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與台獨難類比!哈佛大學教授宋怡明:香港沒有決定自己命運的可能性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與台獨難類比!哈佛大學教授宋怡明:香港沒有決定自己命運的可能性

 2016-11-11 17:16
哈佛大學東亞語言與文明系教授宋怡明(Michael Szonyi)認為,二者難以類比。即使港人上街,但目前看來,香港「沒有決定自己命運的可能性」。在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上,「台灣空間大得多」。圖/唐詩
哈佛大學東亞語言與文明系教授宋怡明(Michael Szonyi)認為,二者難以類比。即使港人上街,但目前看來,香港「沒有決定自己命運的可能性」。在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上,「台灣空間大得多」。圖/唐詩

針對近來中共人大釋法引發港人上街爭議,以及台獨、港獨未來發展,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國研究中心、東亞語言與文明系教授宋怡明(Michael Szonyi)認為,二者難以類比。即使港人上街,但目前看來,香港「沒有決定自己命運的可能性」。在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上,「台灣空間大得多」。

宋怡明也提到,台灣是「中國社會不適合民主」的反證,台灣民主有很大的歷史意義,但不能靠反對共產黨來生活。他說,蔡總統目前的「維持現狀」非常謹慎,但關鍵是哪些演變會威脅到「現狀」,這是台灣關鍵的問題,「台灣人必須試一試」。

根據中國官媒《新華網》等媒體報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今(11)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出席「紀念孫中山先生誕辰150周年大會」「絕不允許任何人、任何組織、任何政黨、在任何時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塊中國領土從中國分裂出去」。習的談話主要針對台灣,未點名港獨,但也概括所謂的「分裂勢力」。

針對如何解析台灣的「天然獨」與未來想像,以及台灣正名制憲等問題?宋怡明日前在訪談中透露他的看法。對於太陽花學運與近2年來發展,他說,這段期間他在台灣的經驗比較少,「但我在台灣唸書時,正是台灣民主化的階段,但我對台灣一直保持一個希望的態度」。宋怡明曾在台大就讀哲學系與歷史系。

宋怡明認為,實際上台灣(民主發展)的歷史意義很大,大陸的一些知識份子都說,「包括共產黨裏面一些人常說,民主不適合我們中國文化,但台灣是一個非常實在的反駁這個概念的證明,這方面我們是應該支持也是贊成的」。

「問題是不能靠反對共產黨的概念的證明來生活」,宋怡明說,他目前看到的是,台灣的總統蔡英文非常謹慎,她的「維持現狀」的兩岸政策,因此關鍵是哪些演變會威脅「現狀」,這個現在是台灣關鍵的問題,也是台灣人必須要來試一試,有哪些地方是可以進步,哪些地方是會引起麻煩。

至於香港反人大釋法,部分議員支持港獨,中國也擔心台獨與港獨的合流,這是否成為一個變數?似乎其他國家也不那麼願意「干涉中國內政」,但港獨確實是中共「一國兩制」的測試點,他如何看待?

對此宋怡明說,「我覺得這方面香港不能(相對於台灣)做一個比喻。因為香港認同的趨勢是有上升,但香港非常明顯,沒有任何決定自己命運的可能性。在這方面香港完全是被動的。即使他們走上街頭也未必有用」。

「所以台灣的空間比香港大很多。即使台灣面臨的問題是很嚴重,但是沒有香港嚴重」,他表示。

至於外界有看法認為,台獨與港獨互相支援,但台灣的政府機關如陸委會,採取比較保守的態度,而台大研協日前發出聲明稱「中共沒有遵守一國兩制的承諾」,但這樣的論述,又似乎和支持港獨有部分矛盾,「如果支持香港成為獨立國家,那重點就不會是一國,中共又何必去遵守(一國兩制)」?

對此宋怡明答覆,「我覺得這樣的說法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一國兩制」的內容之一是「發言權」,香港原來是有「言論自由」(freedom of speech),所以這邏輯是有點不對!

他說,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不能獨立是一碼事;但在「一國兩制」之下,香港不能討論政治體制,這是另一碼事,「這完全是兩碼事」。他認為,香港當然可以在「一國兩制」下討論香港前途與自決。

宋怡明日前應邀訪台,台大歷史系針對其新作《前線島嶼──冷戰下的金門》舉辦工作坊。宋怡明也與國史館館長吳密察,中研院研究員許雪姬、政大台史所教授薛化元等學者進行交流」。記者詢問曾在金門進行大規模田野調查的宋怡明,金門在兩岸關係之間的角色,從過去到未來,是否有其他想像?

對此宋怡明說,「金門人經常問我這問題,但我沒有一個正確的答案」。

他表示,金門還是兩岸的一個「前線」,金門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怎麼趁中國崛起的機會,同時面對中國崛起的危機。「因為中國崛起有一些機會,也有一些危機」,關鍵在如何利用機會、面對危機。

他指出,這也是所有東南亞國家,以及台灣面臨的問題,「甚至是以後全世界要面臨的問題」,這方面金門和台灣比較獨特,「因為其他國家面對中國崛起,對他們而言並不是一個生存上的難題(existential question),不是涉及它能不能活下去的問題」,因此他只能說,這問題很有意義但難以回答。

「金門怎麼處理這問題(中國崛起),會影響台灣處理這問題;台灣處理這個問題,也是全世界面臨這問題的一個警告」,至於金門走向「半獨立」、「去主權化」、「非軍事化」等思維,宋怡明認為,這方面金門的(角色)轉換是很敏感的。

他舉例說,第一是影響金門未來的行為者(actors)很多,「例如曾有金門開放博奕的建議,後來好像沒通過,沒去做,但我們看當時中國的輿論很清楚:中國不同的部門,都會『決定』金門的未來,台辦也有聲音,廈門政府也有聲音,福建政府也有聲音,所以金門很不容易做一個決策」。

「它(金門)必須要推測大陸的每一個部門」,宋怡明說,「50年代很簡單,蔣介石有計畫,他就是要考驗對岸的毛澤東怎麼反應。但現在金門縣長要面對中國不同部門」,「第二,金門在這方面如果要成功的話,都要在台灣之先,例如從小三通到三通,開三通對金門是一個很大的衝擊」。

「金門從前線變成了口岸,我怕它是一個惡性循環 (vicious cycle):金門愈靠中國,台灣就愈靠中國。所以金門很容易就失去它的空間」。

宋怡明分析,現在金門至少有一點點的空間,「但如果它追求短期的利益,很容易這空間就不見了」。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