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火借風勢 狗仗人勢 腳踏馬屎傍官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火借風勢 狗仗人勢 腳踏馬屎傍官勢

 2019-05-20 18:30
泛統派政客這種「從政不忘舔共,選舉必須通敵」的思想應該是在蔣經國去世以後開始的,表面忠誠,暗裡打著藍旗反藍旗,時窮節乃見,能夠到慈湖頭尞去燒香,然後又到深圳北京去效忠,這不是妖精是什麼? 圖/民報資料照
泛統派政客這種「從政不忘舔共,選舉必須通敵」的思想應該是在蔣經國去世以後開始的,表面忠誠,暗裡打著藍旗反藍旗,時窮節乃見,能夠到慈湖頭尞去燒香,然後又到深圳北京去效忠,這不是妖精是什麼? 圖/民報資料照

首先介紹兩段中華文學的菁華供大家玩味欣賞。

這回小婿再去,托敝親家寫一封字來,去晉謁晉謁危老先生。他若肯下鄉回拜,也免得這些鄉戶人家放了驢和豬在你我田裡吃糧食。 --儒林外史

冷中送暖,閒裡尋忙,出處必稱兄弟,使錢哪問你我。偶話店中酒美,請飲三杯;才誇妓館容嬌,代包一月。掇臀捧屁,猶云手有餘香;隨口蹋痰,惟恐人先著腳。說不盡讒笑脅肩,只少個出妻獻子。 --警世通言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其中又以巴結權勢與拍馬屁文化冠絕全球,可謂個中精髓。前陣子中國宮鬥劇當道,看電視時防不慎防。每每一不小心就竄出熒光幕,左一句皇上,奴才不敢,右一句娘娘,奴婢該死。不時害得寇老渾身上下湧起一陣一陣的肉麻子,灑了一地,還煩勞寇老夫人掃把畚斗掃不停。

國民黨自詡是承繼五千年中華道統的老店,國民黨人的巴結本事馬屁功夫自然個個人中翹楚、隻隻爐火純青。

國民黨初選前夕,前黨主席洪秀柱突然到北京謁見習近平,動機匪夷所思。洪秀柱在2016年曾一度獲正式提名,成為總統候選人,並歷經「授旗」「誓師」等光彩時刻。後因民調低得難看,有拖垮國民黨立委選情之虞,慘遭黨主席朱立倫撤換。「換柱事件」是國民黨歷史上「空前」的創舉,洪秀柱歷經的難堪也肯定是史上第一人。事件是否「絕後」,仍難斷言。2020年的黨提名總統候選人,不論是韓國瑜還是朱立倫,民調如果不爭氣,黨主席吳敦義肯定也有這種抽梁換柱的魄力。

洪秀柱在國民黨內的影響力已經微乎其微,此時跑去見習大大,不太可能是黨部派遣的。應該是她自己囂擺,看來不會得到什麼收穫。難怪習近平一臉無奈的表情。

 

公道伯進退無據掃墓白掃

王金平似乎懂得「票房毒藥」的道理,他藉口「祭祖」,格調低級,如同「媽祖託夢」「淡水阿嬤」,是典型的國民黨政治風俗。不敢到北京朝聖,他只到廈門,見了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十分符合「台灣地區領導人」的身份規格。他說的話當然不是說給劉結一聽的,劉結一不過是一支麥克風,麥克風的主人高高的坐在北京的金鑾殿上。

王金平的馬屁話主要是這幾句:中華兒女一家親,本是同根生,血脈文化無法切割,所以,台獨是假議題,根本行不通。既是馬屁,也是狗屁。

王金平表態交心完畢回來,國民黨中央宣布初選採全民調,這當然是衝著「韓流」和「台風」量身打造的。王金平無異是「被出局」了。他憤怒的喊著「因人設事、不公平、不公開、無方向、無共識」「既不能認同,也無法接受」【新頭殼】。被問及是否還會去領表登記參選,軟骨公道伯只說「現在不知道,再說吧」。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說呢?

掃墓白掃了,馬屁白拍了,期待了一輩子的美夢泡湯了,可憐噢!

 

韓國瑜「國防靠美國」闖大禍

中國人巴結權貴拍馬屁似乎是出於自然,當下未必看得出有立即的動機。台灣的藍營人物中,當選後馬上迫不及待的跑去中國朝拜的,韓國瑜似乎是第一個。這種現象可能的原因有二:第一他想選總統,這是司馬昭之心,不必詳述。所以說這個時間點。雖是選後,也是選前。第二,韓導潦倒了大半輩子沒錢旅行,一朝翻身當了大官,有權用公款外出,難免猴急,也是人之常情。

韓國瑜在接下來的美國之行說了一句「市場靠中國,國防靠美國」而闖下大禍。中國網民的憤怒排山倒海,韓導很快失掉了中國的關愛眼神。馬屁之行獲得的積分一下子蒸發大半。加上郭董半路殺出,韓導又在市議會中的跳針演出使他獲得「草包」的頭銜。韓潮迅速退潮,韓國瑜將成為史上消退最快的政治紅星。

 

宋楚瑜在2000年總統大選中,因興票案而從遙遙領先變成落選。2004年他彆彆扭扭的接受連戰「徵召」當副總統陪選又槓龜。2006年降低身段參選台北市長,居然只得到4.14%選票。2012年再參選總統,得票更下探2.77%。英雄末路淒涼景象,令人洒淚。老驥伏櫪的他終於從「老同事」蔡英文那裡得到一點溫暖,接下總統府資政的官職,並兩度代表蔡英文參加APEC領袖會議,先後到秘魯利馬與越南河內,有機會與習近平閒聊,與川普、普丁等人握手寒暄。無端享有這種奢侈的榮耀,本來應該感恩珍惜。無奈他親中舔共毒癮難戒,上月18日又跑到珠海會見了中共國台辦主任劉結一,並接受新華社訪問,大談兩岸一中,追求「統一」,支持「一國兩制」。消息傳來,舉國大嘩。回到台灣以後,宋楚瑜慘遭拔官。親民黨文宣部主任黃珊珊和副主任吳崑玉先後主動表態請辭離職,親民黨已人去樓空。堂堂總統府資政一下子被打成了另一個郁慕明,後悔莫及。

 

朱立倫熱臉貼中國吃大虧

2015年5月,時任國民黨主席的朱立倫,在他的權力巔峰時刻與總統提名競逐即將展開之際,適時前往北京朝聖。結果在接下來的半年多時間裡,朱立倫由怯戰、挺柱、換柱、到自己被綁鴨子上架應戰,演出荒腔走板,將他的怯弱無能優柔寡斷本性曝露無遺。輸掉選戰,也賠上黨主席寶座。今年他捲土重來,在黨內韓郭相爭的主戲之下,他變成一個龍套的角色,黯淡無光。

朱立倫的遭遇最能夠證明,藍營政客一廂情願的到中國熱臉貼冷屁股,把中國當成人參果,以為可以吸取能量萬夫莫敵,完全是一個迷失。

 

郭台銘最近才「恢復」黨籍。他長期以來是個財閥而不是政客,新聞媒體上鮮少見他表演媚共馬屁秀。何況他經常住在中國,跟中共統治者早已是一家人了。不過,他既然參與國民黨的總統初選,淌了政治的渾水。自然不能免俗。最近他左一句「民主不能當飯吃」,右一句「國防靠和平」,無一不是迎合老共的口味,說給後台老闆聽的。可惜他財閥形象深印人心,在紅潮浸泡太久,難以被台灣選民接受,勝算甚低。

時窮節乃見 個個是妖精

泛統派政客這種「從政不忘舔共,選舉必須通敵」的思想應該是在蔣經國去世以後開始的。最早是連戰、吳伯雄、郝柏村,後來則是馬立郝強王柱韓....如貓追腥如蠅趨糞。可見這些混混早在蔣經國,甚至老蔣還在世的時候就已經萌生異心,表面忠誠,暗裡打著藍旗反藍旗。正如古人說的,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時窮節乃見,個個是妖精。能夠到慈湖頭尞去燒香,然後又到深圳北京去效忠,這不是妖精是什麼?

這幾天,美中之間因貿易爭執衍生的宣傳戰口水戰已經全面開打。而且,出手之重,言辭之辛辣刻薄令人震驚。專家都說衝突是全面的,除了經貿,還有政治的(獨裁與民主爭霸),軍事的。看來這回是非得打到你死我活不可了。阿共仔正面臨自六四以來最嚴峻的存亡絕續時刻。習近平和中共如果維穩不靈了,倒了,台灣這群流亡王孫孤臣孽子們將何去何從?北望故國,無淚可揮,會不會全跑到美國去?希望他們不會帶走太多的外匯。

天佑台灣。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