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為了美國,川普連任是有其必要的理由〉(1)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為了美國,川普連任是有其必要的理由〉(1)

—一個具有尖銳、獨特眼光之學者的解釋—

2020-10-24 09:00
Emmanuel Todd是法國非常出名的學者,2016年在川普與希拉蕊競選總統而沒有人看好川普時,他就預言了川普會當選。圖為他與2002年出版的《帝國之後》(Ápres l'empire)英文版一書。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Emmanuel Todd是法國非常出名的學者,2016年在川普與希拉蕊競選總統而沒有人看好川普時,他就預言了川普會當選。圖為他與2002年出版的《帝國之後》(Ápres l'empire)英文版一書。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一、一個有尖銳、獨特眼光的學者:Emmanuel Todd

在拜登的兒子杭特.拜登的硬碟曝光以前,有關美國總統選舉之民調,大都認為拜登領先很多,而許多媒體也都預測拜登會獲勝,並認為拜登當選對美國是好的。

但是就在前幾天,法國的人口歷史學家,家族人類學家Emmanuel Todd寫了一篇文章〈為了美國,川普連任是有其必要的理由〉,而他就對於上述的論調表示異議。

Emmanuel Todd是非常出名的學者,他在2002年出版的《帝國之後》(Ápres l'empire)一書,預測美國的霸權在2050年以前會崩潰,而一躍成為世界的暢銷書。各位讀者對他並不熟悉,但是在川普與希拉蕊競選總統而沒有人看好川普時,他就預言了川普會當選。

二、〈為了美國,川普連任是有其必要的理由〉一文之要點與章節

11月3日,美國就要正式投票,到時候,投票的結果就會一翻兩瞪眼。但是Emmanuel Todd這篇文章的分析非常與眾不同,他的論法似乎打破了學界目前一般的看法。筆者長期以來一直對於全球化的自由貿易有著許多懷疑,例如全球化帶來台灣產業的西進,造成台灣失業率的攀升。但是筆者自己無法將之整理為一個完整的體系,看了這篇文章後,就有「原來如此」的感覺出現。

(一)文章的要點

這篇文章的有如下三個要點:

1、現在的美國是處於「分裂狀態」與「良好的經濟狀態」兩個矛盾的現實在互相對撞著,
2、高學歷的菁英應該是liberal 的,但是卻成了是「討厭比自己低學歷的大眾與勞工的左派」,
3、要將美國的歷史往前推動,民主黨必須要進行意識改革。而其最好的方法就是不使拜登當選。

(二)文章的章節

這篇文章基本上是由如下的章節構成:

(1)川普的連任是好的
(2)看不起「下層民眾」的左派
(3)不討論「經濟」的菁英
(4)「對於黑人差別待遇」是美國的原點
(5)將黑人就以「疏離」的民主黨
(6)掌握關鍵的西班牙裔選票
(7)「美中對立」是不錯的
(8)假如我是美國人……

三、Emmanuel Todd對於民主黨之批判

(一)為什麼川普的連任是好的?

Emmanuel Todd認為川普做為一個人來說,其很多言行作為是不能被容許的,但是人們如果只是因為這樣就來指責川普,那就會看錯美國社會的現實。

他認為:如果看現在的美國,那麼現在的美國是「政治、社會、意識型態的分裂狀態」與「良好的經濟狀態」這兩個矛盾的現實在互相對撞著。

在人種問題方面,川普的支持者與既有的菁英(establishment )之間,產生了可以說是「內戰」一般的激烈對立。但是另一方面,美國的經濟是處於回復的狀況,這是從歐巴馬政權末期左右所持續的傾向。從2014年左右起,家庭的實質收入上昇,至少在武漢肺炎流行以前,貧困階層是處於減少的傾向。而且,能源也大致上能自給自足。不只經濟如此,犯罪率也處於減少的傾向。就人口的動態面來看,美國維持健全的人口增加率,目前是3億3千萬。

Emmanuel Todd認為,他在《帝國之後》(2002年出版)一書中指出了美國的危機,但是與那個時候相比,我們可以在現今的美國社會當中發現到某種的安定性。如果只是看表面而說美國會陷入大災難而走向破滅,那麼這其實是錯誤的看法。

那麼,為什麼美國社會朝向安定,而國內卻爆發那麼激烈的衝突呢?他認為:這是因為政治無法很合理的與「經濟」的基本理論相對應的緣故,亦即是「語言」與「(經濟的)現實」乖離的緣故。


法國的人口歷史學家,家族人類學家Emmanuel Todd寫了一篇文章〈為了美國,川普連任是有其必要的理由〉。圖/擷自美國之音影片,民報合成

(2)看不起「下層民眾」的左派

他認為:希拉蕊在選舉時只是重複在說:「自由貿易」、「接受移民」、「寬容」是美國的理想,但是把美國社會的真實面加以說出來的是川普。而這個真實面就是:從1999年至2013年,45-54歲的白人人口之死亡率上昇。中年人口的死亡率上昇在先進國家是前所未聞的現象。越是輸給中國的競爭而產業越顯著空洞化的州,其死亡率就越上昇。而這個現象就與自由貿易有大大的關聯。

Emmanuel Todd說:他曾經從「幼兒、嬰兒的死亡率之上昇」的現象去預測蘇聯的崩潰。而他所以在《主張「把自由貿易轉換成保護貿易」的川普》身上看見他勝選的可能性,就是因為「白人人口之死亡率上昇」這個指標的緣故。但是他認為既有的菁英並不想要去看待這個現實。

紐約、華盛頓、洛杉磯、舊金山等大都市的媒體與大學的菁英把川普的支持者罵成是「沒有學歷」「沒有教養」,希拉蕊甚至說他們是deplorable (應被譴責的)。

Emmanuel Todd認為所謂的學歷社會本來是不重視出身,重視「能力」的社會。學歷社會本來是為了促進平等的能力主義,但是因為過度的能力至上主義,就使得高學歷的菁英輕蔑低學歷的人。

高學歷的菁英雖然愛「人類」這種抽象的概念,但是對於在相同的社會當中,苦於自由貿易的低學歷之人卻沒有同感。他們本來應該是左派(liberal,主張社會福利的自由主義者)的,但是卻成了是「討厭比自己低學歷的大眾與勞工的左派」這個在用語上來看是完全矛盾的存在。所謂的「左派」實質上成了「順應體制派(右派)」。

這樣的現象就變成一種矛盾的現象,亦即:「學歷」與「左派」密切連結在一起,「高等教育」就因此與「對差距加以承認」牽連在一起。如此一來的結果,就產生「菁英主義(elitism )vs民粹主義(populism )」的分裂。這不只是美國,也是許多先進國家所共通的現象。

他認為:雖然高學歷的菁英認為「自由貿易是最重要的」,但其實他們真心的關心並不是「經濟」。因為他們本身儘管處在自由貿易所形成的波濤洶湧之世界市場當中,但是他們卻能夠在經濟上受到保護而不會有所不安。(待續)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