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藍圖】委內瑞拉崩潰、連中國也翻臉,重蹈「到奴役之路」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藍圖】委內瑞拉崩潰、連中國也翻臉,重蹈「到奴役之路」

2017-12-09 11:58
如今委內瑞拉外匯存底只剩下97億美元,市面上所有民生必需品一應具缺,從食物到藥品都找不到,至於委內瑞拉的貨幣玻利瓦則早已一文不值,一美元價值高於10.3萬玻利瓦。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之嚴重,讓委國央行在2015年之後就再也不敢公布官方通貨膨脹率。圖/截自Miami Herald
如今委內瑞拉外匯存底只剩下97億美元,市面上所有民生必需品一應具缺,從食物到藥品都找不到,至於委內瑞拉的貨幣玻利瓦則早已一文不值,一美元價值高於10.3萬玻利瓦。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之嚴重,讓委國央行在2015年之後就再也不敢公布官方通貨膨脹率。圖/截自Miami Herald

委內瑞拉坐擁比沙烏地阿拉伯還多的石油蘊藏,原本應該是像沙烏地阿拉伯一樣每個人都懶洋洋爽爽過的人間天堂,然而現實卻是委內瑞拉經濟在社會主義專政下大崩潰,議會宣布11月一個月內物價就漲了56.7%,2017年通貨膨脹率將高達2100%,國際上更悲觀的估計值則達4000%,竟比深受戰亂之苦的南蘇丹與利比亞還更嚴重,南蘇丹預期2017年通貨膨脹不過107%。

原本一直死忠支持委內瑞拉的中國,如今也翻臉不認人,過去中國在2007年到2016年間借貸600億美元給委內瑞拉,是委內瑞拉政府的救命稻草,但是11月底,中國石化卻在美國控告委內瑞拉石油公司(PDVSA),要求償還2,370萬美元貨款加上利息及損失,中國從大方金援,轉而翻臉討債,標誌著委內瑞拉馬杜羅政府離崩潰滅亡更近一步。

如今委內瑞拉外匯存底只剩下97億美元,市面上所有民生必需品一應具缺,從食物到藥品都找不到,至於委內瑞拉的貨幣玻利瓦則早已一文不值,一美元價值高於10.3萬玻利瓦。委內瑞拉的通貨膨脹之嚴重,讓委國央行在2015年之後就再也不敢公布官方通貨膨脹率。目前委內瑞拉家庭平均要花上80%收入在食物上,許多家庭都無法提供小孩足夠的食物。

為了解決委內瑞拉超級通膨,有經濟學家獻策進行「美元化」,馬杜羅則異想天開,想創造數位貨幣「石油幣」,石油幣以石油生產量為發行基礎,但委內瑞拉的石油生產,自從沒收歐美石油公司財產後,就一直不斷減少,更因為付不出款項,而有許多作業停擺。目前委內瑞拉政府與委內瑞拉石油公司,已經債逼眉毛,積欠650億美元債務,若加上中、俄的投資,總負債更高達1,410億美元。

美元化無法解決委內瑞拉的問題,因為委內瑞拉的狀況與辛巴威一樣,都是「異想天開」的社會福利主義嚴重扭曲市場,造成生產停擺,而大政府又不斷抽取資源,其結果,若改為美元化,也只是很快造成美元極度短缺,而改為數位貨幣,也一樣只會淪落玻利瓦實體貨幣超發,而一文不值的下場。

許多人認為委內瑞拉的崩潰是因為油價下跌,其實不然,委內瑞拉每日產量,扣掉本國消耗以及償債中國等額度,僅存100萬桶可外銷,在國際油價每桶100美元時,每年也只能賣得365億美元,而委內瑞拉每年進口所需外匯達770億美元,還短缺一半。也就是說,就算油價繼續維持在2014年以前的高檔,委內瑞拉一樣會倒台。

沒有外匯,委內瑞拉無法進口糧食,所以食物短缺,乍看之下問題很簡單,但委內瑞拉又不是沙漠,雖然土質狀況並沒有非常適合農業,只有4%土地適合耕作,委內瑞拉畢竟是熱帶國家,適合種植甘蔗、米、玉米、高粱、馬鈴薯與各種水果,委內瑞拉曾經以農立國,在1950年代以前有過半GDP都來自農業,適合放牧的土地則有1710萬公頃生產乳製品、牛羊肉,這樣的國家又怎會淪落到糧食缺乏?

這一切問題都來自於脫離現實的社會主義政策,委內瑞拉社會主義革命以後,查維茲為了實現其社會主義理想國,將委內瑞拉改造成以「石油收入」支撐的社會主義國家,利用石油收入補貼一切,國家提供了低價的一切物資,導致務農無利可圖,國內沒有人要種田了,全都靠以石油換取外匯進口,結果本來「以農立國」的委內瑞拉竟然變成7成糧食仰賴進口。

2011年,查維茲開始面臨兩難問題,在他的大補貼大政府政策下,財政缺口擴大,靠大印鈔票來支應,但進口需要外匯,印自己的貨幣沒有太大意義,只會造成嚴重通貨膨脹,查維茲接著試圖控制通貨膨脹,他的辦法是強行規定物價,一宣布之後,商品馬上就找不到了,因為原料都要進口,成本萬物皆漲,售價不能反應成本,當然只好停產,聰明的人民也預期如此,立即搶買囤積。

查維茲卻死不認錯,堅不承認都是自己的「異想天開」造成國家災難,推稱都是美國的陰謀打壓,都是邪惡的資本家意圖破壞,都是雀巢、高露潔、嬌生、可口可樂、聯合利華這些廠商的邪惡陰謀,不管怪罪誰,問題只是越來越嚴重,而非減輕。當查維茲過世,交棒給馬杜羅,卻是蕭規曹隨,問題當然越演越烈,馬杜羅則宣布進行配額限購,當然也完全無用,最終淪落到處處大排長龍、到處搶劫暴動。

馬杜羅坐困愁城,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出現了歷史的諷刺:馬杜羅呼籲委內瑞拉人民自己種植糧食。本來委內瑞拉就是大多數人務農、一個本來糧食完全足以自給,還能出口的熱帶天堂國家,竟變成糧食短缺,人民一天只能吃一餐,最後要呼籲回到自己種糧食。

只要委內瑞拉以大政府剝削市場的情況不改變,不論是美元化,還是數位貨幣,通通救不了委內瑞拉,但馬杜羅跟查維茲一樣,永遠不承認自己的社會主義妄想脫離現實,如今的狀況,他說都是「邪惡的美國川普政府對委內瑞拉的封鎖」造成的,千錯萬錯,反正都是資本主義的錯,自己絕對不會有錯。至於底層人民每天貧病交迫,四處暴動,兒童營養不良餓死,那當然都是邪惡的資本家搞的鬼,絕不可能是自己的社會主義造成的。

奧地利裔英國經濟與哲學家海耶克,於1944年出版名著《到奴役之路》獻給「所有黨派的社會主義者」,預言扭曲市場的集體主義,不管是希特勒的國家社會主義、史達林的共產主義,或其他集體主義社會主義,最終都會造就通往奴役之路,使個人經濟自由與人身自由,都完全毀滅,這本書描述了納粹的興衰,也預言了蘇聯的結局,出版超過70年後,再度說中了委內瑞拉、辛巴威的慘況,只能說,人類為何總是執迷不悟呢?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