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獨立中文筆會在香港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獨立中文筆會在香港

 2019-04-19 17:50
中國共和黨主席王策,以「七律」詩致賀與感言:「群賢今日聚香江,五四百年未敢忘。民主尚悲遭踐踏,自由不見得張揚。斯文掃地嗟何及,道德淪喪歎滅亡。還望諸公重抖擻,再揮椽筆創輝煌!」賀辭影本。圖/田牧提供
中國共和黨主席王策,以「七律」詩致賀與感言:「群賢今日聚香江,五四百年未敢忘。民主尚悲遭踐踏,自由不見得張揚。斯文掃地嗟何及,道德淪喪歎滅亡。還望諸公重抖擻,再揮椽筆創輝煌!」賀辭影本。圖/田牧提供

4月18日,「五四百年文化研討會」暨獨立中文筆會頒獎禮——2019年香港會議前夜,獨立中文筆會海內外會員,絡繹不絕從各地抵達香港,因筆緣之情,會員們維繫在筆會的共同平臺裡,在詩文書畫中耕耘,「恰得一年相聚」,文友聚集,故舊相會,談笑風生,不亦樂乎。

近年來,獨立中文筆會每年均在香港舉行年會,香港無疑是中國人思想解放、文化自由、民主憲政的前沿陣地,一界之隔,可謂是民主自由兩重天。香港前議員劉慧卿女士說:希望筆會每年來香港舉辦會議,「只要你們能來,就表示這裡還有一點點自由。」廖天琪會長說:「我們在香港開會,也是一種『造勢』,也是體現了一種與國內的『銜接』,發出反對專制政體的『異音』。另外,是測試中共當局是否放行我們的會員自由出境,也是一種探視國內政治寬緊的『風向標』」。

筆會的良師益友紛紛發來了賀辭與感言。

高瑜的祝辭

著名的記者、報刊與網路專欄作家、獨立中文筆會副會長高瑜,發來賀辭說道:「整整百年了,無論白話文,無論文言文,我們都不能自由寫作。1942年起,「愛國主義」就在為紅色政權鋪路。科學與民主,一直是七十年的党國追殺的洪水猛獸。——高瑜為迎接第一百個「五四」而寫」

王丹的賀信

天安門八九民主運動領袖王丹,發來賀信說:「身為筆會會員,我不僅要祝賀今年年會的召開,更要表達我對本屆年會的主題『五四百年』的高度認同。在『六四』30周年之際,紀念五四100周年別具意義,因為1989年的知識份子,繼承的就是五四傳統。從五四到六四到現在,一條綿延百年的紅線,就是中國知識份子為了推動中國的科學與民主而不斷推動的過程,也是一個百年啟蒙的過程。衷心祝願獨立中文筆會的會員們可以繼承五四傳統,延續六四理想,用我們手中的筆,為中國未來開闢新章。」

鮑彤的賀辭

中共體制內著名民主派代表鮑彤先生髮來賀辭,他這麼說道:「不要皇帝,不做奴隸,各盡所能,尋求真理。這就是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這就是民主和科學,這也是我所理解的五四。書贈,獨立中文筆會——鮑彤(已亥)」


鮑彤先生近影。圖/田牧提供

楊黃美幸大使的賀辭

臺灣總統府無任所大使楊黃美幸,發來賀辭說道:「由五四運動到六四天安門事件,我們知道中國人是有反省能力的。美國獨立宣言:『人生而平等,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是不可剝奪的權利』,任何違反這些基本人權的政權,歷史證明必將滅亡。但人權並非天掉下來的禮物。必需靠群眾前仆後繼的努力及追求,甚至被關,被打,甚至犧牲生命在所不惜。獨立中文筆會一直呼籲國際關心中國層出不窮的人權問題以及香港在一國兩制下,已被侵蝕剝奪殆盡的自由民主。我個人尤其對於會長廖天琪及副秘書長潘永忠盡心盡力,多年來奉獻心力,給予最高的敬意,也祝大會圓滿成功!」


楊黃美幸大使。圖/民報資料照

謝志偉大使的感言

臺灣駐德國代表處大使謝志偉,發來了「從五四到六四」的感言,這樣寫道:「從五四走到六四,好長的一條路!荊棘遍佈,八九不離死。科學並未說一不二,當說的,算,一錘定音;民主卻是不三不四,說黨的,抓,以槍斃命。革命勉稱有成,三教九流也能混成九五之尊;人民終究無望,推三阻四可歎憲章,七零八落。八十年後,五四精神,八字猶不見一撇,八路卻已走成絕路;——物質即便豐富,精神可惜近貧。」


謝志偉大使。圖/廖天琪提供

劉慧卿的賀信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劉慧卿發來賀信,指出:「很高興獨立中文筆會決定於香港舉行2019年會議,貴會成立的宗旨是推動言論自由,香港面對來自北京、特區政府和親共人士的打壓,令很多人噤若寒蟬,更作自我審查。我期望貴會的會議能為港人打氣,支持我們無畏懼行使表達自由,免被秋後筆帳。」

萬潤南的感言

著名的電腦軟體工程師、企業家、異議人士,民主中國陣線組織創始人之一的萬潤南,以「七律」致天安門母親的舊詩作闡述「六四」感言:「 當年六四國殤時,母失麟兒瑟斷絲。舉國悲咽人灑淚,屠城得意血沾旗。淒淒歲月君思子,寂寂天涯我祭詩。可歎星移經廿載,何時鬥轉換雲衣?」

王策的祝賀詩

中國共和黨主席王策,以「七律」詩致賀與感言:「群賢今日聚香江,五四百年未敢忘。民主尚悲遭踐踏,自由不見得張揚。斯文掃地嗟何及,道德淪喪歎滅亡。還望諸公重抖擻,再揮椽筆創輝煌!」

王維洛的「五四」感言

著名水利專家王維洛的感言中指出:「五四運動與八九民運的最大不同之一是:在蔡元培等校長們的努力下,參加五四運動的學生們、包括被抓後又被釋放的那些人,經過了一次政治洗禮,而這樣的經歷對於國家棟樑的培養是必不可少的。誰沒有年輕過?誰沒有激情過?如果北洋政府對參與五四運動的學生採取暴力處置,那麼後來中國社會就會失去一大批精英,比如羅家倫、張國燾、傅斯年、鄧中夏、許德珩、羅章龍、羅隆基、王造時、聞一多、瞿秋白、鄭振鐸、張太雷、周恩來、孫越崎等等,歷史也沒有這麼多彩。而在八九民運中,政府使用了坦克和槍械,失去的生命不會再醒來,天安門母親的淚水永遠在流淌。流亡海外的學子們,已經三十年沒有回到故鄉,哪怕就是奔喪盡孝也是不被允許。中國的社會在墮落,中國的大學在墮落,中國大學的校長們在墮落。何人再能擔負『干涉政治的責任』?這就是五四運動百年以來中國文化演變的結果。這就是八九民運三十年以來中國文化演變的結果。」


王維洛近照。圖/田牧提供

陳破空的祝賀與感言

著名異議人士陳破空的祝賀與感言中指出:「我熱烈祝賀「五四百年文化研討會——獨立中文筆會2019年香港年會」順利召開,預祝大會愉快、成功、圓滿、豐收!」「從五四到六四,民間在前行,統治者在倒退;世界文明飛速進步,中國統治者冥頑不化。貪心,既得利益,極端的自私自利,無邊的內心黑暗和權力欲,是中國統治者的通病,無可救藥的絕症。……五四運動已經一百年,中共統治已經七十年,八九民運已經三十年,專制中國,依然故我。究竟是時代的沉淪?還是民族的宿命?抑或,舊勢力的巨大慣性?需要我們這些思想者深思、深究、深省。當然,拯救苦難中國,更需要我們起而踐行,重新出發,啟蒙,探索,奮進。當仁不讓,義不容辭。」

獨立中文筆會每一年的香港年會,是海內外筆友的共同節日,「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會員們儘管分別居住在海角天涯,但我們在筆會的大家庭中,猶似親密家人一般,讓我們共同為中國的自由文化,及民主與科學繼續努力奮鬥!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