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務實的台獨工作者』注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務實的台獨工作者』注

2020-06-04 12:25
『理想主義者』為形勢所迫屈就現實,也不算丟臉。但『理想主義者』不會滅絕,而在台灣人的夢魂中,對英雄的召喚也不會停止。圖為2020.5.20第15屆總統副總統就職典禮,蔡英文,賴清德。圖/擷自總統府直播影片
『理想主義者』為形勢所迫屈就現實,也不算丟臉。但『理想主義者』不會滅絕,而在台灣人的夢魂中,對英雄的召喚也不會停止。圖為2020.5.20第15屆總統副總統就職典禮,蔡英文,賴清德。圖/擷自總統府直播影片

生命存在的現象,永遠是現實的。所有生命賴以生存的物質和環境,都受到現實的法則所支配和左右。但是人類歷史所呈現的現實是,人類做為一個群體的進化來看,其核心的驅動力,則是對現實的不滿,以及對『理想的現實』更美好的想像。這就是所謂的『理想主義』。人類文明之所以能不斷進步,不是因為對現實的屈服,而是對現實的反抗。然而,現實的力量何其強大,個人的力量又何其渺小。因循苟且、安於現狀又是多麼方便、多麼理所當然。儘管對現狀有多不滿,儘管懷抱的理想有多偉大,現實總會展現無所不在的障礙,和無比強大的力量。當理想碰到現實的阻礙,一個人在關鍵時刻的抉擇,才能判別他是真正的『理想主義者』或是『現實主義者』。

『理想主義者』或『現實主義者』只是一個人理念的屬性,沒有對錯。只有在客觀環境有矛盾和衝突的時候,其價值判斷和抉擇才有對錯可言。然而為甚麼台獨工作者,必須冠上『務實』兩字?為什麼沒有人會說:「我是一個務實的統一工作者」呢?把自己從獨派中區隔出來,是不是意味著另有『務虛』的獨派?這不是很費疑猜的嗎?在這世上生存,誰能不務實呢?『務實的台獨工作者』,語意上由『務實』二字定了調。如果碰到現實問題,其抉擇會是屈服多於對抗的。2019年3月18日賴清德意外宣布參加總統初選。這是強力挑戰現實的『理想主義』英雄的表現。也獲得眾多『務虛』的獨派的支持。但是卻在蔡英文和民進黨黨中央多次作弊下,不敢主張自己合法的權利。後來又在蔡英文集團的威逼下,接受蔡賴配,等於替蔡英文的作弊背書。其實這時賴清德對蔡英文的價值只是一塊遮羞布而已。而英粉之所以興高采烈,是因為賴清德的屈服,讓他們覺得對蔡英文的支持更有正當性,也證明賴清德最後的抉擇,和他們沒有兩樣。他們在綠營的分裂中,也等於得到了正當性。這就是賴清德在理想和現實衝突的關鍵時刻所做的抉擇。是『務實』的具體表現。大家應該不會感到奇怪和意外才對。

『理想主義者』不會滅絕

其實『務實』不是精確的語意表述。和現實對抗的是『理想主義者』;而屈從現實的則是『現實主義者』。在這兩者之間搖擺遊走的,叫『中庸派』。同樣地,『中庸派』也沒有對錯可言。只有在關鍵時刻對關鍵議題做出抉擇的時候,才有對錯的判別。『中庸派』是哲學味的稱呼。其相反詞是『極端派』。『騎牆派』則含有投機份子的貶意。看起來『中庸派』在台灣是人數最多的一群。畢竟對大多數人來說,最安全的選擇是中庸。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即使錯了,也錯得有幾分道理,如果大家都錯,那就更錯得理直氣壯;而佔據最佳位置,看風向隨時調整立場選邊站,哪個政壇長青樹不是如此。更何況,他至少有個想法、有個關懷,這比那些完全不關心國事的人要好得多,不是嗎?其實『理想主義者』為形勢所迫屈就現實,也不算丟臉。民主沒有英雄,而人民總是最後的贏家。在國際孤兒狀態下,天天被中國霸凌的台灣,『理想主義者』不會滅絕。而在台灣人的夢魂中,對英雄的召喚也不會停止。骰子一擲,才知輸贏。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