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由六四看統派的心歷路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由六四看統派的心歷路程

2020-06-05 15:30
在台灣的中國勢力不只不關心中國的民運,還站在中國統治者的立場看中國,與早期的中國人完全不一樣。圖為1989 年民運期間的北京天安門廣場。圖/擷自六四紀念館網站
在台灣的中國勢力不只不關心中國的民運,還站在中國統治者的立場看中國,與早期的中國人完全不一樣。圖為1989 年民運期間的北京天安門廣場。圖/擷自六四紀念館網站

六四天安門事件已歷經三十一年,奇怪的是目前在台灣關心這一件事者是綠營,中國勢力反而不過問。顯然的,台灣人關心中國的民運,是站在人權的立場關懷中國人,對於蠻橫的中國政府當然會抵制。比較有趣的是在台灣的中國勢力不只不關心中國的民運,還站在中國統治者的立場看中國,與早期的中國人完全不一樣。

蔣家政權統治台灣年代,實施獨裁的殖民統治,台灣人與中國人完全不平等,在台灣的中國人以統治者的立場面對台灣人,他們內心的世界是中國勢力分居海峽兩岸,而台灣人只扮演被統治者的角色而已,沒有將台灣人擺在心上,他們的敵人是在對岸,他們稱中國共產黨為「共匪」。李前總統繼承了蔣家政權,中國勢力完全不能接受,他們認定台灣人並非中國法統,不能承接大位。後來台灣人逐漸擺脫被統治者的角色,中國勢力更不能接受,只是台灣的政局已不可能走回頭路,造成他們敵視的對象逐漸由「共匪」轉向台灣人。

中國勢力敵視的對象轉變之後,更沒有將台灣當作自己的家,所以將全部的希望放在對岸,期待對岸有正常的環境,民主化當然是重點之一。在一九八九年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時,台灣掀起了聲援的活動,而主導者就是中國勢力,也就是統派人士。他們好像扮演認同民主運動者,事實不是,他們就是不接受台灣的民主運動。

統派不接受台灣人當家作主

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後的第二年(1990年),台灣發生了三月學運,也就是野百合學運,若是中國勢力真的追求民主的話,他們應該支持野百合學運,事實正好相反,他們反對野百合學運,因為當年學運的目標包括了萬年國會退職,而萬年國會就是代表中國法統來掌控台灣的立法權,中國勢力希望由他們殖民統治台灣,當然不希望台灣由人民當家做主,因為民主化會自然終結外來勢力的殖民統治,這是中國勢力不希望發生的事。

台灣的政治民主化之後,自然終結外來政權的殖民統治,這是中國勢力所不認同的,他們因而更積極拉攏他們昔日所稱的「共匪」來對付台灣人。他們也變更六四天安門事件時期的思考模式,當年他們認定中國是他們的祖國,期待祖國能正常化,內容當然包括民主化,因而站在人民的立場反獨裁政權。可是台灣政治民主化之後,台灣人民當家作主,自然擺脫中國勢力的殖民統治,這是中國勢力所不願意看到的,因而不期待台灣政治民主化。

中國勢力心目中,「共匪」雖然兇殘,卻是同胞,台灣人雖然溫和,卻是外人。以前台灣人扮演被統治者,他們仇視的對向是兇惡的「共匪」,今日台灣人想要當家作主,他們就勾結兇殘的同胞「共匪」來對付外人。最可憐的就是台灣人,竟然有人擁抱勾結「共匪」的統派人士。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