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獨派冤枉了老馬哥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獨派冤枉了老馬哥嗎?

 2021-03-02 13:40
前總統馬英九出席台北二二八紀念館舉辦的228事件74周年紀念會。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前總統馬英九出席台北二二八紀念館舉辦的228事件74周年紀念會。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今年的228紀念會,主辦的台北市長柯文哲邀請老馬哥到場演說,協辦的獨派團體以及台灣國家聯盟憤而退出行列,並且宣稱,「邀請馬英九到場,是對228罹難者和家屬的污辱」。

獨派不需要替人搭舞台

台灣國家聯盟這句話,說得很重,後來記者追問,聯盟說,「2010年,當年老馬哥黨政大選在握,既是總統,又是國民黨主席,台灣國家聯盟希望他在會上以黨國大員身分為228事件,向罹難家屬道歉,但是,老馬哥拒絕了」,一直到現在,台灣的228事件還是一場沒有加害者的屠殺,威權的獨裁者持續坐在神聖的廟堂讓人敬拜,黨國之子老馬哥的胸襟,與德國總理伯蘭特無法比擬。

1970年,布蘭特訪問華沙,第一站到當年納粹進行種族隔離行動的猶太人受難紀念碑,布蘭特手持鮮花,來到紀念碑之前,突然下跪了,這個舉動令圍觀群眾大感意外,後來記者追問布蘭特,「是否早已經預備這樣的動作」,布蘭特說,「不,我來到紀念碑前,突然覺得只是一束鮮花和幾句道歉,對於造成百萬猶太人死亡的種族隔離行動,是不夠的,所以很自然就跪下了」,這個「華沙之跪」,替布蘭特迎來讚譽,1971年,布蘭特因此拿到諾貝爾和平獎。

如今,228事件的歷史檔案陸續鋪在陽光之下,當年,陳儀向蔣介石求救,蔣介石下令派兵進入基隆,從北到南一路屠殺,接下來的清鄉行動,屠殺更加殘酷,多少人死於屠殺,數字仍然不詳,元凶是誰已經無須辯論,但是,國民黨至今不願意承認蔣介石就是228元凶,現在,這樣的老馬哥企圖利用228紀念會場域,為國民黨洗白,台灣國家聯盟沒有必要提供這種機會。

平反還是打壓?

老馬哥說,「我為228平反工作努力30年」,好吧,就讓我們檢視這句話吧。

1987年,陳永興、李勝雄、鄭南榕等人冒著戒嚴時期殺頭的危險,主辦第一次228平反運動,群眾走上街頭,老馬哥是小蔣栽培的政治明星,這時候,他站在228平反運動的對立面,再看看老馬哥執政八年,對228是如何平反努力的,以下是台灣基進黨整理的資料:

2008年,洪秀柱等老K立委聯手,凍結228紀念館與基金會預算。

2009年,老馬哥的行政院修改228條款,去除「國家」兩個字,將紀念館降格。

2009年,洪秀柱等老K立委刪除228紀念館預算3000萬,以及和平基金會3億預算。

2010年,郝龍斌市長把228和平公園改名為228防災公園。

2011年,馬政府舉辦228展覽,美化蔣介石為秩序恢復者,形容228鎮壓為公權力行使,建立新秩序。

2015年,馬政府教育部長吳思華企圖結合紅統派張亞中,從高中課綱中,刪除228及白色恐怖,引起高中學生抗議。

2018年,就算綠營執政,促轉委員會的楊翠,在立法院依然被藍營立委翻桌羞辱,楊翠說,她接到死亡恐嚇說,「只要敢去動中正廟,就會被殺死」。

馬政府時代,對228事件是平反還是打壓,看看老K 黨立委的作法,就已經了然於心了,老馬哥真的為平反228努力30年嗎?說真的,在戒嚴時代,我們至少加入平反運動遊行了,老馬哥卻連遊行都沒到。

聽說自己父祖輩也是228受難者的柯文哲,在這場台灣人災難中選擇遺忘,這讓我想到捷克作家米蘭昆德拉在《笑忘書》一句話,「人類對抗權力者的艱苦奮鬥,就是記憶和遺忘之間的掙扎」,對於受難者來說,記憶很痛苦,遺忘很快樂,但是,為何有人選擇記憶,因為,失去記憶,人類又會重新犯下這種罪行。

台灣國家聯盟選擇記憶,因為無須和選擇遺忘的人站在一起,偏偏有位自稱獨派大老的施姓教授,跳出來亂罵,「獨派到底要甚麼?」,我倒是想問問這位所謂獨派大老,「請問,你吃飽了嗎?」


1970年12月7日西德總理布蘭特(Willy Brandt) 在波蘭華沙的猶太人殉難紀念碑前下跪。這個「華沙之跪」,替布蘭特迎來讚譽,1971年,布蘭特因此拿到諾貝爾和平獎。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