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捷克人民的總統,「天鵝絨革命」的靈魂人物──哈維爾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捷克人民的總統,「天鵝絨革命」的靈魂人物──哈維爾

2014-12-16 09:00
後世給哈維爾的「歷史定位」,就是「一個沒有從政閱歷的知識份子,把『良心』帶入了『政治』之中。」(網路資料)
後世給哈維爾的「歷史定位」,就是「一個沒有從政閱歷的知識份子,把『良心』帶入了『政治』之中。」(網路資料)

2014年11月29日,台灣公民意識覺醒,人民用選票給予統治台灣六十五年的「中國國民黨」迎頭痛擊,人民用超高的投票率向這個貪污腐敗、官商勾結、與財團牟利分贓、置人民福祉於不顧的執政黨,大聲的說:「No!」成就了台灣投票史上「人民大勝利」嶄新的一頁。

和平移轉政權,人們記憶猶新的是距今二十五年前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鵝絨革命」,也是知識份子秉持良知、揭竿起義,哈維爾所領導的「公民論壇」以和平方式推翻共產黨統治,獲得勝利,哈維爾被選為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首任總統。這位身為詩人、劇作家、導演,也是思想家更是行動派的文人總統所揭櫫的「文學高於政治、人權甚於主權」大旗,終結共黨統治四十年,帶領國家邁向民主政體與自由市場經濟轉型,並在四年後成功的將國家和平分成「捷克」和「斯洛伐克」兩個自主的國家。之後,哈維爾續任捷克共和國總統十年,令這個人口不到一千萬的撮爾小國昂然立足於國際。

看似寧靜、浪漫的「天鵝絨革命」有著慘烈的歷史背景

西方觀察家盛讚哈維爾是「史詩般的民主鬥士」;天鵝絨革命也因為「沒有一塊玻璃窗被打碎、沒有一輛汽車被引爆」和「不發生流血衝突的場面下實現了政權更迭」而聞名。

然而,發生在1989年的這一連串東歐各國民主思潮崛起、德國柏林圍牆倒塌、乃至於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學生的大規模遊行示威等等,其前奏與導火線可溯源自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一場試圖擺脫蘇聯共產黨所控制的政治民主化運動。當年6月27日,捷克著名的科學家、文學家、藝術家等聯名在各主要報刊上簽署宣言,批判共產黨的腐敗,並且積極表態支持民主化運動,這引起蘇聯共產黨的不快。8月21日,武裝軍隊入侵捷克斯洛伐克,不但血腥鎮壓了「布拉格之春」,甚至更為強硬的箝制人民的生活與思想。壓抑、恐懼和不信任感瀰漫在社會各階層和每一個角落。

捷克知識份子對共產主義的憧憬逐一破滅,越來越多人的理想被殘酷的現實所粉碎,他們開始以地下化的活動為主,展開反抗行動。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哈維爾,他於1977年策劃著名的「七七憲章」運動,也多次策動群眾示威,促使捷克共產黨兌現人權承諾。哈維爾因此數度被捕,進出監獄成了家常便飯。

公民覺醒,使「改變」成為可能

1989年一整年,幾乎就是一闋天鵝絨革命可歌可泣的敘事詩。從年初的紀念大學生帕拉赫因蘇聯軍隊入侵而引火自焚二十周年紀念日,布拉格發生共黨統治以來最大規模的遊行示威;數以萬計的人衝上街頭高喊「要自由」、「要人權」等口號,數百人被拘捕,示威活動發起人哈維爾也被判刑。到了11月17日,首都布拉格出現超過十萬人的示威遊行,之後每天都有遊行活動向政府要求結束捷克共產黨統治。11月20日,甫從監獄出來的哈維爾在廣場對五十萬聚集的群眾演講,群情堅定的逼迫政府下台。僵持到24日,第一總書記辭職,繼任者上台試圖承諾改革並推動民主化,但為時已晚,公民力量已全然掌握情勢,共產黨獨裁者非交出政權不可。

這一年的12月29日,捷克政府舉行了多黨選舉,哈維爾所屬的「公民論壇」大獲全勝,哈維爾成為「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第一任總統。

這位廣受平民愛戴的總統,在就職典禮上發表了一篇膾炙人口的演說,題目是:「人民,我把國家還給你們!」他有著睿智、高瞻遠矚,和以人為本的高潔情操,雖然不是一位治國能力很強的總統,但在他任內,的確以謀求人民的最高福祉為念,後世給他的「歷史定位」,就是「一個沒有從政閱歷的知識份子,把『良心』帶入了『政治』之中。」

哈維爾與台灣

基於對人權和人道的關懷,哈維爾在任內經常把握機會為台捷關係做努力,我國的外交使節多人都曾收到他以詩句組成聖誕樹的滿滿祝福的賀卡。1995年甚至在聯合國大會記者會上他也不諱言支持台灣進入聯合國。2001年我國第一夫人吳淑珍出訪捷克時受到哈維爾竭誠歡迎,親自為她推著輪椅逛博物館,全程四個小時!

他在2003年2月2日卸任,儘管健康情況不佳,仍因對台灣懷有深厚感情,在2004年11月(捷克的國家節日「為自由民主奮鬥之日」)來台灣訪問,長途飛行還是靠著六個氧氣瓶,以防萬一。

作為國家元首,有的國家因一個人而蒙羞;有的國家因一個人而驕傲,哈維爾帶給捷克的,無疑屬於後者。

有缺陷的「民主制度」成為貪污的溫床

2009年哈維爾已卸任六年了,表面上看來捷克首都布拉格已晉升為現代化發展的經濟都市,國民生產總值達到百分之六的成長,然而,人民感受到自由、民主、幸福的果實嗎?11月17日紀念天鵝絨革命二十周年的遊行中,人們再度集結,仿傚當年反共示威者用一串串鑰匙敲出聲響,表達憤怒的民意。但這次呼喊的口號是:「瓦茲拉夫.克勞斯,罪犯!」以及「貪污者,下台!」

克勞斯是繼哈維爾之後第二任的捷克總統,當年受到哈維爾魅力感召而凝聚一起,他們的願景和理想,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克勞斯是經濟學家,早在共產時代就倡言自由經濟救國家。但他不是異議份子,不曾像哈維爾那樣身先士卒受到牢獄之災,他在革命成功之際才加入公民論壇,這對大部分是理想主義卻缺乏市場經濟運作概念的哈維爾團隊來說,自然是大受歡迎的人才。

沒料到,克勞斯很快便推動國產私有化,以發售股份券來加速私有化國家資產,結果獲利的都是他自己的近親好友,哈維爾曾痛心的指責他所實施的根本就是「黑幫資本主義」(Gangster Capitalism)。公民論壇在取得執政權後反而瓦解,克勞斯集團另組「公民民主黨」。

想想台灣,他山之石可以攻錯

一個沒有理想信念的人結合了一群想要向上爬升的機會主義者,他們披著民主的外衣,向具有前共產黨背景的國會議員買票,克勞斯這位毫無民意支持的普選總統竟也連任總統寶座。在聲稱「自由經濟的主張」包裹下,克勞斯說:「要我慎防『黑錢』流入?我不知道甚麼是黑錢?錢就是錢,我只知道我們需要錢!」以這種觀點治國,令人不寒而慄。

克勞斯在不成熟、有缺陷的民主制度中,藉著「民主化」得以掌握實權,他的貪欲與自私不但激起滔天的民怨,也令捷克和歐盟的國際關係趨於緊張。這一定不是當年天鵝絨革命的公民意識者所樂見。

二十一世紀,無論東西方哪一個國家,人們冀望的無非是開放、透明、為民服務的政府。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想想台灣的公民意識也正趨覺醒,政治人物能不引為警惕嗎?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