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香港人正在等待運氣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香港人正在等待運氣

 2019-12-14 11:42
歷史告訴我們,自由和民主的降臨,三分努力,七分要靠運氣;只有中國境內出現政治衝突大戲,大規模群眾運動出現,那才會是香港正在等待的運氣。。圖/取自岑子杰Jimmy Sham臉書
歷史告訴我們,自由和民主的降臨,三分努力,七分要靠運氣;只有中國境內出現政治衝突大戲,大規模群眾運動出現,那才會是香港正在等待的運氣。。圖/取自岑子杰Jimmy Sham臉書

暴力和酷刑無法使人順服,民粹和洗腦製造出個人崇拜,才是獨裁者賴以生存的伎倆。

------------ 為第三帝國服務/菲律普包爾。

從97移交香港給中共,到現在22年來,中共對香港的洗腦教育,全面失敗,民族愛國主義不敵自由民主的渴望。

歷經半年「反送中」運動抗爭之後,11月24日,香港區選舉之後,民主派大勝,但是,港民抗爭的活動並沒有停止,距離香港達到真正的「一國兩制」,擁有完全自治權利,還有一段需要奮鬥的長路,儘管西方國家都支持,香港應該擁有真實的自治,但是,中共是否放手,讓香港特首真正普選,不干預立法局,仍在未定之天,但是,從這幾天的觀察,「勇武派」和「合理非派」,對香港未來仍然信心十足,尤其是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法案」力挺香港的完全自治,加上中國經濟出現崩盤危機,更給了香港人持續抗爭的力量。

自由、民主 三分努力七分運氣

12月8日,國際人權日,80萬港民持續上街,民陣表示:如果五項訴求未獲回應,示威活動不會停止,我曾經以亞洲「布拉格之春」形容香港這六個月的抗爭故事,但是,港民的抗爭創意,所激發的想像,使這場抗爭,更像是蘇聯解體下的愛沙尼亞以及波海三國,香港人現在很主動在賣場或公共場所聚集,演唱「願榮光歸於香港」,就好像當年愛沙尼亞人在很多廣場上,唱著「我的祖國我的愛」,港民用「人鏈牽手」表達團結訴求,這人鏈的創意,最初也是來自愛沙尼亞的「波羅底海之路」,1990年,愛沙尼亞發起波羅底海人鏈牽手活動,一共有200萬人參加,把三小國的國土用人手串聯圍繞起來,震動國際社會,波海三小國向國際社會呼喊,希望獨立的心聲,就如同目前香港人的歌聲一樣,但是,歷史告訴我們,自由和民主的降臨,三分努力,七分要靠運氣,客觀而論,愛沙尼亞脫俄獨立,就充滿運氣的成分。

1989年6月,波蘭變成推倒華沙集團的第一塊骨牌,一直到這一年年底,柏林圍牆被推倒,1989年跨到1990年,愛沙尼亞一看機不可失,連續舉辦兩場選舉,第一場是蘇聯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第二場是愛沙尼亞最高蘇維埃選舉,這兩場選舉中,親蘇聯的建制派變成少數,親西方的人民陣線獲勝,為未來的獨立,鋪展很好的道路,這種情況有點像是目前香港的地區選舉,愛沙尼亞旁邊的拉脫維亞和立陶宛,同樣的親俄建制派,變成少數,但是,1991年1月,俄羅斯軍隊進入拉脫維亞和立陶宛,用軍事壓迫手段,企圖發動政變,軍隊和人民爆發激烈衝突,人民用大石頭阻擋俄國坦克部隊,蘇聯要求立陶宛國會恢復蘇聯憲法,但是,立陶宛拒絕,蘇聯軍隊控制了電視台,在抗爭中有14名立陶宛人被射殺,緊接著,軍隊衝進國會大樓,接管國會,綁架反對派議員,但是,發生在立陶宛和拉脫維亞的軍事介入,卻完全沒有在愛沙尼亞重複,這也就是所謂,命運眷顧的由來,至今仍然無法解釋;為何蘇聯忘記了愛沙尼亞存在?

1991年8月,保守派在莫斯科發動政變,威脅戈巴契夫放棄改革,雙方陣營爆發內戰在莫斯科一觸即發,坦克車包圍國會大樓,但是,這場政變卻造就了葉爾辛的英雄形象,挽救了俄羅斯免於內戰,也使改革的道路堅持下去,蘇聯蘇維埃政權也正式崩解,波海三小國也趁著這個機會宣布獨立,並且立即在國際上得到支持,今天的歷史學家分析,愛沙尼亞等三小國,能夠順利「脫俄獨立」,命運真的特別看顧愛沙尼亞,問題是,今日的香港還可以獲得上帝在一次眷顧嗎?

香港國際金融地位 中共不敢輕舉妄動

香港的特殊國際金融地位,使中共不敢輕舉妄動,這是歷經半年激烈的警民衝突,中共解放軍還能保持克制,不敢全面入港,實際鎮壓的主因,第二,中國境內經濟在貿易戰爭下,已經出現嚴重的社會危機,中共吹噓,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面對資本主義挑戰,事實證明全面潰敗,這個制度無法使富人安心留在國內,也無法使底層階級受到國家保障,這種情況和蘇聯崩解前的政治社會經濟狀態,如此相像,也難怪很多外國觀察家,把中國的今日,描述為蘇聯崩解的複製翻版,而香港就如同位在蘇聯邊上,積極欲動,企圖改變自己命運的愛沙尼亞。

歷史的輪迴,總是一次又一次,重新回到人間,所以地球上沒有新鮮事,如果中共是崩解前的蘇聯,那麼,習近平就是戈巴契夫,搖擺在走資或走社之間的政客,習近平的企圖野心和改革,希望使中國變強,超越美國,卻相反的把中國帶入險境,如今中南海政權內鬥方興未哀,歷史如果會再次輪迴,那麼誰才是那位替改革開第一槍的葉爾辛呢?只有中國境內出現政治衝突大戲,大規模群眾運動出現,那才會是香港正在等待的運氣。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