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民進黨是如何日漸遠離支持者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民進黨是如何日漸遠離支持者

 2019-01-06 12:15
 隨著民進黨逐漸崛起,財團漸漸將政治獻金分成一大、一小,一大當然是繼續孝敬國民黨,一小是給民進黨公職人員,算是點光明燈,民進黨公職人員漸漸發現,自己和國民黨竟是如此相像,他們可以用錢搞定競選時所需要的一切,唯獨找不回的是支持者的赤誠支持。圖/民報資料照
隨著民進黨逐漸崛起,財團漸漸將政治獻金分成一大、一小,一大當然是繼續孝敬國民黨,一小是給民進黨公職人員,算是點光明燈,民進黨公職人員漸漸發現,自己和國民黨竟是如此相像,他們可以用錢搞定競選時所需要的一切,唯獨找不回的是支持者的赤誠支持。圖/民報資料照

黨外祖師爺──郭雨新先生,擔任省議員期間,人住在台北,省議會又在霧峰。在當時北宜交通極度不便之下,郭雨新還是想盡辦法用他溫暖的心,感動整個蘭陽平原。

郭雨新平時對於宜蘭的經營,分為三種方式:

(一)回宜蘭為選民服務

(二)在台北為選民服務

(三)在省議會為選民服務

郭雨新通常每隔一陣子會利用星期六、日或其他假日,回到宜蘭為選民服務。一般的情況是郭雨新在下塌的處所,接受親朋好友及選民的拜訪與請託。若有空,他就請朋友陪他到全縣各地拜訪。關於郭雨新拜訪的情形,郭雨新的朋友做了非常生動的描述:「他走路很快,在田梗竹籬巴之間穿來穿去,宜蘭民風純樸,他到農家拜訪,走後門,走廚房,好像回家一樣,大家爭著要殺雞請客,沒有公雞,就殺母雞來款待。」「他若回來到鄉下,大家都真歡迎,他親切、平民,不管走到哪裡,亭仔腳(騎樓下)坐下來,就跟人家一起吃飯。」除了平時每隔一陣子回來為選民服務及拜訪支持者外,只要宜蘭一有災害或事情,郭雨新即立刻趕回宜蘭,並且盡力為民眾爭取補助。類似的例子非常的多,不勝枚舉。

一張票一世情 黨外祖師爺「好央叫」

郭雨新在台北所做選民服務,和宜蘭一樣,舉凡當時一個省議員能做到的,他都樂意幫忙。不管求助者的身分地位,即使是鄉下打赤腳的,他都非常幫忙。他的支持者認為國民黨之所以無法打倒他,就是因為他的「好央叫」,沒看你是什麼人。除了「好央叫」外,郭雨新對於求助者更是款待他們吃飯和回宜蘭的車票。對於這些人的求助,郭雨新都即時幫他們做,無論能否做好,他都會給他們回答。就這樣透過在台北受郭雨新幫助的同鄉回宜蘭傳播,郭雨新在宜蘭的聲譽也由此建立。雖然受幫助的民眾只是宜蘭數十萬民眾的極小部分,然而郭雨新熱誠服務的感動,卻透過他們的嘴巴和感受,傳播到每一個宜蘭人的心靈中。

郭雨新曾將省議會的問政紀錄,編撰成《議壇二十年》、《議壇縱橫集》兩部巨著。在這兩本巨著中,我們看到郭雨新以行動展現出對這塊土地與人民滿滿的關心與熱愛。必須要強調的是,郭雨新是在身家性命財產時時受威脅下,非常小心地堅持為民請命。有一次他的家庭醫師田朝明去幫他看病,田醫師在他家牆角看到一個包袱仔,田醫師問他:「那是什麼?」他說:「那裡面放一些內衣、內褲和隨身攜帶的東西。」郭雨新隨時有被國民黨抓走的準備。郭雨新的支持者也說:「郭雨新先生在臨時省議會就背包袱仔,準備要讓他們關!」因此,郭雨新所做的問政,不是想說就說,而是必須肩負著白色恐怖時代巨大的政治迫害壓力。

郭雨新平時對於宜蘭的經營,為他在宜蘭社會累積了眾多支持他的人、支持他的心。當郭雨新競舉時,就將其轉化成龐大的社會力動員,以維持他在政治舞台於不墜。

郭雨新選舉他自己所花經費並不是很多,尤其在吃的方面,由於選民感於他的恩惠,都主動送東西來。民主前輩回憶說:「大家這些較有正義感的人,說這個人沒讓他做(省議員)怎麼可以,都是這個理念。所以他每次選舉,菜農拿菜,農民是拿米,(樵夫)去山上讓山林警察抓到,(同樣)找郭雨新幫過忙的人,也說:『現在郭雨新我們也擔兩擔柴來跟他助選。』每次選舉時都有刺瓜仔,這我印象最深,農民就用拖的或者擔的,整簍來助選。大家受到他的恩惠,都拿東西去,眾人供給他,所以他的選舉可以說都不曾花到錢。」「宜蘭市這裡三千、五千、兩千那真多,我們這些人是大家米粉幾箱、米幾百斤,那時都要煮給這些運動員、工作人員吃,市場的攤販是拿豬肉、雞、菜來助選,他是用這樣讓人扶起來的。」

選舉結束之後,郭雨新對於來自各方助選剩餘的東西,採取的處分方法是由大家共同使用掉,譬如辦個慶功宴;或者將之捐獻給慈善機構。由此也可以看出郭雨新廉潔的性格以及受擁護的原因。

以上是1980年代以前,從黨外時代到民進黨建黨初期,支持者耳熟能詳的。但1980年代以後的民進黨漸漸不一樣了!

有錢好辦事 財團點「光明燈」孝敬

過去國民黨一黨專政時代,多數財團習於押寶國民黨公職人員。隨著民進黨逐漸崛起,這些財團漸漸將政治獻金分成一大、一小。一大當然是繼續孝敬國民黨公職人員,以求有拜有保庇;一小則是給民進黨公職人員,算是點光明燈,財團當然怕突發性的政治翻盤,所以要預點光明燈以免無路可走。

這些民進黨公職人員收到點光明燈的孝敬費後,雖然知道這和國民黨公職人員收到的孝敬費差別懸殊。但回頭想想,支持者在競選期間贊助的三千、五千、兩千甚至米粉幾箱、米幾百斤,這實在太寒酸了!於是他們漸漸脫離他們習慣的支持者,天真的心想「有錢好辦事」,只要有財團陸續供應的孝敬費,選舉時就不用欠支持者人情了!凡事用錢搞定多方便。選舉時,要吃的,用錢買;要用的,用錢買;甚至於要拼人場,用錢動員多方便呀!凡事按件計酬,銀貨兩訖,你看比起「一張票、一世情」單純多了。

既然選舉時,不需要仰賴支持者的臉色。選上之後,就更不用講了!難怪有民主前輩感慨說:「咱不管是平時或是選舉時是自挑腰包、自己花白功在支持他,哪知道不如人家在選舉前壓一把大把的!選上後,我們的話人家連聽都懶得聽,不如那種在選前壓一把大的有份量!」

就這樣,十年、二十年過去了。民進黨公職人員漸漸發現,自己和國民黨公職人員竟是如此相像。他們可以用錢搞定競選時所需要的一切,唯獨找不回的是支持者的赤誠支持。於是以下這樣的場景漸漸成為絕響:

在一輛前導的宣傳車之後,緩緩地走著一位慈藹的老者,從他略為佝僂的背影,依稀可以捕捉當年偉岸的丰姿,這正是我們所熟悉的郭雨新先生,當年省議會五虎將之一,這一次增額立委選舉光榮的落選,他不停地向兩旁熱情的民眾頷首、抱拳、揮手,以他所能想到的各種方式表示他的誠懇謝意。

再看看四周的人群,他們對郭先生所表現的尊敬、愛戴、同情、慰問、支持之情,真是到了真情流露,人同此心的地步。在郭先生背後,是一大堆簇擁而立,跟著郭先生前進,形成示威式行列的群眾。由於人越聚越多,最前面的幾乎把郭先生整個包圍住了。於是有幾個熱心的群眾來維持秩序,他們大聲呼籲著,要大家手牽手,臂穿臂,形成一個整齊的排面,並和郭先生保持五步的距離。在行列進行中,群眾不斷高喊,一部分人喊「郭雨新」,另一部分喊「當選」,整齊有力,聲勢浩大,兩旁佇立的民眾為之動容。而且,從頭到尾,口號之聲始終不絕,每個人都盡量使出他最大的嗓門,似乎不喊到聲嘶力竭,絕不甘休!他們這種狂熱和激昂的情緒,好像是到了催眠的狀態……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