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時代力量請放棄支持柯文哲——兼談我的投票原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時代力量請放棄支持柯文哲——兼談我的投票原則

2018-09-26 11:46
台北市長選戰中,時代力量與柯文哲站在一起,並對柯文哲選舉的實質行為支持,不是用一句「不認同兩岸一家親」可以撇清的。圖/張家銘(資料照)
台北市長選戰中,時代力量與柯文哲站在一起,並對柯文哲選舉的實質行為支持,不是用一句「不認同兩岸一家親」可以撇清的。圖/張家銘(資料照)

我是台北市民,今年要在台北市選舉市長和市議員。

台北市長主要候選人有三個。姚文智是綠營,雖然本土派的成份有待觀察;丁守中是由害台、賣台、反對轉型正義的國民黨提名;柯文哲是黑箱、騎牆派或甚至是潛在的紅色共黨派。所以,屏除深奧難懂的哲學辯證,就意識型態而言,投給姚文智是最自然的選擇。投給害台、賣台、反對轉型正義的國民黨是跟自己過不去,也跟台灣人過不去。選擇柯文哲就像把手伸進一個黑色的布袋裡;黑布袋雖然很神祕,但是裡面肯定沒有好的東西;裡面可能一坨大便,也可能是毒性強烈的毒蛇。

為何只檢驗意識型態?

讀者可能會問我下列的三個問題:
你怎麼不比較他們的政策?
你怎麼只檢驗意識形態?
你憑什麼這樣論斷柯文哲?

我的回答是:

一、政策誰都會說。政客的政策白皮書,不管是請誰寫的,都不用負責任。反而是一個人的意識形態、領導統御能力、管理訓練與口碑對政策的方向與施政成果的預測最為可靠。要把台北市建設成台灣的首都,還是建設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線或二線城市,所需的政策完全不同,而是完全取決於市長的意識形態。台北市可以是捍衛台灣民主的堡壘,也可以是引領解放軍入侵的山海關。

二、意識形態決定首長政策方向。選民透過選舉一層一層往上的培養政治人物。每次選舉,不管層級多低,都是在選舉與培養地方與中央未來領導人。這次台北市不只是在選議員與市長,也是在選擇被培養的地方與中央的未來的領導人。層級越高,意識形態重要性越高。

柯文哲是意識型態的黑數

三、為什麼說柯文哲黑布袋裝的可能只有大便或毒蛇?答案很簡單。柯文哲的黑布袋裡假如有什麼好的東西、好的治理能力,這四年來我們早就該知道了。可是看看他處理大巨蛋案所表現的無能、顢頇、黑箱與背信,你還能相信黑布袋裡有好的東西嗎?柯文哲無料也就罷了,他口口聲聲崇拜毛澤東,千里迢迢去朝拜中共「革命聖地」延安,還進一步使用習近平欽定的統戰台灣的口號「兩岸(共產黨和台灣人)一家親」。假如他要附和中共在台灣搞革命,也就罷了。問題是他要繼續擔任台灣的山海關台北市的市長。要選個台北市長,真的需要對中國共產黨如此交心、言聽計從嗎?難道柯文哲真的有什麼黑資料在中共手裡?

台灣人和國民黨的關係是中華民國殖民體制遺留下來的內部矛盾。台灣人和中國共產黨的關係是保家衛國和獨裁侵略者的外部矛盾。在這個外部矛盾的基礎下,中共又透過支持國民黨和中共在台同路人或走狗來加深或延續殖民體制對台灣人的剝削與傷害。所以,中共是台灣民主進步與民族自由的攔路虎,是比國民黨可惡的敵人。在台灣存亡的關鍵時刻,一個和中共關係曖昧,甚至聽命於中國共產黨的柯文哲當然比丁守中更為可怕。

所以,站在台灣自由平等與台灣安全的觀點,市長姚文智是首選,柯文哲則是對台灣最壞、最危險的選擇。(筆者對柯文哲的評論請見民報2017.4.7. 「寧輸國民黨,不投柯文哲」等文)。

時代力量是柯文哲當選與否的關鍵力量

遺憾的是,接收太陽花運動能量的時代力量,卻要跟反太陽花的中國的統戰追隨者柯文哲站在一起,要當柯文哲的小雞,實在令人傻眼。所謂母雞帶小雞,就是母雞幫小雞,小雞幫母雞,其實質作用就是幫柯文哲拉票以換取柯文哲的支持。這種對柯文哲選舉的實質行為支持,不是用一句「不認同兩岸一家親」可以撇清的。支持柯文哲,讓他繼續當市長,對台灣安全的嚴重性,遠大於是否胡塗的認同「兩岸一家親」。尤有甚者,由於接收太陽花運動的力量,時代力量在年輕人當中有一定的號召力與影響力。時代力量本來可以是破解柯文哲騙術的主要力量,不料卻成為幫凶。在一加一減之間,時代力量可能變成支持柯文哲當選的關鍵力量!

台北市的時代力量做這種政治選擇,是把台灣推向更危險的境地;台北時代力量不是政治白癡,就是政治騙子。所以,台北市議員我就當然就不能選「資敵」的時代力量了。

市議員我為何不選民進黨

台灣人納稅提供市議員各種政治與經濟的資源。此外,市議員也可能有一天變成資源更多、決定國家法制與政策的立法委員。所以,選舉市議員有雙重意義:第一,是在選舉可以運用國家資源的受託人;第二,是在選舉立法委員的預備軍。

基於這個了解,這次是議員選舉我除了不投給支持柯文哲的時代力量,我也不投給民進黨的市議員候選人。

由於蔡英文控制了民進黨立委的立法與投票行為,使得民進黨立委(遺憾的,包括姚文智在內)變成沒有靈魂的投票部隊;在完全執政下,民進黨立委照樣封殺台灣人完整的公投與公民權利。從選舉時的慷慨激昂到選後像死人般的行屍走肉,民進黨的立委選前、選後判若兩人。

在主席獨裁體制不變,主席也不變的一言堂的狀況下,我真的不曉得投票給民進黨市議員候選人,把政治經濟資源給他們,甚至有一天讓他/她們有機會當立委,對台灣民主的進步與民權的伸張有什麼意義!

何況,今天的民進黨已經不是剛創黨時代的有理想、敢衝刺的民進黨。今天能在初選冒出頭的民進黨的年輕候選人不是政二代,就是某人的助理,或與民進黨黨政要角有所淵源。比起綠色小黨推出的候選人,民進黨候選人當然是「既得利益」、保守、聽話。他們一定比較為年長的民進黨的立委們更乖、更聽話。要這些民進黨「新秀」堅定站在台灣的立場、敢對黨中央提出異議更是緣木求魚了。

我的兩個必要原則

為台灣的前途計,我今年台北市議員投票要兼顧兩個原則。第一,他必須能拆穿、批評、公開反對柯文哲;第二,他必須出自支持台灣獨立的綠色小黨或獨立候選人。這些反柯的綠色小黨候選人,比起民進黨的和支持柯文哲的候選人,能夠堅持台灣立場的可能性大得太多太多了。

在我的松山信義選區,最合乎以上兩大原則的候選人是社民黨、早就和柯文哲對幹的游藝。在你的選區呢?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