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畫出土地的心跳與抗爭的史詩 陳來興畫展23日彰化展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畫出土地的心跳與抗爭的史詩 陳來興畫展23日彰化展出

 2016-11-21 15:49
陳來興中風前是畫家兼作家兼社會運動者;中風後因傷及腦部語言及寫作區,作畫時較細膩部分稍受影響,畫風大變,用色明顯較前明亮。他說因為感覺台灣有希望,所以比較快樂。他這次在彰化縣立美術館的展出,是唯一一次四處借畫展出早期街頭運動作品的難得展出,並有兩場講座。圖為陳來興畫鄭南榕。圖/陳婉真 攝
陳來興中風前是畫家兼作家兼社會運動者;中風後因傷及腦部語言及寫作區,作畫時較細膩部分稍受影響,畫風大變,用色明顯較前明亮。他說因為感覺台灣有希望,所以比較快樂。他這次在彰化縣立美術館的展出,是唯一一次四處借畫展出早期街頭運動作品的難得展出,並有兩場講座。圖為陳來興畫鄭南榕。圖/陳婉真 攝

知名畫家陳來興要在故鄉開畫展了。這是文化局首次為他舉辦,也是第一次,而且不會再有第二次,展出台灣近三十多年來重大社會運動的畫作。

祖籍鹿港的陳來興,是美麗島事件以來,唯一一位敢於畫出人民的抗爭、社會的創傷的畫家,美麗島軍法大審、520農民運動、鄭南榕自焚……,他含著眼淚,畫出一幅幅色彩黯沈、憤怒之情躍然紙上的畫作,為了這次的畫展,主辦單位花了很多時間,向慈林基金會、鄭南榕基金會、紫藤廬、金石藝廊等單位借畫,因為陳來興自己身邊已經沒有那些早期的作品了。

發生於1988年的「520農民運動」,陳來興走在群眾中間,「走到一半我就離開了,因為這麼精彩的街頭對峙現場,我一定要把它畫出來。」陳來興跑到蔡有全家開始埋頭畫畫,邊畫邊哭,邊哭邊畫,他總共畫了150幅送給新潮流(以邱義仁、林濁水等人為首的民進黨派系),林濁水對他畫作的評語是:「來興太善良了,畫不出鎮暴警察的凶狠。」

陳來興的父親早年在后里教書,他在小學4年級才搬回彰化就讀中山國小、彰商、國立藝專美工科,因為當時有個很奇怪的規定,商校畢業生不能考師大美術系,只能讀美工科。畢業後任教秀水國中。

他在彰商的美術老師黃文德看他很有天份,常鼓勵他,也會買畫具送他並指導他畫畫,反倒是到了藝專,有些老師亂改他的圖,「台灣的美術教育整個是失敗的。藝術是自由的,藝術的真髓是要投入感情,畫出現實的生活,畫出當時的心情,畫出能讓自己感動的作品,而不是靠欺騙、靠遮掩,不敢面對真相。但是在那個時代,國民黨的統治方式卻是只要稍微和他們看法不同,它就設法把你消滅,很多人為了自保,覺得投靠它比較方便,所以台灣哪有什麼美術界?多數是靠炒作,畫些風花雪月等和土地與人民無關的東西……。」


陳來興以他的油美麗島大審作名片背面。圖/陳婉真 攝

陳來興在2000年曾因腦溢血昏迷多日,導致語言及文字撰寫能力受損,還能對台灣美術界作出如此精闢的評論,可以想見腦溢血前的陳來興不只畫作動人,文筆之犀利更不在話下。

秀水國中任教8年是他人生很痛苦的一段回憶,一位在大專就讀時就曾因頭髮太長,被警察抓去剃光頭;一位滿腔熱血的藝術家,勉強留在充滿虛偽、誤人子弟的國中教書教到退休,他覺得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只因為不想讓母親擔心,勉強教了8年書,所幸任教國小的太太林秀免能充分了解,「我們的生活簡單,只要過得去就好。」在太太的同意下,他辭去教職,到台北當流浪漢。

他真的四處打零工,只要有工作就做,曾經賣過女人用品,也曾被派去清洗大樓外牆玻璃,第一天上工在30多層樓高時,他俯看台北,發現和平日在地面上看到的都市很不一樣,正感興奮,突然閃到腰,立刻被送到一位專治跌打損傷的師傅處,師傅要他忍住痛,喬一下就好了,果然師傅一動手,讓他痛不欲生,卻立刻就好了。

林秀免說,來興是「天公仔囝」,一生中遭遇過好幾次車禍,又是閃到腰,又是腦溢血,竟能平安活到現在。


陳來興畫妻子林秀勉。圖/陳婉真 攝

或許應該說是上天對他熱心與善良的回報。早年民進黨公職人員參選者,多數要靠辛苦募款,陳來興不但捐贈畫作提供義賣,還親自到義賣現場義務幫忙,從南到北的選舉義賣會場,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

他倒是特別感謝紫藤廬的周渝。周渝早在1970年代就曾幫黨外人士助選,雖然父親是關務署署長,周渝不但親身參與,也利用父親的關係,保護了很多落魄無依被國民黨追殺的黨外人士,陳來興、林濁水等人都曾被他保護過,因此,這次的畫展,特別選在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當天,有一場林濁水和周渝都會到場主講的講座,算是新局長就任4個多月來,最受到藝文界鼓掌認同的一項活動。

陳來興是天才型的畫家,他雖然花很多時間在走街頭,例如在90年代初教師聯盟成立後,他經常載著創會會長林雙不四處演講;林義雄的「人民作主基金會」經常舉辦的環島苦行,前不久的反台化抗爭,他都全程參與,他的畫作豐富,題材廣泛,特別是他中風之後,畫風大變,用色比中風前鮮艷,臉上笑容也明顯較前多。「因為國民黨下台了,感覺台灣比較有希望,所以比較快樂。」陳來興笑著說。


陳來興畫林雙不。圖/陳婉真 攝


陳來興中風後畫的憲兵色彩明顯有別中風前的黯沉。圖/陳婉真 攝

陳來興的畫在市場上價位越來越高,但他還是一付藝術家不修邊幅的裝扮,整日檳榔不離口,若干存心不良的畫商,很容易從他身上騙取畫作,轉手獲取高額利潤。陳來興本人則依舊一付笑口常開,與世無爭的藝術家性格,兩夫妻的生活依舊簡樸,他最近還為林義雄的慈林新館提供巨幅畫作,因為林義雄為台灣民主的犧牲讓他永遠感佩,他也是慈林及人民作主的終身志工。


陳來興和靜宜大學阮文池教授參加反台化遊行。圖/陳婉真 攝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