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楊秋興的老實話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楊秋興的老實話

 2019-08-15 11:57
韓神失去神威,求救凡夫主席,證明老韓時代已經走了,接下來,已經不是老韓的問題,我們把問題丟給「旺中集團」的記者們和國民黨中常委,請問,要換韓嗎?真的不換嗎?圖/高雄市政府(資料照)
韓神失去神威,求救凡夫主席,證明老韓時代已經走了,接下來,已經不是老韓的問題,我們把問題丟給「旺中集團」的記者們和國民黨中常委,請問,要換韓嗎?真的不換嗎?圖/高雄市政府(資料照)

遊走國民兩黨之間的楊秋興,說了一些老實話,震撼政壇,也撼動總統的選情。

有一首流行歌〈最愛的人傷我最深〉。剛剛發誓當了高雄市長以來就不打麻將了,話剛說完,一張老韓在印尼渡假村打麻將的照片就跑出來了。這是手機照相世代的可怕之處,四人坐好坐滿,老韓對面就坐著「神力女超人」,所以在此提醒政客,凡走過必留痕跡,話不能說得太滿,道德高牆無須築得太高。韓神看到照片曝光相當不高興,新聞局長忙著解釋,老韓認為這是國家監控,我卻不認為台灣國安單位如此厲害。其實,PO照片的人曾經是一位市民,剛好同一地點渡假,也曾經投韓一票,秀出照片的目的只是要政客守護記憶、謹言慎行而已。

老韓不射出穿雲箭還好,沒料到此箭一出,穿藍衣的政客,紛紛跳出來罵韓,前有中評委趙守博餘音裊裊,後有前立委陳宏昌,加上楊秋興,還沒算上名嘴黃光芹、黃創夏,韓粉紅衛兵簡直氣瘋。選前一位韓粉潘小姐看到桃源土石流成災,當天老韓還在南投造勢,頓時失控,類似這種變心粉應該很多,以至於韓神民調已經落到30%以下。過去我說過,人造神,經不起老天折騰,一旦摔落神壇變回凡夫原型,就人人可指而罵之了。

這使我想起一個故事,我國小時候長的很高大,有一次村子裡的大廟要「做醮」,大人們找不到八人大神轎的抬轎夫,就把我抓來充數,工資一百塊,當天我一抬轎就發現,神轎設計有問題,前四人分成兩邊,木桿一高一低,後面設計一樣,很顯然,只要有人出力不均衡,神轎就會左右擺動,加上這位「乩童」,聽說是被神附身的「乩童」,上神轎之前先喝酒,嘴巴被針刺刺穿,血流滴滴,很可能怕痛,兩隻腳踩在木桿上抖個不停,每抖一次,抬轎的人肩膀就痛一次,我越走越火大,還沒繞完村子,太陽又很大,我多次警告「乩童」不要抖腳,但是「乩童」不聽,我一氣之下把木桿丟掉,跑到路邊,轎子瞬間失去平衡,這位「乩童」老兄終於摔了下來,接下來他倒是學乖不再抖腳了,我平安走完全程,平安拿到一百塊,當時是很大的錢了。

民粹主義人造神如同「乩童」,沒人抬轎,無法走遠,因為人性劣根未除,身上不乏缺點,長期檢視下來,難保神性,一但失去崇拜者投注的眼光,粉絲也會含淚或含恨離去,甚至倒過來攻擊韓神,今天老韓的處境就是如此。

粉絲倒過來攻擊韓神

其實,喝喝小酒,打打麻將,拉拉女人小手,政治獻金不清不楚,台灣政客不為者幾稀?老韓對年少輕狂的回憶或許不堪,但是比較致命的卻是楊秋興的現代進行式,聽說後面還有更大條的要爆料,可能和北大念書那一段消失的歲月有關,聽起來相當恐怖。要知道中國的萬花叢林,就像天上人間,美女、美酒比台灣更加厲害迷人。

楊秋興本來是國民黨人,為了政治前途投奔綠營,2001年選上高雄縣長,自稱小巨人,名片上畫個小憲兵,當年南部文人也對他相當崇拜,後來高雄縣市合併,為了爭取合併後的高雄市,楊秋興一氣離開民進黨,回到國民黨,2014年代表國民黨和陳菊相爭,再度敗北。

去年,楊秋興幫助老韓,登上市長寶座,外界認為楊是造神大功臣,沒想到卻爆發了「楊大老求官的醜聞」,楊大老含冤莫名,經過黃光芹舉出證據,楊秋興才知道被老韓設計,所以,不賢、不信、不睦,三不的批評就是因此而來。楊韓兩人從此分道揚鑣,楊秋興開始用「詐騙集團」字眼罵老韓,並在初選時力挺郭董。而這一次,在陳宏昌抨擊韓神沉迷「人間煙火」之後落井下石,加碼補刀,徹底撕裂了藍營內部,真的很不團結,「旺中集團」也緊急PO文說,楊秋興是因為不分區立委名單沒有上才憤怒發飆,至於真相如何,恐怕只有當事人才知道。話說回來,楊秋興也無法逃脫推薦錯誤政客的指責,光這一點,楊秋興實在應該先向高雄市民道歉,尤其是聽信了他,投下老韓一票的人。

遭受過去身邊人猛咬一口,韓神只能放下神的身段,北上找吳主席討論對策,不過,造神機器一篇文章卻值得一讀,資深媒體人陳國祥說,老韓是中華民國歷史以來,最可憐的「政治受虐兒」,真的嗎?有這麼可憐嗎?如果老韓是「政治受虐兒」,那麼飽受不公平司法審判的陳水扁已經被關了六年,阿扁又算什麼?

我還是一句老話,「怕熱就不要進廚房」,台灣政壇不只是熱,還是地獄,這一切也不是台灣政治專屬,西方國家的政治也是如此,喜歡追根究底,如果沒有「刨你祖墳,查你三代」,誰敢放心把全家生命財產交給你。尤其是台灣,在老共武統壓力下,正是所謂「朝不保夕」,外有強鄰虎視眈眈,內有賣國賊正在數算鈔票,不小心仔細檢驗政客的品德操守,行嗎?

老韓時代已成過去

韓神失去神威,求救凡夫主席,證明老韓時代已經走了,美國劇作家亞瑟米勒(Arthur Miller)寫過《推銷員之死》,他說了一句話,「當一個時代的幻想消失的時候,就是這個時代結束的時候。」去年,老韓提供高雄人一個發大財的幻想,現在證明這個幻想已經消失了,老韓打算北飄了,也該是韓神時代落幕的時候了,接下來,已經不是老韓的問題,我們把問題丟給「旺中集團」的記者們和國民黨中常委,請問,要換韓嗎?真的不換嗎?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