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民報書摘】老派文青的文學浪漫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民報書摘】老派文青的文學浪漫

2020-06-28 09:48
作者:廖振富
譯者:
出版社:玉山社
出版日期:2020-05-15
官方網址:

老派是不急著追逐潮流、對舊有價值擇善固執,在中部人文薈萃中成長的廖振富,對於臺灣文學有著終如一的熱情與追求。他對文學有著老派的熱情與執著,想將多年吸取的養分,用易懂的方式介紹給大家,讓生活在這裡的人認識臺灣文學的美好。

老派文青正在探問,文學與社會對話的可能。

他出身霧峰,深受在地文化環境的影響,大學就讀中文系,之後的研究主題轉向在地文學,包括臺灣古典文學、日治時期臺灣文學、臺灣現代文學。對於臺灣文學輾轉、曲折的發展,具有深刻的認識。

文學是他理解世界的方式,透過不同的作品,他看到這片土地的歷史、人性的幽微,以及對未來的美好期盼。他希望讓更多人知道,臺灣文學是什麼?有什麼價值?

推薦序 在路上,不時交會

文/劉克襄(作家)

振富小我二歲,都是中部農村長大的孩子。父母輩為了謀得更好的生活環境,早在我們孩提時期,各自從臺中外圍的鄉村搬進了市區。

他老家原在霧峰北勢村,國中時隨家人遷居到忠信市場,此後父母以擺攤為生。我則出生於烏日九張犁,及就學之齡,父母先寄宿大同國小,再落腳於第五市場不遠的公館。兩地不遠,分別位於柳川兩岸。那時我和童伴常騎單車越過柳川,在振富就讀的崇倫國中打球、釣魚,甚而溜到筏子溪玩。振富也曾帶領同學騎鐵馬,回到霧峰、草屯一帶長程野遊。

乍看這樣的家族遷移和生活動線,彼此間彷彿無啥關係。但成長的軌跡,悄然有了一些交集和重疊。

等我們先後進入臺中一中,應該是受到校園師生的藝文薰陶吧,都微妙地受過啟蒙。爾後,各奔臺北就學,個人對讀書的面向,乃至創作的樂趣,似乎也在此時有了清楚的眉目。

如是在臺中盆地長大,在同所高中接受文學的養成,我們彷彿同一處果園栽培出來的物種,雖說品項有些不同,但吸收的養份應該是近似的。只是欠缺結識的緣份,直到不惑之年。

儘管相見略晚,我們在同一家園成長的經驗,早已豐厚地形塑成某一雷同的生活價值。因而彼此見面,不過須臾交談,便像老友般熟稔了。

至少對我來說,日後陸續有機會翻讀振富緬懷年少及長的文章,還有表達在地文化和臺灣文學的關懷時,都有著濃郁的親切感。我因而相信,站在同塊土地,看待各種社會變遷,應該也有著相近的意識,以及關心臺灣未來的位置。

有此成長緣份,再以文會友,這等人生風景何等美麗。等到熟識了,切磋自是愈加頻繁,因而日後再接觸其鑽研的相關文學史料,共鳴更為強烈。我們未成黨結社,卻不知不覺有一奇妙的隱性連結,必然也使然地劃出一個以臺中盆地為核心,但關懷超越家園的文化地圖。

除了這種難以量化的生活和知識養成,振富的散文還有夾敘夾議的特質,我常讀得津然有味,想借序表述。

由於長時浸淫於早年臺灣文學的發展,他慣常以在地人文歷史引經論典,呼應當代文學,或者以現今的文化運動,遙映某一過往經驗。再加上成長環境的潛移默化,其文氣自有一渾然天成,帶出意想不到饒富興味的人文底蘊。我輩書寫者甚少有此能耐,縱使述及臺灣相關文史,似乎也難以像他走文行筆的理所當然。

順手舉一例,譬如提到二二八事變後,中央書局發起人莊垂勝對世事意興闌珊,避居霧峰萬斗六山,最後抑鬱而終。他藉此中部重要文化人物的餘生,對照自己的家園,爾後又有精闢論述,追溯日人岸田秋彥、小說家朱點人與他的深刻情誼。

別人引用此段文獻總難窺得全貌,但振富是文史專家,不僅有一觀望來龍去脈的高度,還能旁敲昔時藝文活動,提點各種可能。再加上,書寫的是故鄉近事,如此日常又幾乎被遺忘的稗官野史,被其娓娓敘述時,其實已挑出一段感人故事的線頭。

這樣引史為要的開端,以及滿懷土地鄉愁的情感,也不只一回撼動了我。光是此文撞出的花火,自己便有不少豁然開啟的新視角。一邊翻讀,還興致勃勃地展開過往地圖,尋著萬斗六山的位置,從霧峰劃了一條行旅之路,往東北連結到桐林、黃竹坑和九九峰一帶。我多麼想以自己最愛的踏查,再次尋訪這些振富行文裡提及的,文化人士在中部活動的足跡。從他們度過的抑鬱年代,思索更深層的土地經驗。

相對地,當我發表地方文史相關的散文,乃至一些臉書的踏查心得,振富也定時追蹤,熱心提供廣博的專業見地。他的關心也不只囿於中部地區。早些年我發表臺北寶藏巖的文章,記述清末至日治時期的新店溪旅遊,承蒙其斧正,方能修正文史考證的謬誤。

振富會積極不悔地投入早年臺灣文學研究,焠鍊出獨特的史學行文。最重要的轉折點當在博士班,爬梳文獻報告的議題裡,遇見了櫟社。

此一日治時代的古典詩社,由霧峰林家林朝崧、林幼春、林獻堂等人主導,結合中部各地傑出詩人。他們發表的詩文,出現諸多中部地方風土,恰恰是我輩從小熟悉的家園。

但這些先輩的生平和作品,在戰後繼續縮萎於歷史暗角,始終欠缺有心人士,打破政治和文化隔閡的既有藩籬。振富無疑是當今最認真扣問這段歷史,不斷梳出精彩理路的學者。

一邊研究,振富也深感自己過去對母土的無知。當我們埋首於個人創作,不知文學歷史長河流奔向何方時,他早以自身的治學和成長經驗,俱備了綜觀全局的治學能力。

從清朝以迄日治時代文學創作者的豐饒成績,乃至日人的漢文學,振富拿捏得比任何人都清晰。以此臺灣文學史為基底,他對臺灣文學過往的脈絡發展,展現了當代文學不易溯及的高度,並常以此恢宏史觀,呼應當代臺灣文學。

攤開目次,四個章節展現的書寫內容,究其細節背後的撰述精神,無不可用此一規範衡量。而這些他長年積極追溯、宣揚的,無疑是臺灣文學命脈的重要軸承,更是認識臺中地方文化的核心價值。

返觀自照,又何嘗不是我目前在家園行腳時的快樂。我們朝同一個目標,回到家園,努力探索在地文化。他有豐富的治學能力,搭配嚴謹精湛地爬梳。我尾隨其後,大步以腳力忖度另一個可能。

這樣孜孜於早年文史人物的事蹟,重視其行文處事,無非想在不同面向,呼喚讀者參與一段文化脈絡。如是讓文學更有深度與社會對話,與土地連結,我們都視為必須回顧的使命。

振富的工作不是考證,而是從過去發現,創造更好,值得珍惜的文史內涵。那也是我在往前的路上,再怎麼轉彎或迷路,仍會不時遇見這位鄉親的原因。

作者簡介

廖振富    1959年生於臺中霧峰,1977年畢業於臺中一中,1981年畢業於臺灣師大國文系,1996年臺灣師大文學博士,研究主題包括臺灣古典文學、日治時期臺灣文學、臺灣現代文學。

先後任教於嘉義師專、臺中科技大學、臺灣師大、中興大學。曾任中興大學文學院副院長、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所長、國立臺灣文學館館長,現任中興大學臺灣文學與跨國文化研究所兼任特聘教授。著有《臺灣古典文學的時代刻痕:從晩清到二二八》、《櫟社研究新論》、《新修霧峰鄉志.文化教育篇》、《蔡惠如資料彙編與研究》、《林癡仙集》、《林幼春集》、《在臺日人漢詩文集》、《時代見證與文化觀照:莊垂勝、林莊生父子收藏書信選》、《臺中文學史》(與楊翠合著)、《追尋時代:領航者林獻堂》、《以文學發聲:走過時代轉折的臺灣前輩文人》等書。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