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席海明:封殺蒙古語教學是嚴重侵犯人權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席海明:封殺蒙古語教學是嚴重侵犯人權

 2020-10-14 12:40
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主席、自由印太聯盟副主席席海明(照片上的蒙語:保護母語)。圖/作者提供
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主席、自由印太聯盟副主席席海明(照片上的蒙語:保護母語)。圖/作者提供

從蒙古語教學問題,引發這一波內蒙古民情抗爭運動,是中共政權長期的執政弊病與錯誤。民族區域制度,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能否保障各民族一律平等與實現各民族的共同繁榮發展,恰好可以檢驗與衡量國家的民族政策與制度問題。

為此問題,筆者與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南蒙古大呼拉爾(議會)主席、自由印太聯盟副主席席海明,有了一次約談。席海明認為,最近在內蒙古地區因蒙古語教學問題,引發中小學生與學生家長、教師的抵制與反對,一度激起社會各界的聲援與抗爭,究其本質,是中共專制獨裁政府的特性所致,是中共長期歧視性民族政策的惡果。以下是我們談到的幾個問題,與讀者分享……

蒙古語教學問題是否有結果

網絡上有視頻傳播:內蒙古大學副校長齊木德道爾吉教授十分委婉低調地指出:內蒙古幾十年的民族教育其實很成功,如今對現有民族語言教育做不適當的修改,是對成功模式的否定,不利於民族的團結,更不利於社會的穩定發展……。但目前這段溫良恭讓的視頻竟然已被屏蔽,忠言逆耳,眼下蒙古語教學問題的走向如何?中共當局的政策有否稍微退讓並做調整呢?可惜答案是否定的。

席海明說:中共的事,說起來一言難盡,中共採取封閉與阻斷措施,從幾個方面限制與落實:

1、中共對學生、家長與老師的抵制與抗拒言行,及社會上與網絡群體中談論的蒙語教育問題,定性是「反政府、分裂國家」行為。

2、中共通過數字化監控監管,杜絕與切斷內蒙與海外的一切聯繫,中共指海外的媒體與社會聲援與支持,是「海外敵對勢力」推波助瀾。

3、關閉與刪除一些微信群組與視頻等,比如上述內蒙古大學副校長齊木德道爾吉教授的視頻講話被刪除,前一陣議論與傳播關於蒙古語教學問題的微信群組,一一被網警封閉。

席海明指出:目前與內蒙古的連線全部被切斷,前一陣國內傳言,內蒙古各盟各城市,因蒙古語教育新規定而引發反對抗議運動,政府抓捕了約有五千餘人,也有傳說八至九千人左右。

席海明憤懣道:中共的統治愈來愈專橫野蠻了,幾乎超過了毛時代的紅色恐怖,可說是登峰造極了。

蒙古民族的悲情與痛苦

席海明說:作為蒙古族後裔,面對內蒙古地區被中共政策性蠶食,我們在自己土地上演變成了少數民族,這已經夠悲催與傷心了,眼下中共政府還嫌漢化的腳步太遲緩,居然直接從我們民族的文化與語言開刀與閹割,是可忍孰不可忍!

席海明掰著手指道:蒙古人講蒙語,天經地義,但是外界可能不清楚,不了解,我們內蒙古人講蒙語有「三難」。

一難:內蒙古大環境被異化了。蒙古廣袤草原是我們祖先留下的家園,而我們蒙古人卻成了這片土地上的少數民族,內蒙古人口計2470.6萬餘(2010年統計數據),其中漢人是1965萬餘,占79.54%,蒙古族人是422萬餘,僅占了17.11%。社會生活的大環境,發生了質的變化,在我們土地上還留存多少蒙古族傳統的民風民俗民情呢?

二難:不同的生活方式和風俗習慣,是文化與語言發展的大環境。內蒙古地區的地級大城市有九個,比如: 呼和浩特、包頭、烏海、赤峰、通遼、鄂爾多斯、呼倫貝爾、巴彥淖爾、烏蘭察布,這些城市的人口均在200〜400萬之間,大城市的文化與語言環境,幾乎被破壞,猶如斷壁殘垣,失去了基礎土壤,很多城市的蒙古族孩子大都不會說蒙古語了。反而在草原與農村,還能保留住蒙古族的民風民俗,及傳統文化與語言。

三難:中共原來政策性規定的「雙語教育」,只是保留了一小塊蒙古文化與語言自由翺翔的空間,對我們蒙古人來說,已是彌足珍貴了。但還是遭遇中共的權力限制與政策消滅,比如:在內蒙古地區,同樣是申辦孩童的幼稚園,蒙古人遞交申請,不予批准,而漢人的申請,就批准。目前僅有的「雙語教育」還被政策性壓縮,這還讓不讓蒙古民族生存了?


尊者達賴喇嘛(左2)與席海明(前右2)。圖/田牧提供

警告中共的民族惡政策懸崖勒馬

面對中共的野蠻霸淩政策,席海明憤慨道:令我義憤填膺,不僅是我,我的蒙古族同仁與朋友們,都想為家鄉的父老鄉親做些什麽,但這也難,我們一旦出手,結果反而害人。中共猶如土匪黑幫綁架一般,動輒拿我們國內的親屬家人撒氣報復。

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席海明就是轟動全國的內蒙古學生運動領袖,為此一生名列中共安全機構管控的黑名單之首,北京「八九民運」時期,他成為中共眼裡「長鬍子的幕後黑手」,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他一路輾轉抵達德國。

席海明說道:中共政府真是口蜜腹劍,表面上一口一個民族自治政策,什麽民族團結政策,可在現實生活中,還是繼承歷史上漢人的「何日平胡虜」,及孫中山的「驅逐胡虜」政策。蒙古人曾經統治過這個世界,是英雄與高尚的民族,半個多世紀以來,在中共的體制內,我們保持與維護著民族的尊嚴與禮儀,但並不等於蒙古族可任人欺負與淩辱。

近期來,中共欺淩香港的《國安法》,及在新疆維吾爾地區搞的「集中營」人權案例等,令我們蒙古族人民也看清了中共政府真實面目。希望中共政權懸崖勒馬,避免重演香港、西藏、維吾爾、台灣等一幕幕人間悲劇。

席海明說道:我們的孩子學習蒙古語,是天大的好事,應該受到國家、社會的支持與鼓勵。每年的9月26日是「歐洲語言日」,這一天用來「慶祝歐洲語言的多樣性」,提醒公眾注意語言的重要性和多樣化,以擴大學語言的範圍、推廣多語制和文化傳播,這樣能促進歐洲語言和文化的豐富多彩。

1993年,聯合國通過了一個決議:《民族、宗教和語言上屬於少數群體的權利宣言》,第一條包括:1、各國應在各自領土內保護少數群體的存在及其民族或族裔、文化、宗教和語言上的特徵並應鼓勵促進該特徵的條件。2、各國應採取適當的立法和其他措施以實現這些目的。

席海明呼籲:我敦促中國政府按部就班,回歸到憲法與法制上來,中國《憲法》規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語言文字的自由。」讓我們的孩子們平靜地回到教室學習蒙古語,若中共政府強行阻斷孩子學習蒙文的機會,是在他們幼小的心靈中播種仇恨,孩子們有自己的記憶與覺悟。若中共執迷不悟,無疑在造就新一代中共政權的反抗者。

最後席海明問候家鄉人:向這次風波中,我們的孩子、家長與老師,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誠摯的問候!希望我的家鄉蒙古草原,重回「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天然景致中......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名譽主席熱比婭(中)與席海明(右)。圖/作者提供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