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影音】「反共義士」唐元雋追憶往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影音】「反共義士」唐元雋追憶往事

—「六四事件」30周年訪問錄之二

 2019-01-21 11:12

按照蔣老先生時代的說法,他是個「反共義士」。唐元雋於2002年10月14日偷偷上了廈門的一條漁船,他只知是駛往台灣,並不知目的地是哪裡。半路上,他跳入海中,游向岸邊,上得岸來被持槍軍人包圍,才知道腳下踩到了金門的大膽島。可惜唐元雋的「投誠」晚了十年,台灣於1991年終止了「動員戡亂條例」以後,「反共義士」成為歷史名詞。面對一個既不是駕機,又不是駕船前來,而是從海中泅水過來投奔自由的勇者,台灣當局手足失措,因為沒有明確的法律條文規定如何處理。幾經周旋商議,他的身分被確定,是一位中國的民運人士,曾因「六四」被判重刑,而今又因參加「反黨」活動被國安盯上,走投無路。數週之後,他獲准赴美,得到美國的政治庇護身分。

16年之後, 2018年12月在華盛頓的一個會議上筆者認識了唐元雋。坐在我面前的這位斯文儒雅,貌似學者的人,就是當年那個玩命的投奔者。八九民運時,唐元雋是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的工人,在那全國各地抗議活動風起雲湧的時刻,他順勢參與組織過幾次鬆散的聲援學生的遊行活動,為此竟然意外地被判重刑20年。在獄中服刑了8年之後,總算獲得釋放出獄。唐元雋嚮往民主自由早始於80年代,出獄後依然關心國運前途,毅然參加了民間民主人士冒著生命危險組建的「中國民主黨」,該黨的宗旨是「終結一黨專政,建立民主政體」。如此這般地甘冒大不韙,唐元雋的生活又一次「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在面對再度入獄和逃亡兩條路面前,他選擇了後者。

如今已屬銀髮族的唐元雋雖在紐約安身立命,對故國的思念依然不減,對民主的追求亦未怠倦,只是言行都更為沈潛和成熟了。「驀然回首已白頭」,聆聽他以平和的語調重述當年在大時代的凶險經歷,令人深思嘆息。


唐元隽与獄友政治犯田小明合影。圖/唐元雋提供


唐元雋初入獄時手繪管教中的獄友。圖/唐元雋提供

歐華論壇 | 唐元雋 廖天琪:「反共義士」唐元雋追憶往事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