法的反而是國民黨,像做賊的人喊捉賊一樣,國民黨不遵守憲法在先,擔心害怕我們也不遵守憲法,才特別加上這一句要遵守憲法。

國民黨是怎麼樣不遵守憲法呢?除了總統一再連任到死外,還有中央民意代表包括國大代表依憲法規定六年改選一次、立法委員三年改選一次、監察委員六年改選一次,那有四十年了,都不用改選這種很奇怪的事情存在,這證明國民黨不遵守憲法又是一例。

其次,蔣經國說我們不能主張共產主義,我們認為只要依據憲法來遵守就對,憲法第一條規定很清楚,我們國家為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共和國,當然不能實行共產黨一黨專政,依憲法我們要切切實實施行民主政治,但這和不能主張共產主義不一樣,我們憲法更有規定,人民有思想言論的自由,這是人民的基本權利,主不主張共產主義應屬於言論自由的層次,總統說話是不能超過憲法,剛剛第一個條件才說要遵守憲法,蔣經國馬上又將自己的意志凌駕於憲法之上。何況三民主義到底反共還是不反共,仍然有很多需要釐清的地方,像是在台灣的三民主義權威馬璧,居然也跑到中國投共去,真是太諷刺了。

第三,不能主張國土分裂,這是世界上第一野蠻的事情,當然小弟跟各位宣誓我沒有要國土分裂,台灣和中國本來就是地形分裂,你要叫它怎麼不能分裂?不能分裂我也贊成,但你總得把它合併起來之後拿來給我看,再跟我說不可以把它弄分裂掉,如果是這樣的話,勉強還有一點點道理可言,無奈國民黨卻把台灣和中國分裂的責任怪罪給我們,造成今日這樣的分裂局面,明明就是國民黨造成的,與我何干?怎麼會有這麼不分是非亂怪罪呢。

蔣家父子是製造台獨的最大組頭

現在國民黨說反對台灣獨立,我要告訴大家其實台灣三、四十年來就獨立了,已經老早就獨立,現在就是獨立,如果不相信,叫蔣經國指揮在中國打掃垃圾的、挑糞的清潔工,看他指揮得動還是指揮不動,很清楚根本指揮不動,這不就是證明台灣與中國老早就獨立了,各管各的。台灣如果不是獨立,從中國拿了一些雲南白藥、虎骨酒之類的東西,就沒有所謂犯不犯罪的問題,現在怎麼反而會去犯走私罪,難道我們從宜蘭買些膽肝到台北也會犯走私罪嗎?(笑聲加掌聲)所以台灣老早就獨立,但是國民黨要保護他的既得利益,所以他就說中國是我們的,因為說中國是我們的有什麼好處呢,這些怪老子才能繼續做立法委員做國大代表做監察委員,好處在法律是立法院制定的,所以法律要怎麼制定才對國民黨最有利、最方便,就是利用這些怪老子來制定,這是國民黨製造惡法的機構,如果國民黨沒有說在台灣的中華民國主權及於中國和外蒙古,跟中國連在一塊的話,這些製造惡法的基礎,就失效了。至於預算要怎麼樣編,經費怎麼樣開支,就是靠這批怪老子審查通過,不但如此,國民黨黨政不分,以黨領政,整個人事隨便他安排,經費隨便他使用,司法審判要讓那邊贏那邊輸,隨便他拿主意,所以說台灣那沒有獨立,事實上台灣就是獨立,那是什麼人製造台灣獨立,蔣介石父子倆就是製造台灣獨立的最大組頭(掌聲)。

蔣家父子不斷鼓吹反攻中國,說是主權及於中國包括外蒙古,真是笑話,蒙古已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國民黨還說蒙古叫外蒙古屬於中華民國,精準的說,三、四十年來中華民國就獨立在台灣。根本與中國和蒙古不相干,這是蔣家父子製造了台灣獨立。但是為什麼今天我們不覺得有台灣獨立呢?那是因為台灣雖然是獨立,但是政府的組成却沒有台灣人的參與,仍然是國民黨一黨專政,我們才會覺得台灣沒有獨立,所以要怎麼樣來改變,那就是國會全面改選。(鼓掌)

解開台灣的死結——國會全面改選

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國會如何全部改選,我們提出改選的辦法,是可以解決問題,還是不可以解決問題。必須知道的是,目前所謂法統還在這批怪老子的手中,這些大部分半身不遂、提著尿袋的人的手中,要改選,他們就會沒頭路,喝西北風,好比如要這些怪老子帶老婆帶小孩帶孫子去跳海自殺一樣,他們就靠這些薪水在生活,叫他們全面改選,他們要吃什麼,簡直要他們的命,他們絕對誓死反對到底。

政治是不能喊爽快的,是要用來解決問題,小弟研究結果,想出一個辦法,提出除了現行立法院外,設立一個立法研究院,把怪老子立法委員全部送到這個研究院,讓他們整天下棋、喝茶,名之曰研究,薪水照發,來換取立法院全面改選;監察院比照設立一個貪污通報院,抓到貪污,就頒發獎金給他,像警察抓違規一樣有獎金可拿;國民大會比照設立一個憲政研究會,真有見地者,我們也可以交給新改選的國大代表來討論,是不是要採用。如此這般,迂迴曲折,達成國會全面改選,但是最後一關還是被卡住,蔣經國不會同意的,我們只好委屈一點,比照中央民意代表怪老子的辦法,設立國家終身元首給蔣經國,讓他享受虛位元首的尊榮,來換取總統直選,再加上省市長民選、僑選代表由僑民自己選舉,這樣才能真正解決台灣永遠解不開的死結,也唯有如此,台灣才有可能正常的發展下去。

政治是要處理眾人的事,也就是人民的權利與義務如何公平合理分配,如此一來,要僑民來選也可以,但是前提要繳稅當兵,這樣盡義務享權利才合理。但考慮現實因素,我們也不必堅持僑民必須繳稅當兵才有資格選,就算是擴大參與,由僑民自己來選,我們勉強可以接受,但絕不能讓蔣經國自己來圈選,國民黨自己來包辦,這樣政府才會清明。

台灣與中國——你幫我、我幫你

現在全世界超級兩大強國是美國與蘇聯,他們都不敢說要攻打中國,只有我們蔣家父子口口聲聲要反攻中國,簡直是在開玩笑。(全場爆笑)這麼荒謬的背後,就是在欺騙我們,要保障他們少數的既得利益。以前喊反攻中國,招來了中共要解放台灣、血洗台灣,現在改成了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三民主義是什麼碗糕,大家要知道全世界政治理論、政治哲學的各種流派,是沒有包括三民主義的,三民主義只是一個觀念,甚或是一種烏托邦,不切實際,不可行,如果真有那麼神奇,美國、蘇聯只要買三民主義就可打下中國了,(大笑)世間豈有這麼好笑的事。國民黨這樣的論調會傷害台灣人民甚深,台灣和中國要互相合作,你不要害我,我不要害你,你幫忙我,我幫忙你,這才是合乎台灣人民的利益,也是中國人民的利益。譬如說中國人缺少衣服,台灣人很喜歡買衣服,一年半載退流行,衣服也沒穿幾次,衣櫥衣櫃裝不下,又要趕流行另添購新衣服,這些舊衣服其實還很新,此時我們不妨大大方方送給中國人民,換來中國方面的善意,不要阻擾我們去中南美洲做生意,在中南美洲的人要買美國的冷氣機,價格過高買不起,適合買我們的涼風扇,要買美國的汽車買不起,適合買我們的摩托車,這就是合乎我們的利益,也合乎中南美洲人的利益。只要中共不隨便斷我們的邦交國,大家各自尋求自己的利益。現今世界最大的市場就在中國,美國和日本眼睜睜看到流口水,都競相開發中國市場,其實以台灣經濟的實力,很多輕工業產品我們最富潛力,這些錢本該是我們賺的,可惜我們和中國的關係糾纏在無解的政治問題上,彼此傷害了兩岸人民之間的利益。根據統計,去年台灣透過香港和中國的貿易額有十億美元,台灣出口佔八億美元,進口佔二億美元,順差六億美元。

出口的部分大都是電器用品,進口的部分是當歸、枸杞食材之類,從這些可以看出台灣的利基何在。如果國民黨還繼續販賣反攻神話,從過去的軍事反攻到現在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就會繼續傷害台灣人民的利益。以軍事反攻來講,充員兵大都是台灣子弟,戰爭殺戮悲慘,難道台灣囝仔死不足惜;以解救中國同胞來講,近日看到電視大幅報導中國東北森林大火,經過數日無法撲滅,只會奚落他們的消防設備不佳,消防人員的技術不好,如果真想解救中國同胞的話,何不派出台灣的優良設備與精銳人員去搶救呢?還有看到電視報導中國缺米,台灣的米產量過剩,何不送給中國同胞來解救他們呢?國民黨只顧虛構的中國主權都屬於他就好,至於解救中國同胞都在其次,口惠實不至。這就是國民黨病入膏肓的心態,世界上最慘忍的事莫過於戰爭,戰爭導致家破人亡,妻離子散,國民黨可以不管,只要反攻、反攻到中國去。現在為台灣的永久利益計,我們必須改變做法,把〈光復中國設計委員會〉改做〈與中國和平相處設計委員會〉,光復中國遙遙無期,不如好好設計兩岸人民要怎樣和平相處,〈亞洲反共聯盟〉改做〈亞洲共存聯盟〉,研究亞洲人民如何共同生活,才是合乎亞洲人的利益。

國民黨病入膏肓的心態

國民黨病入膏肓,剛才俊宏兄講到台灣歷經三十八年長期戒嚴統治,大家不敢講真話,說蔣經國萬歲,他已經無法行走要坐輪椅,病得不輕,不知如何萬歲,

開口閉口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這種戒嚴文化瀰漫,產生人格分裂、精神疾病,我們需要設立〈精神調節所〉,請陳永興醫師來擔任院長、朱高正委員擔任訓導員、女性部分由林黎錚議員來管理。如此台灣才能平安。(大笑)

一個總統將國土、人民失去百分之九十八,理當依法判處死刑,結果沒有,死後還將台北市幾萬坪最精華地段,蓋一座龐大屬於他的紀念館,遍佈全國成千上萬的黑頭銅像(蔣公銅像),歷史上連秦始皇也不如,孫中山也沒有他的威風,如果以蔣介石的標準,以一千年計,死去的總統比照辦理,那麼紀念館佔用土地,整個宜蘭的房子恐將拆光才夠用,黑頭銅像難以數計,地震來時,屆時如果不佩帶最堅固的安全帽,不幸被黑頭銅像砸到,小心腦袋開花。(全場爆笑)


一個總統將國土、人民失去百分之九十八,理當依法判處死刑,結果死後卻還將台北市幾萬坪最精華地段,蓋一座龐大屬於他的紀念館,更有遍佈全國成千上萬的黑頭銅像(蔣公銅像)。示意圖/郭文宏

再來為什麼軍隊國家化這麼重要,軍隊沒有國家化將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軍人不能干涉政治,連軍中電台、華視、青年日報這些都不可以。還有,司法獨立公正也是非常的重要,如果司法無法獨立公正,縱是總統讓我們選,選上透過司法判決當選無效,到頭來還是白忙一場。(笑聲)司法到底有沒有獨立,看司法院長如何產生就知道,林洋港的院長職位是蔣經國給他的,林洋港的中常委也是蔣經國給他的,萬一有司法爭議發生,蔣經國介入的話,林洋港還不是要乖乖的聽蔣經國。我們拿選舉官司來講,這幾十年來,黨外人士幾乎沒有例外的都敗訴,我們看日本,連首相田中角榮貪污照樣下台起訴判刑,美國總統雷根被槍殺,刺客因精神失常獲判無罪,如果發生在台灣,早就抓出去槍斃,甚或連累多少無辜的人去做黑牢,所以,司法是社會正義最後一道防線,我們司法制度要改,走向真正絕對的獨立公正。國民黨還說人民有參與政黨的自由,無法約束法官、軍官參與,小弟要舉自己的一個例子,法律規定當立法委員者擁有律師資格,我依法是可以開業的,但是基於職業道德,我是不會開業的,奉勸這些法官、軍官自動退出國民黨,如果覺得退出政黨渾身不對勁那麼也可以選擇民進黨。(鼓掌)

國民黨還胡扯蛋,說八年抗戰為的是救台灣,其實國民黨是被日本打敗逃到四川去,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還虧講得出這麼好聽救台灣,不怕臉紅。大家都知道,是美國兩顆原子彈打敗日本,又不是國民黨真正打敗了日本。國民黨又繼續騙說光復初期,台灣人騎破腳踏車,小弟告訴各位,就在同一時間,絕大多數的中國人連腳踏車看也沒看過,國民黨更不知羞恥的說,都是中國精英幫忙台灣,否則台灣經濟怎麼能發展起來,戰前台灣經濟水平遠遠高於中國,戰後日本所得也高出台灣甚多,我們先不講台灣精英死於二二八國民黨的殘殺,是不是國民黨的精英也比不上日本的精英?(鼓掌)

我的從政目的——愛台灣

有人說我失去終身立委的資格是多麼可惜,但是小弟歷經唯一死刑的叛亂起訴,財產沒收充公的威脅,到判刑確定關在監牢中,在這個政治迫害過程中,遭逢父親過世,母親昏迷臥病在床,失去立委又算是什麼,那小弟當初為什麼要投入市議員、乃至立法委員的選舉,因為我是台灣人,我愛我的台灣同胞,我愛我的台灣鄉土,從而我投入政治,從政目的就是我愛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民過著安居樂業、幸福美好的日子。(鼓掌)

在小弟眼中市議員、立委不算什麼,失之不足惜,但是小弟需要這個職位,才能更有效的為父老、兄弟姊妹、眾人服務。一個從事政治工作的人,重要的是要把眾人的父老當做是自己的父老,要把眾人的兄弟姊妹當做是自己的兄弟姊妹,要把眾人的子女當做是自己親生的子女,這才是從政真正的目的。我經常在講政黨的目的在取得政權,取得政權之後,要端出怎樣的好菜,讓人民來享受,這才是最重要的,也就是說,施政如何讓人民獲致更多的自由、公平、正義、福祉,不然的話,政黨輪替,一個泄尿的換一個滲屎的,還不是人民受苦。(大笑)所以,從事政治的人切忌一己之私,要端出真正的好菜,造福人民。

當初耶穌基督沒有什麼地位,但是他的博愛,經過不懈的努力,受盡千辛萬苦,乃至被釘在十字架,他仍堅持博愛的理想,縱是犧牲也沒怨嘆,到今天耶穌基督影響世人何等深遠,連美國雷根總統就職典禮手要按住耶穌基督的聖經宣誓。釋迦牟尼為了他的仁慈、慈悲,連國王的王位、美麗的王宮都放棄,他把宣揚佛教教義看做比他生命還重要,今天佛教也同樣影響世人至深且鉅。印度甘地,一生致力於印度的獨立運動,獨立成功後甘地並沒有取得一官半職,但是在他死後獲致的尊榮。

皇帝與包公

因此,從政的人要實實在在,為了父老、為了兄弟姊妹營造安心的生活、快樂的生活,讓每個人有人格、有尊嚴,這是做為一個政治家必須努力的目標。中國三千年歷史中,好幾百位皇帝,各位能叫出幾位,沒有幾位或者叫不出來,為什麼皇帝的權勢那麼大,我們卻記不得皇帝的名字,但是包公大多數的人都會知道,包公只不過是開封府的一個小官吏却是家喻戶曉,為何如此。因為包公的公正、正直、大公無私已深植人心,讓世人永遠感念。從事政治工作的人,不要只看眼前的利益,計較自己的職位,而要努力如何服務人民,為國家奉獻,造就國強民富,人民安居樂業。

民進黨——台灣人的大孫

有人質疑我,為什麼不參加民進黨,這是誤會,在這裡小弟必須做一個解釋。

好比如我開了一家公司,目的是要蓋一間工廠,這個工廠是要生產民主炸彈,殊不知成立不到四、五個月,就被國民黨這個土匪搶光、人也被抓走,以致破產。後來公司的職員結合另外愛好民主人士,再蓋一間新的工廠,我當然很高興,但是機器設備安裝不當,導致生產不順,品質不好,產量不足,價格太高,顧客埋怨,面對這樣的情況,身為這家公司的創辦人,就有責任提出應興應革的意見,來讓機器安裝妥適,生產順暢,品質改善,產量增加,價格合理,顧客滿意。這就是當初我要組織美麗島政團,目的是要催生強而有力反對黨的道理完全一樣。

因此我會不客氣批評民進黨,而導致各位的誤會,我可以體諒,大家要知道民進黨是台灣人的大孫,得來不易,而且又是個早產兒,必須放在保溫室好好照顧,更值得大家的疼惜,所以容不得批評,我不會怪質疑我的人,因為太愛護民進黨的緣故。小孩子哭了,也不能說是哭,否則會惹人厭,要說是笑,連放屁也不能說是臭,要說是香,是法國名牌香水特製氣味的香,不是臭,但也不能玩過頭變成國王的新衣,小孩萬萬不能把他寵壞,要好好的敎,好好的栽培,將來才能成大器。(笑聲)所以,我會關心民進黨,愛之深責之切,希望民進黨壯大,我在此呼籲各位,大家一起加入民進黨,共同來促成民進黨更加堅強、更加成熟、更加理想,完成台灣人當家做主的願望。最後讓我們一起來歡呼;台灣萬歲!台灣萬歲!台灣萬萬歲!(全場沸騰)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