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檢驗政客天經地義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檢驗政客天經地義

 2019-07-15 11:10
老韓失去的六年,引起很多人興趣,因為他可能變成台灣總統,於是,我們當然有理由懷疑,他是否早被老共鎖定,被暗地收購了,他無法說的秘密太多,比起他公開走進中聯辦,更加嚴重,更需要檢驗。圖/取自香港中聯辦網站(資料照)
老韓失去的六年,引起很多人興趣,因為他可能變成台灣總統,於是,我們當然有理由懷疑,他是否早被老共鎖定,被暗地收購了,他無法說的秘密太多,比起他公開走進中聯辦,更加嚴重,更需要檢驗。圖/取自香港中聯辦網站(資料照)

公民社會的進化,和民主政治的進步,息息相關,當北歐國家的民主政治,已經拋棄以政治人物為中心,走向檢驗政黨進入議會後,是否違背政黨政策為主的時候,台灣還停留在以「個人主義英雄政客」,掛帥時代,造神弄鬼,招攬粉絲,聚眾霸凌,既然如此,那麼媒體檢驗政客行止,就變得不可或缺,一到選舉,爆料揭陋,熱鬧非常,這也是確保民主政治不被掌權政客操弄的唯一方法。

小英的學歷,最近頻頻被挑戰,逼到總統府不得不拿出學歷文件,以昭公信,但是,「政經關不了」視頻,持續窮追猛打,我看所展示文件缺少歷史滄桑感,恐怕是補發情況居多,小英至少還敢展示文件,另一個老韓的博士學位,就充滿神秘了。

老韓被拱上參選總統之後,最近被名嘴揭露,不明金錢來源和存款,太太擁有違法建築物,當選高雄市長後,不住官邸,卻在外租屋,進市府之前,還需換車搭乘,行止很像情報員,如此神秘,裡面是否隱藏無法告人的貓貳?

郭董也是如此被檢驗,多數人民對他的疑慮,焦點放在,郭董在中國的事業版圖,他是否在掌權後,變成中共併吞台灣的戰略棋子,選民的疑慮,並非憑空想像,若把郭董和老韓做比較,郭董多次受訪,上節目暢談,「他既然要從政,就不擔心會被老共綁架」,談起「兩個中國」現狀,郭董誠意十足,至於未來是否會被老共綁架,不利台灣,郭董這些說法,能否消彌選民疑慮,那是另一回事,比起老韓掩掩藏藏,郭董坦然面對,兩者相較,高下立判。

老韓避談北京求學往事

老韓的金錢或者違建問題,其實不算大,依法處理就好,老韓去年選舉,就被媒體挖出,曾經在北大求學,攻讀政府管理博士班,但是,老韓卻絕口不提這件事,就算被逼急了,也只說,「我有到北京讀書,但是沒畢業」,後來,媒體又挖出2009年北大的畢業生手冊上,就有同名同姓的老韓,證明老韓有畢業,除非這位老韓剛剛好同名同姓,老韓又說了謊,但是,問題的重點不是到中國讀書是否正確,而是,老韓為何不喜歡提這段往事,能夠拿到北大博士證書,不輸習近平的清大,就算沒有光宗耀族,也算是大事,更何況是政府管理系,台灣稱為公共行政系,怎麼說,也算是管理政府科班專業。

為了隱藏這段往事,老韓經常對外界說,「潦倒17年」,被記者問急了,就說,「那幾年我躲在雲林山居」,不然就說,「在木柵附近租屋」,認真算一算,老韓並沒有潦倒17年,2001年,老韓考上北大博士班,還在立委任內,當時中國的媒體「今日新聞」報導說,「有兩位台灣立委考上北大研究所,其中一位就是老韓」,但是,老韓在2002年立委卸任後才去讀書,一直到2009年,「人民新聞網」在北京訪問老韓,談學歷問題,老韓說,「基於兩岸交流,兩邊應該互相承認大學學歷」,去年選舉時,去年,「民報」就曾經報導這件事,這一年就是老韓拿到畢業證書時候。

有些媒體說,老韓從立委卸任到拿到博士,在北京八年,這種說法並不對,第一,修博士班上課彈性,可以約老師時間,第二,老韓在2005年還擔任過永和副市長,長達1年8個月,而且發生一次車禍,證明這段消失時間,大約有6年,這段時間很頻繁來往中台之間,至於除了讀書以外,到底幹了甚麼?為何要掩藏這段故事?就讓大家自由猜想了。

廣義來說,現在的中國,就是國共內戰時期的「蘇區」,早期,國民黨政府對來自「蘇區」的人都另眼相待,或許現在開放交流,不同以前,但是,看看周圍的人,只要從「蘇區」回來,都特別不同,舉一個例子,最近新黨提名「酸宗痛」的楊世光,投靠上海「仟和億公司」的網路平台「金錢爆」,專門替股民解盤,7月12日,12位同事被上海公安逮捕,後來9人釋放,楊世光第一時間,沒有責怪老共亂抓人,也沒說老共抓錯人,卻責怪「太陽花學運」,破壞服貿協議,造成分析師無法在中國合法登錄工作,陸委會立即出面打臉,早在2009年,台灣分析師證照,已經被中國接受,楊世光也在廣州中山大學讀過書,為何被老共教育過,人就變很紅?一出拳就打「中華民國」,變成老共的吹鼓手,另一位紅色名嘴黃智賢,在英國留學後,也在「湖南中醫藥學校」讀過書,回台灣後,行為舉止也很紅,專門修理台灣,吹捧老共,當然,並非每一位接受「蘇區」教育過的人都會變色,但是,總共算一算,台灣的紅色政客,名嘴學者,頻繁來往中台之間,泡過紅色澡堂,捍衛老共不遺餘力者,實在不算少數。

這些事實存在,才引起我對我對老韓失落六年的好奇。

中國是大型洗腦監獄

老共是洗腦專家,說白一點,整個中國就是很大的洗腦監獄,加上長期用「大中國主義」灌迷湯的台灣教育,人去到中國經商或受教育,沒有迷失者幾希?迷於黃金,美色,或權力,所在多有,如果你有一點被利用價值,那就更難逃魔掌了,何況現在的洗腦術,比以前更進化。

「洗腦」簡單說,就是目前老共對維吾爾族人的「再教育營」,讓被洗的人高興大叫,「我是堂堂正正中國人」,換一句話說,被洗腦的人,就是新造的共產黨人,或者如烏克蘭作家阿列克謝維奇在「二手時代」書中所說,「蘇維埃人」。

韓戰結束後,美國中情局才發現蘇聯和中共洗腦技術特別發達。

1953年,兩邊陣營交換俘虜,有21位美軍,3位比利時兵,1位英軍,拒絕回到西方國家,他們決定留在共產國家,認為共產黨是烏托邦,盟軍對這種現象百思不解,其中有一位同時被釋放的英國軍情六局的處長喬治布萊克,他被釋放後回到英國繼續工作,但是,喬治卻把所有機密情報,向蘇聯的KGB發送,結果造成留在柏林的西方特務一夕被殲滅,喬治在1961年被發現間諜行徑,以叛國罪判處徒刑42年,後來喬治在監獄中留下日記說,「我加入共產黨,是為了理想,在北韓期間沒有被酷刑,也沒有利益交換」。「詳見,多明尼加史塔菲爾德所寫,洗腦,邪惡的心智改變科技」

很多被洗腦的例子發生後,1959年,美國作家李查康納,以這樣的故事寫了一本小說,「滿州候選人」,後來由好萊塢巨星佛蘭克先納屈擔綱,拍成電影,故事就是北韓戰俘營被洗腦的美軍回家後,擔任刺殺總統的任務,電影上映沒多久,甘迺迪總統果然遇刺。

早在1930年,蘇聯的史達林對異議人士進行清洗,就大量使用洗腦,被關押的異議人士接受公開審判,史稱「莫斯科大審」,從30年到40年,至少進行三次,接受審判者在法庭上,大方承認自己的叛國罪名,並且坦承其他同夥的名字,最後被判死刑時,還高喊,感謝史達林同志,把現場西方記者看呆了。

讀過認知心理學的人都知道,「帕夫洛夫定律」,人在某種狀況下,認知會自我改變,就像狗一樣,帕夫洛夫這位蘇俄心理學家,就是認知改變實驗的第一人,但是,洗腦仍然是邪惡的,因為用外力介入,這也是為何全世界多數國家,反對中共在新疆對維吾爾族進行洗腦的原因。

老韓失去的六年,引起很多人興趣,因為他可能變成台灣總統,於是,我們當然有理由懷疑,他是否早被老共鎖定,被暗地收購了,他無法說的秘密太多,比起他公開走進中聯辦,更加嚴重,更需要檢驗。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