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轉型正義一場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轉型正義一場空

2018-12-15 11:22
最高行政法院度駁回黨產會認定已被轉讓的458筆不當黨產土地,應給予8.6億的加徵執行命令,並駁回另外一筆中央黨部讓售案,追徵11.3億黨產的執行命令。圖/張家銘
最高行政法院度駁回黨產會認定已被轉讓的458筆不當黨產土地,應給予8.6億的加徵執行命令,並駁回另外一筆中央黨部讓售案,追徵11.3億黨產的執行命令。圖/張家銘

隨著國民黨地方選舉勝利的歡呼聲中,我們看到黨國司法官又回來了。

高等行政法院駁回「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凍結婦聯會385億現金之後,經過抗告仍維持凍結,但是,最高行政法院於12月6日,再度駁回已經被轉讓的458筆不當黨產土地,應給予8.6億的加徵執行命令,並駁回另外一筆中央黨部讓售案,追徵11.3億黨產的執行命令,這兩個巴掌相繼打在政府臉上,不免讓人質疑黨國司法官見風轉舵的能力高超。過去所有行政訴訟,人民打贏政府的行政訴訟官司相當少見,現在則是反其道而行,如今政府面對人民團體官司,政府卻經常敗訴,政府的律師比較笨嗎?還是國民黨律師比較厲害?或者這裡面還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祕密?

引起質疑的另一個原因是,當年民間呼籲司法退出政黨行動之下,行政法院是國民黨黨籍法官最多的地方,從裁定本文來看,我們真的無法理解所謂「造成被告無法回復的損害」到底是甚麼碗糕?法官沒看到婦聯會已經富到流油,沒看到婦聯會擔心資金被追查,強行毀滅證據、遠走海外,這幾百億被凍結,對婦聯會而言九牛一毛,又算是甚麼?國民黨宣稱黨產被抄,已經窮到沒錢發薪水,君不見,國民黨照樣在這次選舉上,花大錢登廣告,設置候選人人型看板,鋪天蓋地,錢從何處來?請問法官,凍結這幾億元,有損害到國民黨的政治行動嗎?

早在2007年扁政府晚期,民間司改會多次呼籲法官退出政黨,司法才能受到人民信賴,當時也的確有不少法官宣布退出政黨,但是黨國時代所遺留的黨化教育氣息並沒有太大改變,法官丟掉黨證,依然是國民黨心態,黨國司法一日沒有除垢,就是目前所看到的局面,轉型正義工作碰到司法,全面潰敗。

2007年,西班牙通過「歷史記憶法」,開啟轉型正義工程,其目標是消彌法朗哥政府,在左派右派內戰時期,用血腥暴力鎮壓異議分子,所留下的民族裂痕,藉此促進國家團結,當時也同樣被長槍黨抵制,等到長槍黨弱化,轉型正義走了11年,才順利移除「烈士谷」的法朗哥將軍銅像,並把此地改為受難者紀念館。

德國從二戰後,國家分裂成兩國,西德政府用了50年時間,歷經去納粹化,去共產黨化,進行兩次轉型正義,戰後還經過國際法庭審判戰犯,包括紐倫堡大審,並針對奧斯維辛集中營加害者的追訴,譴責納粹黨的罪惡,陸續完成轉型正義的宣導工作,使所有德國人民深刻反省。去年還對一位高齡94歲的前集中營警衛判刑,有人說德國的轉型正義並未完成,仍然在路上奔走。

反觀,台灣的轉型正義隨著國民黨勝選,卻正在破滅中,令人對未來前景無法樂觀。

兩年前,民進黨全面執政以來,司法改革和不當黨產歸公,可以促使民主政黨政治,走向公平競爭,又可以消除恐龍法官罵名,這兩項被視為重要轉型正義工作指標,起初還師出有名,如今看來真的相當諷刺,空喊轉型,卻沒有正義,我們可以預料,一年多後如果國民黨再度奪回政權,黨國回朝,所謂黨產歸零、政黨公平競爭也將無疾而終,搞不好連黨產清理委員會這個冷部門,也會被丟到垃圾桶,執政黨白忙了四年,台灣人民即將變成世界級大傻瓜。

過去,我曾經警告,國民黨並沒死透,黨國法官還在他手上,黨國幽靈仍然漂浮在台灣上空,你要查抄他的不義財產肯定不簡單,看看德國的做法,就可以理解原因出在哪裡?

德國處理不當黨產 執行單位等同司法機關

1989年,柏林圍牆崩解前半年,東德政府為了掩飾四十年獨裁專政,勸服街頭上抗議的洶湧民主運動浪潮,被迫舉行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國會選舉。選舉結果,從東德共產黨變身為民社黨的執政黨,(此黨如今改名為德國統一社會黨),只獲得20%選票,其他80%選票落在民運分子手上,這時候,共產黨知道大勢已去,立即積極轉移黨產,但是民運分子利用國會多數,立即通過「東德政黨與群眾組織財產清查委員會」,防止共產黨脫產。兩德統一後,這個委員會就改名為「不當黨產獨立清查委員會」,並且依據「政黨法」確定以下原則:

1. 黨產與其他東德國營企業一樣,交給獨立的聯邦託管局管理,未來如何處分,由獨立清查委員會決定。
2. 獨立清查委員會的職權相當於檢察官,擁有搜索,扣押證物,強制處分權力。
3. 黨務正常支出,必須得到獨立清查委員會許可,黨產贈與和資金流向,必須清楚交代。
4. 合法取得財產,該政黨得以繼續保有,但威權時代以特權取得財產,在物歸原主後全部充作公益。
5. 獨立清查委員會設有秘書處,有定期向國會報告義務。

只要看到德國進行不當黨產處理的原則,可以理解,台德兩國最大不同就是執行單位權限,德國所設獨立機構,就是等同司法機關,有法定權力,不需要等到法院來執行,而台灣卻還受到法院限制,無法避免黨國法官刁難。

儘管如此,德國在追索不當黨產仍然超過16年時間,從1990年到2006年,這個獨立機關階段任務完成後才解散,總共索討回16億馬克,這些錢全部用在東德地區的社會福利和公共建設,索討回來的不動產也已經成為公園或兒童設施,造福東德民眾,或者依照人民需要,成立社福基金會。曾經在今年一月造訪台灣的「獨立清查委員基金會」主席耶朋曼在受訪時說,「你必須經常和人民溝通,廣為傳播東德共黨獨裁政權不當作為,藉以得到民眾支持,讓人民感受到國家立法索討回的金錢會使用在人民身上」。

另外,最大的不同就是,德國把東德共產黨黨產和黨國時代的國營企業一併看待,都屬於特權壟斷企業,查抄後全部交給獨立機關信託,但是民進黨只知道查抄國民黨黨產,卻把黨國一體的國營企業縱放,從歷史上來看,許多國營企業來歷,10家有8家,可以追溯到日據時代官民合資或獨資所擁有。國民黨來台灣後,利用強制逕行轉移,其實也算是不當取得,若要完整進行轉型正義,也應該一併交由獨立機關信託,而不是作為自己執政的酬庸手段,持續恩庇伺從主義,一旦下一次政黨輪替,這些肥缺又變成輪替政黨酬庸之物,台灣將永遠無法擺脫黨國政治色彩。

追查不當黨產 是為了日後政黨的健康發展

實際上,查抄不當黨產並非德國人比較聰明或比較會做事,可是德國人知道,如果沒有給予獨立清查機構、準司法機構的權力地位,這種清查工作一但進到行政法院訴訟肯定曠日廢時,要知道兩德統一初期,防止黨國法官阻礙轉型,高達70%的東德法官被迫下台,這是德國政府的睿智。

擁有不義之財的政黨,垂死掙扎,肯定會想盡辦法擺脫政府追查,這是出自人性,甚至會以政治迫害作為遁辭,即便獨立機構不斷曉以大義,讓社會大眾知道追查不當黨產不是報復手段,而是為了日後政黨健康發展,在追查過程中,轉型改名的民社黨,也相當程度配合,問題是實際追查行動仍然不易,因為藏匿金錢是人的本性。

1995年,獨立清查委員會決定,以談判方式處理不當黨產,經過多次協調會議,最終雙法同意,在戰爭前共產黨已經擁有的財產可以持續擁有,但是東西德分割後,東德共產黨一黨獨大,利用各種特權方式所得財產,均屬於不當所有,如果民社黨所交出的財產清單中有隱匿情形,將會接受原來金額兩倍罰款,協議後歷經10年終於清查完畢,2006年「獨立不當黨產清查委員會」才宣布解散。(詳見林育立,歐洲的心臟)

現在,德國統一黨在國會中佔有10%選票,屬於左翼政黨,卻可以抬頭挺胸、無須擔負歷史上專政政黨罵名,這是德國成功的地方。反觀台灣,一開始就不給「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準司法機構權力,當然處處受到行政法院刁難,而所謂「轉型正義委員會」從一開始就先天不良,單位成立了,做事的人卻不對。搞出張天欽「東廠事件」後,被稱為不藍不綠的主委黃煌雄倉皇下台,目前立法院審查預算也遭受國民黨全面杯葛。

國民黨當然不想看到轉型正義實施,也最不願意自己的黨產遭受查抄,民進黨在2016年選舉勝利後沒有積極而為,如今政黨版圖突然反轉,2020年大選轉眼即將到來,民進黨地方選舉大敗後,體質處於弱勢,而國民黨氣勢正旺,可以預料如果中央執政大位被國民黨拿下,所謂轉型正義或查抄不當黨產,恐怕就是湖中撈月,一場空了。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