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短歌行】怎樣過新年?忘了我是誰!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短歌行】怎樣過新年?忘了我是誰!

2020-01-23 13:10
多想想別人,尤其多想想那些身體有病、生活有困難、心情很憂悶的朋友;少想一點自己;迎接嶄新的一年。圖/鄭春鴻
多想想別人,尤其多想想那些身體有病、生活有困難、心情很憂悶的朋友;少想一點自己;迎接嶄新的一年。圖/鄭春鴻

(作者鄭春鴻為今年春天將在松山社區大學開設一門課「生命故事創作班」,已開始接受報名。請電洽松山社大02-27475431)

亂世之亂,源之何處?曰「我」字。我,小之於個人;大之於鄉黨、國家,乃至於全人類。彭P小英「論文門」之爭;民進黨國民黨勝選之爭;中美貿易之爭;乃至於地球太陽系溫室效應之爭,無非都執著於「我」字。

「我」,真的那麼重要嗎?「意志」真的一直都掌控著我們的每一個決定嗎?其實,所有的選擇、決定都取決於當時的「情景體驗」,經常是「即興」的,不那麼理性的。並沒有一種「自由意志」來挑選哪些體驗是用來促成我們的決定的。你想買哪一支手機,可能要看過很多開箱文才作決定;相較之下,你回憶總統選舉的前一天,你是不是還在猶豫要選誰呢?當你在選票中,把小圓章蓋在哪一個人上面,會不會比買一支手機還要輕率呢?

我們需要這麼在意自我這個概念嗎?畢竟,試圖「拋棄自我」的確是很有挑戰性的一件事,而且不合常規。我們感知自我,喚起自我,談論自我,並信手將其與各種現象關聯起來。當我們研究解釋人類行為的時候,只要默認「自我」的存在,就可以在思想和行為之間的因果鏈上打一個休止符,不必深究, 多麼容易!我們無法拋開「我執」竟然是因為我們「太懶」,懶到不願思考。但值得注意的是,將同樣的方法用在動物身上時,卻被指責為擬人論呢!比如,你對著愛狗深情地說 : 「快過年了,你又長了一歲,這根骨頭是媽咪給你的壓歲錢!」在旁的人聽了,一定認為你發神經。

英國布里斯托大學認知發展中心主任布魯斯.胡德(Bruce Hood)在他的著作《自我幻覺》(The Self Illusion)告訴我們,「自我」其實沒必要再去發現了,我 們大多數人對它都有一個默認的假設,所以也不見得非要有什麼科學研究方 法才能揭開自我的蓋子。質疑自我這個概念也不是什麼新鮮事。同樣是由於缺乏實證,從20世紀50年代的認知革命以來,佛洛德的無意識自我(unconscious ego)就已經被拋棄了,現在還有人看甚麼《夢的解析》。

最先進的認知心理學所得的結論,竟與佛教2600年前的佛教所見一致,豈不妙哉?對於「我執」佛學有深切的論述。所謂我執,其實是「執我」之意。它的意思有兩個重點:一、先認定在人身上有一個獨立自存和永恒不變的實體;二、再生起一個以自己為中心的心念。去除我執,就是要去除在人身上有這樣的實體的認定,以及去除以自己為中心的心念。所謂「五蘊無我」,不是說平時我們所說的我不存在,而是說在人身上並沒有獨立自存和永恒不變的實體。

佛教的論述,千年來改變世人的思想,但世界之亂不但沒有稍緩,反而治絲愈棼,亂上加亂,乃因拋開「我執」是不容易做到的事,胡德教授直接告訴我們,如果有人張羅著拋棄「自由意志的自我」(free willing self)這個 概念,聽起來似乎有些畫蛇添足,因為它不是個科學概念,也因為它不是第一次被以缺乏實證的理由被擱置了。

我們怎麼知道「自我」是被構建出來的,原因很簡單:可以輕易地「摧毀自我」的東西有很多,無論是傷害、疾病還是毒品。自我,必須體現出一個並行系統綜合集成其輸入、輸出和從內部湧現出來的所有特質。自我,是一個 錯覺,雖然感覺如此真實,但內心的體驗並不是外部的表象。這點同樣適用於自由意志。我們可以體驗到決策的痛苦,但並不存在一個所羅門王似的自由意志在我們的腦海中權衡利弊,否則在邏輯上我們將陷入無限回歸泥坑。

新年到了!就利用年假給自己的思想大掃除一下,拋棄「自由意志」的「自我」這個概念吧!多想想別人,尤其多想想那些身體有病、生活有困難、心情很憂悶的朋友;少想一點自己;為了迎接嶄新的一年,我們將不得不背水一戰,重新審視思想和行為背後到底有哪些因素,以及它們之間是如何彼此互動、均衡、取代和抵消的。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開始理解人是怎樣運作的,才可真正過新年呢!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