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大雨來的正是時候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大雨來的正是時候

2017-06-10 11:00
台灣很美,如果水泥廢棄物能夠少一點,當政府要花錢救經濟的時候,要想一下,這錢花在刀口了嗎?圖/nlann@flickr (CC BY-SA 2.0)
台灣很美,如果水泥廢棄物能夠少一點,當政府要花錢救經濟的時候,要想一下,這錢花在刀口了嗎?圖/nlann@flickr (CC BY-SA 2.0)

六月二日一場大雨,來的正是時候。

大雨其實是台灣荒野山林,和城市的共同照妖鏡,誠如樂觀的柯文哲說,這場雨,讓我們知道世大運的硬體設備,還有多少缺失。但是,悲觀的人說,可不可以不需要強迫人民,每一年,從電視上觀看災難重播,一樣的土石流,一樣的車毀屋崩,一樣的街道變成威尼斯,一樣的路斷車困,旅人在天涯,我們已經忘了:同樣的路,相同的橋,修了幾次,淹了幾次,花了多少公帑,難道,這真的是台灣的宿命?

有人說,台灣地小人多,超限利用,所以,只要大雨大風,災難就無所逃避,換那一個政府上台,都一樣,這句話很有道理。

原民凱道抗議 山林開發影響深遠

大雨那一天,我看到在凱道抗爭三個月的民歌手巴奈,無奈地被警察驅離,大雨中,電視拍到兩艘原木獨木舟,被吊車高高吊起,這兩艘木船,是在日月潭無法行走的船,因為政府立法,禁止邵族在傳統領地,砍伐樹木,為了展現傳統工藝,邵族人只好跑到印尼購入兩株原木,雕成獨木舟,可惜木頭太重,下水划不動,成為笑話和擺飾,然後變成凱道上,嘲諷政府的道具。

巴奈所代表的原住民族群,對傳統領域的劃分抗爭,不是始於今日,而是八年前馬朝時代,2009年,政府 BOT案通過在日月潭蓋飯店,香港寶聲集團取得這個標案,還記得電影「海角七號」的台詞,海也BOT,山也BOT,情況就是如此,在邵族的傳統領地向山,政府要蓋一座五星渡假飯店,房間300間,因此,政府強徵向山原住民保留地,驅趕當地小店,引發不滿。

四年前,抗爭早已開始,根據原民法21條規定,使用或開發原住民傳統領地,必須先和原住民協商,取得同意,這個規定是學習美國立法,保障印地安保留地而來,立法本身,立意良好,很可惜,所謂傳統領域劃分,一直拖了十年尚未通過,所以,日月潭的開發案,不受此限,因為這樣子,衝突就來了,原住民認為:自己才是台灣山林守護者,如若,任憑財團持續開發,台灣肯定完蛋,到底:保護山林重要,還是經濟開發重要?大雨來了,趕走示威者為先,雨停了,巴奈肯定再回來戰,讓新政府頭痛。

其實,看到巴奈的雨中抗爭,這場大雨對政府若有所啟示,應該把所有山區的開發全部暫停,甚至產業道路,橋墩的開發修補,全部停止,通盤檢討我們對山林的利用,是否已經超限,難道山林不需要休息嗎?看看一座座,鬼剃頭一樣的台灣高山,到底是誰拿到好處?

幾年前到日本東京原宿參訪明治神宮,入口兩座高大的鳥居,我看到柱子上寫著:這兩株神木,來自台灣阿里山,這才知道:這是日治時代,日本人從台灣山林掠奪而來。

殖民體制經濟的掠奪,就是如此,國府來台之後,持續把原木出口,列為貿易收入,一直到80年代工業代工,電子取代原木,變成外銷產品,森林才可以休息,但是,富裕的台灣興起回歸山林休閒,前幾年,「看見台灣」紀錄片,暴露了山林的過度開發已成事實,如果政府換來換去,愛台灣口號,喊半天,卻一年拖過一年,我相信四年後,白髮的巴奈,還在凱道,唱著山林悲歌。

荒野高山土石流數不盡,回頭看看城市,2015年,蘇樂迪颱風過境,同樣災難畫面重播一次,屋毀人亡,水淹澤國,當時立法院趕快通過300億治水預算,還附帶二千萬的海綿城市規劃,二年之後,水災來了,海綿城市計畫還空著,卻又被炒成議題,地球極端氣候,已經成為定局,強降雨,激烈乾旱和高溫,錯亂的寒冷和大雪,證明了溫室效應絕對真實來臨了。

為了對付極端氣候,除了減低排碳,綠化環境,城市更應該改造,成為可以對應極端氣候的居住區,否則災難肯定難免,德國最早有這樣的體認,接著是荷蘭跟進,然後是澳洲,日本,五年前,澳洲政府發現位於南半球的澳洲,因為極端氣候影響,造成暴雨和乾旱輪流侵襲,所以由政府推動前瞻計畫,補助家庭自設雨水收集區,家庭用水永續使用的科技,包含如何把浴室的洗澡水回收,用來洗車澆花,甚至馬桶的水,也可以淨化再利用,整套收集雨水,再生利用的資金,由政府補助,使用者可以節省很多日常開銷,本來,澳洲的水電費是台灣的五倍,所以,人民也樂於裝設,果然這樣的遠見,拯救了澳洲人,度過一整年的無雨水乾旱季節。

歐洲前幾年水患頻繁,但是德國早在2000年就開始海綿城市規劃,整座城市的地下,就是一個集水區,城市地面柏油或地磚,一律採用可滲水材料打造,不會遇上大雨就在路面形成小河,可吸水的都會城市設計,所以稱為海綿,這樣的城市,可以承受一小時一千毫米的暴雨攻擊,而台灣,一天一千毫米的雨量,早已哀鴻遍野了,如果看到日本的努力,台灣更加慚愧,整座東京地下,就是一座大水庫,一天兩千毫米以上,東京都也不淹水,日本人很驕傲地告訴我。

62大雨 前瞻計畫該轉個彎了

62大雨,中國華南幾個城市,同樣被大雨侵襲,同樣水鄉澤國,同樣土石流,同樣馬路行船,去年的畫面也是如此,這幾年,中國城市胡亂開發問題,比台灣還嚴重,靠著地方大,還可以逃避疏散人口,其實,中國和台灣正在比賽城市治理能力,2015年,中國杭州首次舉辦「海灣地區海綿城市設計規劃探討國際會議」,德國,澳洲,荷蘭的專家出席,提供專業意見,證明了中國城市已經比台灣先走一步,尤其在極端氣候下,城市防災概念,比台灣更積極。

今年,中國國務院已經挑選上海周邊城市,作為示範點,希望建設一個可以抵抗暴雨天災的都會區,但是,台灣的前瞻,還留在蓋鐵路,誠如經濟學者陳博志的警告,交通科技日新月異,等到輕軌弄好,無軌無人駕駛的磁浮交通工具,已經更便宜問世,台灣是否準備好拆鐵路的前瞻嗎?

可以預見的未來,不能稱為前瞻,例如蓋一條軌道,估算路過可能乘坐的居民,和旅客數量,這些只是現狀,前幾天郭台銘說:電子商務即將走入歷史,這句話才是前瞻,因為看到一般人看不見的未來。

終於,一場大雨讓內閣開竅,可以重新評估前瞻計畫,把4000億放在輕軌建設,值得嗎?

我想起一個小故事:台灣第一條高速公路,在小蔣手上完成,當時台灣車輛很少,工程師說:「四線到足夠」,小蔣說:「不,至少要八線道」,果然,小蔣對了,現在,新政府有這樣的前瞻嗎?

過去的前瞻,後來被證明政策錯誤,比比皆是,我曾經拜訪屏東機場,機場大廳現在是空蕩蕩的候鳥棲息地,野草已經把曾經的水泥跑道佔領,其實,荒野才是土地的主人,人類放棄的地方,只需一年,就完全被荒草蔓延了,這是過去的前瞻,一個失敗的前瞻,試問:台灣還可以承受幾次,還可以管理幾座蚊子館,還可以創造幾座候鳥的棲息區。

台灣不窮,如果沒有浪費幾千個蚊子館建築,台灣很美,如果水泥廢棄物能夠少一點,當政府要花錢救經濟的時候,要想一下,這錢花在刀口了嗎?前瞻不前瞻,其實不挺重要,能夠步行到達的郊區或野外,其實更美,不要等輕軌蓋好了,才發現原來人民喜歡騎腳踏車。

寫了這些,是出於愛台灣,威權時代的台灣人,被反攻大陸洗腦,總以為中國河山更漂亮,所以要收拾重建,台灣只是跳板基地,用後可棄,後來,反攻大陸夢醒,中國崛起後,台灣人變成失敗主義,等著被中國反攻,所以台灣也是暫時居地,前看後看,台灣人一向是過客自居,所以喊愛台灣,通常口號居多,但是,過客也是歸人,失去土地,兩者也將落空,真正台灣人要擔心的,並不是被中國統一,而是被世界拋棄,十幾年前,我在上海捷運站,看見旅客不知道如何刷卡過關,十幾年後,同樣的旅客已經用手機通關,上海正迎頭趕上台灣,城市治理更加進步,許多台灣年輕人不等待被統一,就急著到中國發展自己,而台灣經濟政治卻持續被弱化,國家治理能力,嚴重不足,如果還在討論前瞻是甚麼?豈不可嘆。

一場大雨,或許遮斷了眼前的山頭,但是,卻讓我們回首看到自己的身影,這是大雨的功德,或許新政府願意花上一點時間,找官僚、學者、國會、或智庫好好坐下來,研究一下,台灣到底要哪一種前瞻,把人民的納稅錢花對了,那這場大雨,來的也正是時候了。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