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短歌行】新冠下的仇外心理和種族主義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短歌行】新冠下的仇外心理和種族主義

2020-05-18 09:36
新冠提醒英國、美國和其他國家對長期存在的結構性和社會不平等的關注。許多來自少數民族的人,在衛生和社會保健、公共交通和其他部門中的第一線,有較大可能接觸到新冠。此外,來自少數民族的少數群體被隔離在人滿為患的城市住房中心和工作場所,其條件可能使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遠和自我隔離變得困難,導致傳播新冠的風險增加。示意圖/Pixabay
新冠提醒英國、美國和其他國家對長期存在的結構性和社會不平等的關注。許多來自少數民族的人,在衛生和社會保健、公共交通和其他部門中的第一線,有較大可能接觸到新冠。此外,來自少數民族的少數群體被隔離在人滿為患的城市住房中心和工作場所,其條件可能使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遠和自我隔離變得困難,導致傳播新冠的風險增加。示意圖/Pixabay

如果說川普骨子裡一個「種族主義者」,同意的人應該大大多於反對的人。他當然不可能在嘴上承認,但是從他的所作所為,他的種族主義可以說劣跡斑斑。《紐約時報》曾說,川普持續不斷甚至熱切挑動種族仇恨,在一百年來歷任美國總統中前所未見。川普2016年當選美國總統前就曾炒作關於前總統歐巴馬的不實傳聞,宣稱歐巴馬生於非洲而非生於夏威夷,所以不具備擔任美國總統的資格;2015年宣布參選總統時,他還指控墨西哥「強姦犯」跨過美墨邊界而來,後來更主張禁止所有穆斯林入境;上任後還說海地移民「都有愛滋病」,而非洲人拿到美簽後,永遠不會「回到他們(在非洲)的茅草屋」;海地、薩爾瓦多和非洲國家是「屎坑國家」。從這些劣跡來看,他在新冠疫情下,對少數族裔種種粗野的言論和行為,就見怪不怪了。

種族和族裔在人類不同的世代都是衝突戰爭的火藥庫

如果有人要求你向他們描述你的身份,你將從哪裡開始說起呢?它會影響你的膚色或國籍嗎?你的語言,宗教,文化傳統或家庭血統如何?這個令人困惑的問題經常促使人們將自己的身份分為兩個部分:種族與族裔(race and ethnicity)。但是這兩個術語實際上是什麼意思,種族和族裔之間的區別到底是什麼?

這些詞通常可以互換使用,但是從技術上講,它們被定義為獨立的事物。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的人類學家和古生物學家尼娜·賈布隆斯基(Nina Jablonski)說:種族和族裔已經並且繼續被用作描述人類多樣性的方式,她以對人類膚色演變的研究而聞名。她指出,「種族被大多數人理解為身體,行為和文化屬性的混合。而族裔承認人與人之間的差異主要是基於語言和共享文化。」無論是種族和族裔,在人類不同的世代都是形成衝突,特別是戰爭的火藥庫。

種族及族裔不平等現象浮現檯面

The Lancet最近發表的一篇〈在新冠期間,全球關注種族(race)和族裔(ethnicity)問題〉(Sharpening the global focus on ethnicity and race in the time of COVID-19)的論文指出,新冠時期在英國和美國的社會所表露的種種現象,使人們更加關注長期以來被忽視的種族及族裔不平等現象。這些昇平之世假裝看不清或不想看清的社會醜陋面,因新冠的出現,使大家不得不進一步去探索,我們確實需要攜手採取政治行動來解決「仇外心理」和「種族主義」,並共同努力解決全球範圍內長期存在族裔間的社會不平等現象。決策者應對這些不公正現象,透過人道主義的公共衛生和社會干預措施做基礎,有機會相當程度地解決新冠大流行及其後遺症,畢其功於一役。這篇文章的作者是英國伯明翰伊麗莎白女王醫院和大學醫院應用健康研究所教授內拉吉·巴拉(Neeraj Bhala)等人。

全球偏見和種族主義造成的不公正現象,在應對2019年冠狀病毒病(新冠)大流行至關重要。我們認識到新冠回應中必須考慮少數群體,新冠的防疫資源,其原則必須能夠廣泛適用。考慮到少數族裔在移民國或出生後的定位,少數民族人口應享有與其他人相同的醫療保健效果。可悲的是,這似乎做得不多。

醫院必須按病人的族裔來收集數據

有關新冠病例和死亡的數據很多,但按年齡,性別或種族及族裔劃分的新冠的詳細數據很少,各國政府必須將其列為常規且自動提供的數據。英美兩國做到了。 在英國,醫院必須按病人的種族來收集數據;在美國,根據《國家衛生研究院振興法》要求聯邦機構按種族、族裔和性別發布數據。英國重症監護國家審計和研究中心於2020年5月1日報告稱,在6770名重症新冠患者中,有2300名(34%)來自少數民族。相比之下,2011年的人口普查顯示,少數民族群體約佔英國人口的14%。此外,即使佔這些人群中在NHS中受僱並從事衛生保健工作的人員比例很高,來自少數民族群體的國家衛生服務(NHS)醫護人員似乎也不成比例地死於新冠的人數。英國公共衛生部在英國政府對這些問題進行了調查。衛生保健工作者,倡導者,英國首席醫療官和政客都強調了這一點。要求對分子和分母進行準確計數的詳細檢查,並提出解釋性因素和伴隨的醫療環境,以解釋調查的結果。

少數族裔感染新冠比白人更致命

在美國,對某些州新冠死亡的分析指出,非洲裔美國人的死亡人數比白人美國人多。例如,在芝加哥,因新冠死亡的人中有近52%是非裔美國人,儘管他們僅佔該市人口的30%。在紐約州及美國其他一些州,對於非裔美國人和西班牙裔人而言,他們感染新冠也比白人也更致命。

為什麼少數民族群體受到新冠的影響最大?社會經濟和環境因素比生物學的解釋更具說服力。我們還注意到,社會經濟因素並未完全解釋蘇格蘭的呼吸道感染(包括流感)住院和死亡的種族差異。其他因素如老年人,男性和潛在的慢性非傳染性疾病,包括心血管疾病,高血壓,糖尿病,肥胖症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與新冠的不良結局有關。目前尚無法在全球範圍內獲得有關新冠並發症的風險因素和潛在根本原因的常規大規模數據,因此我們的解釋是暫定的,但合併症可能解釋了其中的一些差異。

但是,新冠確實提醒了英國,美國和其他國家對長期存在的結構性和社會不平等的關注。許多來自少數民族的人在衛生和社會保健、公共交通和其他部門中擔任重要工作,因為這些勞力的工作白人視為畏途,這使少數族裔處於第一線,並有較大可能接觸到新冠。此外,來自少數民族的少數群體被隔離在人滿為患的城市住房中心和工作場所,其條件可能使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遠和自我隔離變得困難,導致傳播新冠的風險增加。在擁擠的地方曝露的少數民族和重病病人之中,可能會受到多種來源的感染,並感染了較大劑量的病原性病毒,這可能與衛生和社會護理工作者有關。

少數族裔較少購買醫療保險

醫療保健差異也可能在少數族裔中導致新冠負擔沉重,例如在美國,黑人或非裔少數族裔和西班牙裔人群購買醫療保險的可能性較小,因此減少了衛生保健的獲取和使用。在少數民族中,相關的公共衛生消息傳遞,早期診斷和新冠的治療效果可能較差,從而導致稍後出現。文化的重要作用也是重要因素,包括禮拜場所,多代家庭群居以及社會交往中的變化,也可能會增加新冠的風險。這些複雜的健康問題、社會決定因素可能解釋了感染風險增加,但未必會導致更糟的結果,所有這些因素都需要更深入的研究,才能得出有效的結論。

少數民族中慢性病相對普遍不力於新冠結果

慢性病,尤其是糖尿病,在歐洲和美國的非洲和南亞少數民族中相對普遍。中風在英國和美國的非裔人群中更為常見。與白人人群相比,南亞人群患冠心病的風險有所增加。其他合併症,包括COPD,哮喘和結核病等感染也可能導致新冠的相對不良結局。此外,少數族裔的異質性,無論是非洲、加勒比海、南亞(英國的印度,巴基斯坦或孟加拉國)、中國人還是其他種族,都有不同的風險因素特徵,這對於新冠可能產生很重要不良結果。在美國和英國,少數族裔的慢性病患病率高,反映出社會和經濟方面的不利因素,以及飲食,抽煙,飲酒和接觸社會心理壓力等因素。不利的環境對移民的影響,特別是尋求庇護的失敗者和非法移民,可能因偏見和社會緊張局勢加劇而對定居的少數民族人口造成不利影響。

台灣人也是次等族裔,只是還有利用價值的次等族裔

這些族裔差異也適用於一般新冠治療嗎?處方和服藥可能會有族裔的差異。廣泛使用的處方藥可能與新冠有關,並且潛在的有益,至於不利和中性作用需要可靠的研究。例如,在英國和美國,膚色較深的族裔中血清25-羥基維生素D的濃度很低。隨機試驗的薈萃分析表明維生素D對急性呼吸道感染具有保護作用,正在研究用於治療和預防新冠感染的各種藥理措施。在等待這些研究的結果之前,我們建議遵循關於當前藥物,微量營養素(包括維生素D)的快速發展的臨床和公共衛生指南,和相關的健康行為。

新冠魔鬼不但不看貧富,也不看族裔。新冠疫情提醒世人要善待少數族裔,這是好事,但是,我們看到像川普及其支持者,包括台灣政府,也跟著搖旗吶喊,這不是莫名其妙嗎?對川普來說,台灣人也是次等族裔,只是還有利用價值的次等族裔,這難道還要等到他親口說出嗎?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