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全球關注維吾爾人遭遇「種族滅絕」(中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全球關注維吾爾人遭遇「種族滅絕」(中篇)

——維漢民族國際網絡視頻研討會側記

 2021-04-28 15:20
2021.4.25全球關注維吾爾人遭遇「種族滅絕」——維漢民族國際網絡視頻研討會。圖/田牧提供
2021.4.25全球關注維吾爾人遭遇「種族滅絕」——維漢民族國際網絡視頻研討會。圖/田牧提供

「新疆」之名遮掩了維族文化與歷史

吾爾開希·多萊特(Örkesh Dölet )說道,我是代表三個身份參加此次會議,華人世界、海內外民運圈都熟知我「八九民運」經歷,這是一;我長年居住在台灣,又是台灣立法院人權促進會執行副秘書長,這是二;我又是維吾爾族人,這是三。

吾爾開希指出,前兩位台灣議員民進黨的林楚茵,民眾黨的賴香伶,都是新近台灣國會維吾爾族連線中的骨幹,台灣政壇十分重視大陸的人權狀況,對西藏和維族被迫害的事實給予關切並聲援。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在台灣也適用,不允許大陸的貪官和惡官,如陳全國之流,將黑錢弄到台灣洗白,並用之來進行顛覆勾當。

他表示:維族人不喜歡「新疆」這個詞,這是個代表中國殖民主義的歷史名詞。中共老愛說「新疆自古就屬於中國,不可分隔」,但是就在150年前的清代,那會兒才把這東突厥斯坦納入滿清版圖,之前這裡是個獨立的國家。

吾爾開希對中國的民運人士說,漢民族反對中共專制,其實他們自己也是中共治下的受害者,但是很多人卻幫中共來打壓其他族裔。此外,國際上的對華外交,往往採取綏靖政策,跟中共妥協,這是站錯了隊,因為獨裁的中共政權不僅是維族人的巨大威脅,它也直接威脅到世界和平。

台灣聲援維族,中國民運聲援維族,從「新疆」之名的背後重新認識與了解維吾爾民族的歷史文化,及民風、民俗、民情等,這樣維漢兩族的交流與合作才能上一台階。


吾爾開希·多萊特(Örkesh Dölet )。圖/田牧提供

支持與聲援「維吾爾運動」需要行動

「八九民運」的著名學生領袖、也是歷史學者的王丹,他的發言具體而現實。他表示:剛才聽了前面發言者的講話,我覺得講得非常好,其實把我原來想講的話也都講了,我就不再重複耽誤大家的時間了。我利用這個機會,提兩個非常具體的建議,看在座的朋友能不能接受或者說同意。

第一個建議:目前維吾爾人遭受的迫害,在新疆發生的事情,是令人非常擔心,現在需要的是一個全球性的強硬反應。各國政府和各國的公民社會要做出強硬的反應,其實也需要我們來做一些具體的推動工作,這個推動工作我認為應該是各個不同的人權團體,來自不同方面的這種合作,不僅需要我們有一個團結的心態,更需要具體的協調運作。

我是一個主張做事情的人。所以我今天的第一個具體的建議就是說,像今天這樣的研討會當然是很有必要,進行各種理念上的溝通等等。但是我還是希望我們能夠盡快的有類似的、不對外公開的、私下的組織與組織之間坐下來,詳細而具體地討論,作為不同的團體、不同的組織,如何整合資源,如何互相協調行動,如何能夠用一些具體的做法,大家商量一些原則、方法與程序,盡量把力量集合起來,進一步推動國際社會對目前維吾爾人受到「種族滅絕」的堅決抵制。簡而言之,就是不同的人權團體,需要坐下來面對面的,去溝通具體的做法與行動,不能僅限於理念上的溝通。

第二個建議:從我的角度來說,我也認識很多漢族朋友,我必須承認,這方面漢族朋友確實有責任,去了解發生在新疆的事情。漢人對維吾爾族人的歷史文化,其實是非常非常不了解。很多反共的中國民運人士,理念上當然是願意支持所有反抗專制的行為,但確實是出於一些對於維吾爾族歷史上的不了解,所以似乎表現得不那麽積極。我覺得一個很迫切的任務就是雙方的這種溝通,需要讓漢族人更清楚的知道,今天新疆發生的事情,不僅是今天、包括過去幾十年來維吾爾族人發展的歷程。坦率地講,我覺得這不只是漢人的事情,我在這裏也呼籲維吾爾族朋友要更積極地做這些事情。

我們過去跟西藏流亡政府有非常密切的合作,藏族流亡政府的一個做法,我在這裏也推薦給維吾爾族的朋友。他們印刷了大量的中文宣傳品,包括資助出版了很多中文書籍,來介紹西藏過去的歷史。也許我孤陋寡聞,但我現在看到的關於維吾爾族人過去抗爭的歷史、受迫害的歷史,相關的中文書籍還不是特別多。我在這裏建議維吾爾族的朋友,如果有這個力量和意願的話,要多做一些相關的介紹,文章和書籍的出版等等,用中文讓更多的漢族朋友去了解這些歷史。

我還記得我在台灣教書的時候,開希應該還記得,我邀請他到我們國立清華大學來跟中國的留學生進行對談,吾爾開希就講了很多維族人過去的故事。那些中國留學生聽了大吃一驚,因為他們以前從來沒聽說過。我後來聽他們反應時,他們都說,聽後受到的觸動非常大。所以我想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也建議維吾爾族人多邀請一些漢族的朋友來傾聽維吾爾族朋友,聽他們講過去的歷史,辦一些這樣的培訓營或交流營,或者一些演講活動,邀請漢人參加,讓他們來了解這段歷史,這是我的第二個建議。維吾爾族和漢族朋友雙方都有共同的責任,應共同做出努力,讓更多的漢人了解維吾爾族的歷史。


「八九民運」學生領袖、歷史學者王丹。圖/田牧提供

在人權問題上必須挑戰中國政府

雅詩娜·考色維奇(Jasna Causevic),是德國受脅迫民族協會才上任的領導人,她很樂意參加這次維漢國際網絡會議,她說,關注、聲援與幫助維吾爾民族遭遇的人權災難,這是她主要工作和任務。

雅詩娜表示:普世人權有強大的敵人,而當今最強大的敵人可能是中國共產黨統治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我們協會同意Newlines Institute報告的結論,即東突厥斯坦維吾爾族和其他種族的人權,受到侵犯,構成了種族滅絕。

我們敦促德國和歐盟譴責中國對其少數民族實行種族滅絕,並對責任者施加制裁。

我們還敦促與中國有業務關係的公司不要與種族滅絕串通一氣。在中國,至少有83家來自技術,紡織和汽車行業的大型國際公司,正在從強迫勞動中獲利。有關殘酷虐待,包括性暴力的報導,都涉及了歐洲,特別是德國的公司,他們利用新疆的廉價勞工和原材料。大眾汽車,巴斯夫BASF和西門子在新疆設有工廠進行生產。包括Zara和阿迪達斯等在內的歐洲知名品牌,也銷售大部分是新疆棉花製成的產品。除了H&M,其他公司都沒有對人權表現出任何嚴肅的關注。

在人權問題上挑戰中國政府是一項艱鉅的任務,但我們至少應該努力保護少數群體,而不是從他們的苦難中牟利。

不同國家和不同組織,對於該採取哪種行動方式最有效,可能會有不同的看法,但是我們大家相互支持是至關重要的。我們必須共同努力維護普遍人權和捍衛民主原則。

我們的組織目前正在做以下的項目:

—我們記錄和宣傳新疆發生的種族滅絕罪的證據,並支持證人與德國聯邦議會和歐洲議會議員進行討論。

—儘管中國外交官盡力恐嚇,但我們仍繼續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和德國聯邦政府提供有關新疆局勢的定期書面和口頭報告。

—我們呼籲德國和歐盟譴責中國對少數民族的壓制,並對責任者加以制裁。

—我們敦促德國政府,爭取任命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中國人權狀況專員,並敦促國際社會採取行動保護在中國受到威脅的少數民族。

—我們還敦促德國鼓勵中華人民共和國簽署和批准《國際公民和人權公約》和國際勞工組織《強迫勞動公約》。

—我們正在組織公眾抗議活動,阻止中國政府為爭取西方民主機構和政府,參與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而做的宣傳活動。我們呼籲高調抵制開幕式慶祝活動。

—我們敦促國際奧委會擺正立場,並與德國運動員協會進行了討論。

—我們要求德國公司在整個供應鏈中保證尊重人權。我們呼籲禁止在新疆使用強迫勞動,並對違法行為進行法律處罰。

—我們大力開展供應鏈監管活動。德國不久將出台立法,要求公司確保其產品在公平和體面的條件下生產。

—我們敦促德國公司不要贊助2022年冬季奧運會。


德國受脅迫民族協會新任領導人雅詩娜·考色維奇(Jasna Causevic)。圖/田牧提供

中共的種族滅絕也針對女性下黑手

維吾爾運動執行董事羅珊·阿巴斯(Rushan Abbas)現身說法,從自己身邊的親人開始說起。

羅珊講述道,她是親身體會中共製造的人權災難。由於她在美直接參與人權工作,中共遷怒到她的家人。不但她姐姐古麗仙被失蹤,後被判刑20年,她自己丈夫全家都在新疆失蹤,估計是都被關進了集中營。她個人不斷受到五毛攻擊,說她說謊造謠,欺世盜名。作為女性,羅珊說種族滅絕的特點是,其滅絕的對象往往是女性,中共對維族婦女施行的手段包括奴役、強迫墮胎、結紮、性侵、強制婚姻等。維族婦女不能自己選擇婚姻對象,不能按自己意願生孩子,一切都得聽黨的話。女性受盡侮辱打壓。


維吾爾運動執行董事羅珊·阿巴斯(Rushan Abbas)。圖/田牧提供

維漢的交流與溝通一直在進行中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說:感謝東道主,感謝組織這場會議的維吾爾朋友和漢人朋友。

2004年,北京之春雜誌社在美國紐約舉行了首屆維吾爾人權研討會,我們來自中國的漢人民運人士,和維吾爾朋友,還有美國的研究維吾爾人人權問題的學者坐在一起,共同就維吾爾人的人權問題進行了第一次面對面的、誠懇而友好的交流。從那時到現在,17年過去了。在這17年間,我們和維吾爾朋友的交流越來越深入,越來越廣泛,也建立起更多的共識。在今天這場網絡會議上,我願意再次表示對維吾爾人權現狀的深切關注,以及對維吾爾人正義鬥爭的堅定支持。

老話說,「要得公道,打個顛倒」。我們漢人要將心比心,設身處地,從維吾爾人的立場思考,很多問題就好理解了,彼此就容易溝通了。

17年過去了,今天維吾爾人的人權狀況,非但沒有得到任何改善,反而日益惡化。中共當局對維吾爾人的迫害已經達到文化滅絕、種族滅絕的嚴重地步。我們支持國際社會對中共當局的嚴正譴責和制裁。我認為,我們還需要進一步討論,在現階段,國際社會還可以採取哪些具體的、可操作的制裁措施,以利於推動維吾爾人的正義抗爭,改善維吾爾人的人權現狀。

中共對國際社會說,我們從不去欺負別人。中國現在不稱霸,將來強大了,也永遠不稱霸。可是,看看它是怎樣對待自己的國民的吧,看看它是怎樣的對待自己國家裏的少數民族的吧。專制中國的崛起必然是對世界各國人民的嚴重威脅,必然是對世界自由與和平的嚴重威脅。我們呼籲全世界一切愛好自由與和平的人們,和我們共同奮鬥,爭取早日結束中共專制政權。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圖/田牧提供

從宗教和人權的角度向習近平發話

羅蘭德·庫訥牧師(Roland Kühne),是萊茵馬斯職業高校的教師,也是中國民運的老朋友了,他說道:我是基督教教會的牧師,也是一名捍衛人權者。我想從宗教和人權的角度對中國領導人發話。

中國是1945年聯合國的51個創始成員國中的一員,也是人權理事會的創始成員國和安全理事會的五個成員之一。這個從一開始就致力於維護人權的中國,時下正以暴力、權力和鎮壓的鐵拳來踐踏人權。

我們必須堅決制止中國想要漢化維吾爾族人民、泯滅他們的文化宗教這樣的企圖。

中國總說不許外國干涉內政。但是人民不歸中國領導人所屬。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所有人都享有自由、平等和尊嚴!我們都是屬於一個人類大家庭!

根據《人權宣言》第2條,任何人不得因信仰某種宗教而喪失其權利和自由。

根據《人權宣言》第十八條,任何人都擁有宗教自由,這意味著人們有自由選擇宗教的權利。在公共空間,私下或公開表達自己的宗教信仰,並自由地敬拜,自主地決定儀式的程序,誦經文字和祈禱!

中國政府不是任何宗教的最高權威!

國家和宗教必須分離!

有信仰的人,絕不會把國家元首當成絕對權威,他只忠於自己心目中的神祉和宗教經典。

猶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的信仰之父摩西,要求法老王將人民從奴隸制中釋放出來,以便他們可以服侍自己的上帝。

緊隨摩西,我們作為維吾爾族的支持者,向習近平要求:

「打開再教育營的大門,讓維吾爾人自由生活並信仰自己的信仰!維吾爾族不是中國人民的敵人,他們希望和平,安靜地生活和信仰自己的宗教!」


萊茵馬斯職業高校教師,羅蘭德·庫訥牧師(Roland Kühne)。圖/田牧提供

新疆維吾爾民族是名副其實的國際問題

何朝東是台灣東突厥斯坦協會理事長、律師,他的發言是:

我們認為,新疆自古不屬於中國,我們應該證明它為東突厥斯坦,所以說,這是一個基本的證明,也是觀念的導證。我們認為這個所謂的新疆問題,不是中國國內的少數民族問題,而是國際問題。

維吾爾人遭受人權的迫害,集中營廣泛地關押著數百萬人以上的維吾爾人,全世界的人都應該關注。我們同時認為,完整的主權才能夠保護人權,東突厥斯坦自古就不屬於中國,我們也支持它能夠復國,就是獨立。我再補充一下,剛剛林楚茵委員所講到,台灣國會在4月23號成立了一個「台灣國會維吾爾連線」,會長是立法委員林昶佐,他的英文名字叫Freddy Lim。他推動成立了這個「台灣國會維吾爾聯線」,有30位立法委員加入,成立當天,非常感謝多里坤·艾沙主席用視詢來致辭,恭賀成立,也感謝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執委會組委同時一併致意。「台灣國會維吾爾連線」成立的目的,就是要推動成立跨黨派的立委組織,跟各國關心維吾爾人權的國會能夠相結合,一起來敦促、改善、推動對維吾爾人權的關注。

從美國的前、後任政府,無論是川普還是拜登政府都認為,中國對維吾爾人的迫害已經構成了種族滅絕,加拿大、荷蘭的國會包括最近的英國國會,針對中國對維吾爾人的迫害,通過了認定這是種族滅絕的決議。「台灣國會維吾爾連線」的成立,也要推動台灣國會成為亞洲的第一個通過認定中國對維吾爾人的迫害已構成種族滅絕的決議,推動這個決議的成立。同時在具體的作為方面,我們認為,針對2022北京冬奧,現在已有180多個人權團體、以及各國的國會和政治領袖都有推動呼籲抵制北京冬奧。我們也認為,台灣國會也應該通過決議,抵制2022北京冬奧。台灣的立法院長游錫堃也曾經說過,北京冬奧可以異地舉行,也就是說不一定要在北京,可以在其他地方。所以我們認為,具體的行動方面就是推動維吾爾種族滅絕決議的通過,以及抵制北京2022冬奧。


台灣東突厥斯坦協會理事長、律師何朝東。圖/田牧提供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