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請國民黨出示安藤總督的降書!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請國民黨出示安藤總督的降書!

 2016-10-23 19:53
1945年9月9日岡村次郎在南京向何應欽將軍呈遞的《降書》漢文版,如今陳列在國軍歷史文物館。圖/蔡百銓提供
1945年9月9日岡村次郎在南京向何應欽將軍呈遞的《降書》漢文版,如今陳列在國軍歷史文物館。圖/蔡百銓提供

圖為1945年9月9日岡村次郎在南京向何應欽將軍呈遞的《降書》漢文版,如今陳列在國軍歷史文物館。但是我們卻沒看到1945年10月25日安藤利吉向陳儀呈遞的《降書》,為什麼?沈建德認為根本沒有這份降書,因為陳儀的一號令擅自扭曲日本把台澎主權移交,導致安藤拒交降書。

安藤利吉降書,可戳破「中華民國光復台灣」謊言

研究歷史首重原始資料。1930年台灣民眾黨蔣渭水電函國聯,控訴日本總督府在台灣販售鴉片。這是台灣人耳熟能詳的「台灣問題國際化」典範,迥異於國民黨的「台灣問題中國化」。最近蔣渭水的長孫蔣志揚公布他花了很多時間與心血,才從聯合國設在日內瓦的國聯檔案館找出原始文件。參見民報 2016年10月16日蔣志揚該文:台灣鴉片戰爭終極證據出土!國聯電文還原歷史真相

台灣史還有一件重要史料尚未出土。在國軍歷史文物館裡,我們可以看到1945年9月9日何應欽將軍在南京接受岡村寧次呈遞的《降書》,卻未能看到同年10月25日陳儀在台北接受日本末代總督安藤利吉呈遞的降書。國民黨自誇八年抗戰才贏得台灣光復,那麼更應該展示安藤利吉的降書,好讓台灣人民感恩戴德。

最近沈建德談到這個問題。他在其臉書發表〈(534) 陳儀竄改麥帥受降令,安藤利吉不交降書〉指出,1945年12月13日陳儀親批的「台灣地區受降文獻及紀念品清單」列有十個項目,獨缺安藤利吉應該呈遞的降書。這份清單包含安藤利吉簽署的一號命令受領證、備忘錄受領證、受降典禮簽名簿、受降典禮簽名單、照片、日方簽字用筆墨盒印泥、安藤利吉官章、總督府印、《新生報》兩份。

沈建德主張,安藤利吉預知陳儀受降當天出示的一號令第二條,擅自把台澎主權移交給中華民國。安藤自知這超越他的權限,因而不向陳儀呈遞降書。但是筆者認為該條條文其實只談到移交台澎治權而未言及主權,安藤利吉的降書很可能也只談到移交治權,這才是為什麼國民黨不敢展示降書的原因。一旦展示,等於拆穿「中華民國光復台灣」的謊言。或者可請沈建德更清楚說明其邏輯。

蔣政權只是「佔領」台灣,日本並未移交主權
該第二條條文規定日本只移交台澎治權。陳儀在該條文自述:「遵照中國戰區最高統帥兼中華民國國民政府主席蔣及何總司令…,指定本官及本官所指定之部隊及行政人員接受臺灣、澎湖列島地區日本陸海空軍,及其輔助部隊之投降,並接收臺灣、澎湖列島之領土、人民、治權、軍政設施及資產。」

在1952年4月28日《舊金山和約》生效前,蔣軍並未取得台灣主權。蔣介石其實早就知道麥克阿瑟將軍只是委託他接受駐台日軍投降,台灣只是託管地而且中華民國已經滅亡。1949年元月他從重慶致電陳儀就說道:「台灣法律地位與主權,在對日和會未成以前,不過為我國一託管地之性質。」1950年3月他在革命實踐院發表〈復職的目的與使命〉說道:「所以我今天特別提醒大家: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年終,就隨大陸淪陷而已經滅亡了!」而在《舊金山和約》生效後,蔣軍繼續統治台灣只是基於佔領原則,台灣主權掌握在台灣人民手中。中國國民黨在台灣只是個流亡政黨,流亡政黨不得干涉地主國內政,否則應該遭到解散。

如今蔣渭水史料出土,希望國民黨也能公布安吉利藤的降書,這是台灣歷史珍貴史料。否則的話,駐日代表謝長廷或台灣史學者不妨前往日本國家檔案局或相關機構,找出安藤利吉這份降書或其副本,還原真正的歷史。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小標為編者所加,內文粗字為編者所標。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