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我們的島】穿梭島嶼20年污染篇——無人知曉的未爆彈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我們的島】穿梭島嶼20年污染篇——無人知曉的未爆彈

 2019-01-13 20:39
無人知曉的未爆彈  圖/公視《我們的島》提供
無人知曉的未爆彈 圖/公視《我們的島》提供

1960、1970年代,工業發展,帶動台灣經濟起飛,發展期間,卻伴隨諸多代價。填海造陸,煙囪燃燒,漁業資源與空氣品質,節節敗退。毒埋土壤,地下水跟著污染,人的健康也隨之犧牲。與毒共存,如何能解?工業遺毒史,有沒有終結的一天?

提起屏東縣萬丹鄉,多數人會立刻聯想,這是紅豆的故鄉。二十年前,萬丹卻是以一起污染事件,聞名全台。

台塑汞污泥非法棄置赤山巖 污染20年至今未解決

萬丹鄉與新園鄉交界處的赤山巖,有泥火山噴發。噴發出的泥漿,高聳如丘,是製磚的上好材料。1960年代起,這裡的磚窯廠多如春筍,噴發出的泥狀山丘被開挖一空,甚至向下掘出窟窿。1990年代末,磚業衰敗,磚窯廠一間間關閉,1997年,赤山巖這些被開挖出的窟窿,傳出被埋了有毒事業廢棄物-汞污泥。不過當時只有鄉里口耳相傳,無人聞問,直至1998年,台塑將汞污泥棄置在柬埔寨的西努亞克市,導致當地受污染,造成國際事件,問題才爆開。


柬埔寨汞汙泥鐵桶。                               柬埔寨成為國際垃圾場。圖/公視《我們的島》提供

行政單位投入調查,發現台灣從北到南、由西到東,幾乎每個縣市都有非法工業棄置場存在。檢察官更發現,台塑委託處理汞污泥的運泰公司,將八千多噸汞污泥,非法棄置在赤山巖。

赤山巖的汞污泥案爆發後,地主、清運業者與台塑,都遭受處分。環保署先將汞污泥挖起,篩分後放入太空包,超過260ppm的汞污泥,送往台塑仁武廠,進行熱處理,其餘則採用固化後掩埋的方式解決。然而,善後過程也引發爭議,致使打包後的汞污泥,在赤山巖堆積多年。堆積期間,放置場地曾遭遇泥火山再度噴發、污染外洩疑慮,引發新園與萬丹鄉民眾的強烈抗議。最後幾經協調,台塑才同意將高濃度的汞污泥收回仁武廠,進行熱處理。


檢測人員檢驗赤山巖汞污泥。 圖/公視《我們的島》提供

二十年後我們重回現場,居民說,當時堆積多年的汞污泥,因為日曬雨淋,貨櫃和儲桶都鏽蝕了,很擔心重金屬外洩,影響地下水。屏東縣環保局表示,環保單位也擔心有殘留疑慮,針對現地土壤進行整治,採取翻轉稀釋的方式,利用客土讓重金屬平均濃度保持在平均標準之下。

不過長期追蹤事業廢棄物污染的台南社大研究員晁瑞光發現,赤山巖整治的客土,有可能是外表貌似土壤的事業廢棄物,業者利用事業廢棄物的個別特性,攪拌後相互稀釋,可望讓驗證時,不超過土壤管制標準,晁瑞光憂心地說「但這卻不是真正的土壤,而是事業廢棄物的混合。」


2000年抗議台塑公司有害事業廢棄物汞汙泥污染屏東新園農地。 圖/公視《我們的島》提供

事業廢棄物污染水源土地 卻以再利用名目橫行全台

晁瑞光追蹤事業廢棄物污染將近二十年,發現事業廢棄物經常埋在魚塭、農地,造成食安疑慮。其中高屏溪沿八十六號快速道路鄰近地區,特別嚴重,近年越往屏東,廢棄物非法傾倒,或利用事業廢棄物再利用名目,行有害事業廢棄物隨意棄置之實的問題,越發嚴重,讓他備感絕望。


赤山巖整治場址居民擔憂地下水遭到污染。 圖/公視《我們的島》提供

二十年前,眾所矚目的汞污泥污染案件,曾帶給行政部門極大震撼。環保署修訂了廢棄物清理法,增列刑罰,也明訂產源責任。多年後,卻因政府為解決事業廢棄物問題,開放事業廢棄物再利用,導致事業廢棄物的非法棄置手法,推陳出新。當無良業者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未來台灣,還能不能有乾淨的土地?


1999年屏東赤山巖汞污染影響周邊農作物的食品安全。 圖/公視《我們的島》提供

我們的島 穿梭島嶼20年-污染篇  無人知曉的未爆彈

本文轉載自:【公視《我們的島》節目—穿梭島嶼20年 污染篇專題報導】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