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南榕未竟之願:台灣新國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南榕未竟之願:台灣新國家

 2019-02-09 12:30
黃華早年因從事黨外運動而坐過四次黑牢,合計長達二十三年。一九八八年與鄭南榕共同發起「新國家運動」。圖/鄭南榕基金會(資料照)
黃華早年因從事黨外運動而坐過四次黑牢,合計長達二十三年。一九八八年與鄭南榕共同發起「新國家運動」。圖/鄭南榕基金會(資料照)

回想起當年與鄭南榕結識的第一天,他與剛出獄的我一見如故,第一次見面便暢談台灣該如何獨立建國,至今我仍記憶猶新。

「時代雜誌社,您好。」
「小姐,請問鄭南榕先生在嗎?我姓黃,叫黃華。」
「您說您是?」
「我是黃華,剛從政治監獄出來的人。」

「喔,請等一下。」電話停一下子,接著一位男士的聲音說:「我就是鄭南榕,你說你是黃華先生嗎?」
「是啊!」
「你現在在哪裡?」
「在安和路。」
「還沒吃午飯吧?」
「還沒有。」
「我們一起吃午飯,就在兄弟大飯店二樓台菜館,好嗎?」
「兄弟大飯店?」
「對啦,你關了那麼久,許多地方一定不知道,兄弟大飯店在南京東路和復興北路交叉口,你搭計程車,計程車都知道,我就在那裏等你。」

我放下公共電話,隨即到路邊叫計程車。
這幾天,我都是這樣到處去拜訪人。

這次出獄第一天就被記者包圍,因為擔心被記者再問下去會出糗,我從第二天開始就不住在基隆二哥家裡,讓記者找不到人。我到士林妹妹家住幾天,又到安和路陳永興家住幾天,主動每天到處去拜訪老朋友與新朋友,向他們請教這十一年來的重大事件及變化。

老朋友林永生、許曹德和林樹枝都叮嚀我要注意什麼人什麼事,又鼓勵我一定要繼續大力鼓吹「台灣要獨立」的理論;陳永興連續幾天對我詳細訴說數年來黨外重要活動及民進黨的事情;邱義仁、康寧祥都非常深入地告訴我許多重要事情,也都希望我到民進黨中央黨部去工作;新朋友江鵬堅黨主席請我吃牛排,並邀請我到中央黨部負責組織。

鄭南榕是我今天才要去結識的新朋友,獄中時期,在土城仁教所看了許多《自由時代》,我早就決定要結交這位出身外省第二代的台獨怪傑!

在大飯店前下車時,鄭南榕已經在門口等候了。

「你就是黃華先生?」
「對!叫我阿華就好。」
「好,你也叫我Nylon就好。」

鄭南榕一邊說話,一邊領著我到樓上去。坐定後,菜也開始上來,原來南榕已經點好菜了,有魚有蝦、有肉有青菜,又有紅酒、啤酒。

「哇!你叫這麼多?」
「給你洗塵,你關那麼久,應該補一補!」
「多謝多謝!這麼多,吃不完了!」
「不要緊,我們慢慢吃。來,先乾一杯啤酒!」
「好,我就不客氣了,呼搭啦!」

兩人乾杯後,南榕馬上又提起酒瓶,一邊倒酒一邊說:
「我告訴你,其實,我們雜誌剛剛截稿,我昨晚徹夜趕稿,都沒有睡覺。」
「哇!那你現在應該去睡覺才對呀!」
「不要緊,聽到你要來,我就不想睡了!」南榕說話眼神炯炯發光,毫無疲倦的樣子。

他的身高身材,除了稍微胖一點點,其實和我差不多。兩人以前雖未見過面,卻一見如故似的,對話毫無顧忌,也不特別修飾,直來直往,想什麼就說什麼。

「我認為要達成『台灣獨立』,至少必須先克服兩件事!」南榕的口氣非常肯定。
「哪兩件?」
「台灣人必須先不做中國人!一定要促使台灣人知道:台灣人不能也不應該是中國人!」
「不錯!這要靠教育文化和宣傳,從『大中國』轉到『台灣主體』意識,這一部分,你的雜誌和叢書已經做了不少,但還不夠,還要戲劇電影及教科書,最好能掌握教育部,徹底改變課本教材,才能真正成功。」

我講到這裡,端起酒杯喝一口,又問:「第二呢?」

「必須打破國民黨統治神話!所謂『反共復國,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根本是戒嚴統治的藉口!蔣介石不是神、不是偉人!根本是流氓軍閥!蔣經國更只是經過國際共產訓練的殘忍特務頭,白色恐怖時代多少人被關被殺,都是他的傑作!國民黨不但不是什麼偉大的革命政黨,而且根本就是禍國殃民的軍閥集團!」南榕咬牙切齒地繼續說:「最重要的是要讓台灣人知道:國民黨政權根本是敗逃到台灣的流亡政府!台灣人民應該唾棄它!」

「這一點,你的雜誌也做了很多!許多人的演講都在做這一類的努力。」我講到這裡,南榕搶著說:

「不夠!我們還要辦各種活動來打破它!」南榕突然停下來,沉思似的,凝凝神再說下去。「我想,我們必須發動一次大型活動,遊行到總統府大門口!摧毀那個代表高壓統治者的至尊權威!」

「有可能嗎?」

「有,絕對有可能,『二二八和平日運動』、『五一九反戒嚴運動』在戒嚴時期都可以做出來了,現在已經要解除戒嚴了,更沒有問題。你不信,就等著看看,接著,『國會全面改選』、『總統民選』、『新憲法』運動等等也將一一出籠了⋯⋯」

南榕很自信地滔滔不絕,我也是回應得不亦樂乎,兩人真是相見恨晚,一拍即合。從十二點半開始吃飯,就邊吃邊談;吃完飯,移到咖啡座喝咖啡,又繼續談。直到下午四點半,有一通電話來催南榕回家,才不得不分手。

「今天我們第一次見面真高興!但不夠!我們還有許多重要話要談!最近幾天,我們一定要再見面,好好談個夠!」

自此後,約莫一年多,鄭南榕和我每週至少一次一起吃飯喝酒,一起研究發起這個「台灣新國家運動」。

我們兩個是一九八七年六月六日結識的,我們開始研究這個運動,也就是從這一天開始。這個運動就是環島宣傳「民主國家,人民為主!人民最大!我們人民可以主張我們國家應該有:新國號、新憲法、新體制、新總統、新政府、新國會、新文化、新環境!」

接著,如同第一次見面時我們發下的豪語,從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十六日至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前後四十天,三十餘人,環島行軍一周,到各地還有當地人出來配合,百人、千人,甚至萬人參加遊行。

我們從台北、汐止、基隆、宜蘭、花蓮、台東、屏東、高雄⋯⋯再從南往北,一個縣市停留一到三天,最後三天都在台北。沿途各地有遊行、散發傳單、廣播宣傳、演講,第一場聽演講不到兩百人,最後三天,每場都是萬人,甚至數萬以上。

到今年,這個運動已經三十週年了,雖然台灣已經相當自由民主,已經有民選新總統、新政府、新國會、新環境;但是,還沒有新國號、新憲法、新體制、新文化!最重要的是:「新國家」還沒有出現!也因此,「台灣新國家運動」不應該結束!幸而近年仍有許多類似的新國家運動出現,如郭倍宏的「喜樂島大聯盟」運動!總之,只要「台灣新國家」沒有真正誕生,台灣新國家運動就不應該停止!台灣大眾,人人有責!讓我們繼續努力奮鬥吧!

黃華

基隆人,出生於一九三九年。早年因從事黨外運動而坐過四次黑牢,合計長達二十三年。一九八八年與鄭南榕共同發起「新國家運動」,為台灣獨立運動的先行者。二〇一一年另組「台灣民族黨」,推行台灣住民自決公投。

本文轉自《這裡不是一條船》(逗點文創結社)
本文僅授權民報刊登,請勿轉載
線上購書: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07548 
或至鄭南榕基金會小額捐款$290,即獲一本《這裡不是一條船》(不含郵資)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