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支持「中間道路」 堅持漢藏對話(三)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支持「中間道路」 堅持漢藏對話(三)

——全球藏漢民間共同紀念「3•10」抗暴運動記錄

 2021-03-11 15:05
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縱覽中國》網刊發行人、主編陳奎德。圖/田牧提供
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縱覽中國》網刊發行人、主編陳奎德。圖/田牧提供

陳奎德:達賴喇嘛尊者將佛教文明史詩般地遠播世界

普林斯頓中國學社執行主席、《縱覽中國》網刊發行人、主編陳奎德把62年前達賴喇嘛率眾流亡的血淚悲劇詮釋成一種佛教文明史詩般的遠播,影響了全世界的精神文明和宗教追求,他說:

普林斯頓中國學社曾於2011年舉行過一次漢藏會議,那時達賴喇嘛剛卸下他的政治職務,交由流亡政府的新任總理來接任,此舉完成了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化轉型。一個甲子之前,1959年達賴喇嘛面臨城下之辱,人民被屠的大難,被迫離鄉背井踏上前途未卜的流亡之路,未曾想到此一歷史性的災難卻是將世界屋脊的佛教傳統傳播到世界,一個人性和神性交相輝映的歷程。如今佛教在世界廣為流傳,普遍受到歡迎,這跟和著血淚流亡的西藏宗教是分不開的。達賴喇嘛的智慧、知識、悲憫、童真和幽默征服了世俗的人心,這是藏人和他對世界的貢獻,對中國的貢獻。

從2009年以來,已經有150多位藏人自焚,這是當代文明大出軌的現象,北京是肇因禍首。北京目前不僅干預十四世達賴喇嘛的轉世靈傳,並且將西藏軍事化,近期的中印戰爭,對西藏再度造成了很大的傷害。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卻為這些難以化解的難題,指出了可行的方向,值得我們深思。


舉著中華民國國旗的是記者米歇爾•雷Michael Leh。圖/Michael Leh提供 2021.3 歐洲之聲

米歇爾•雷:藏人自焚表明他們內心痛苦遠超過肉體的痛苦

定居於柏林的記者米歇爾•雷(Michael Leh)是國際人權協會Internationalen Gesellschaft für Menschenrechte (IGFM)主席團的成員,他說,德國的公眾界很難知道西藏的現況,因為西方的記者連在中國都無法自由地進行採訪和報導工作,至於西藏就更別談了。

他說:2017年我在柏林採訪了逃亡到此地的喇嘛葛洛吉美(Golog Jigme),他如今定居於瑞士。葛洛吉美於2008年被捕,因為他參與了製作一部名叫《將恐懼留在身後》的影片,這部片子是2008北京奧運會前夕,對西藏真實情況的描述。該片的導演頓度旺臣(Dhondup Wangchen)被判刑6年。2009 至2012年葛洛吉美再次兩度被捕。雖然受盡折磨,葛洛也沒有將他所知的參與2008年3月抗議活動人的名單吐露給當局。經過千辛萬苦,葛洛吉美終於逃離西藏抵達印度。在我採訪他的時候,他告訴我從2009年以來,他所知道的大約150例藏人自焚的信息。這些消息我們西方很少有報導。葛洛吉美跟我說:「我深感失望,也非常震驚,西方國家對於西藏的自焚事件竟然毫不重視,政府也沒有採取什麼政治反應。」他還說:「藏人自焚,這表明他們內心的痛苦遠超過肉體的痛苦。」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副主席陳立群。圖/田牧提供

陳立群:抗暴依然是主題

陳立群是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副主席,她說,今天我們在這裡紀念西藏抗暴鬥爭62周年,半個多世紀以來,達賴喇嘛尊者始終主張「中間道路」,本著包容、和平、理性、博愛的佛法理念領導藏人處理和解決有關西藏的爭端和問題,為世界處理區域爭端與衝突,及維護國際和平與穩定,樹立了楷模和榜樣,體現了尊者的胸懷和智慧。達賴喇嘛尊者不僅受到了全世界藏人的擁戴和愛護,也受到了世界各國人民的尊重和敬仰。

最近有海外學者認為,目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總的原則是好的,「體現國家充分尊重和保障少數民族管理本民族內部事務權利的精神,體現了國家堅持實行各民族平等、團結和共同繁榮的原則。」這部法律也強調要「保障各民族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他們認為,目前最敏感的民族問題發生在新疆和西藏。而其原因首先在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政府沒有真正落實《民族區域自治法》。

但我們看到中共對包括新疆、西藏在內的少數民族,依然實行以一貫之的嚴控和打壓,尤其在宗教活動、文化傳承方面進行了限制、割裂甚至是毀滅,如中小學教育取消民族語言,在少數民族中大量發展中共組織,少數民族幹部有職無權,禁止和限制外國人、研究人員進入藏區等等,多位藏人和喇嘛信徒被關押判刑,還有一百五十幾位藏人的壯烈赴死,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不過是一紙空文。根本不是中央到地方落實不落實的問題。

我們都知道關於西藏問題,一直都有管道在溝通,關鍵還是在中共。中共是以維持一黨專制政權為終極目標的政體,西藏人民的宗教自由、文化發展,在中共看來都是不利於政權穩固的,對於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他們從來都不予認可,中共一直來把達賴喇嘛尊者視為「分裂分子」、把西藏流亡政府稱為「達賴集團」,對解決西藏問題,沒有絲毫誠意。我們從今天中共對香港民眾的血腥鎮壓、對台灣文攻武嚇、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政策可以更加充分認清中共反人類的本質。解決西藏問題,關鍵在於推翻中共一黨專制,實現中國的民主化,這也是我們漢藏人民共同努力的方向。今天我們紀念3.10抗暴,我們共同的主題仍然是抗暴,目前可以做的,就是在全世界範圍內繼續揭露中共的邪惡本質,揭露中共在解決西藏問題上的霸權主義、虛偽面目和強盜邏輯。讓漢人知道藏人與漢人一樣受到集權體制的迫害,我們共同的敵人是中共。達賴喇嘛尊者的中間道路是一條爭取民族尊嚴的道路,與漢人爭取人權和尊嚴是休戚與共的。西藏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命運。

值得欣慰的是,隨著現代信息技術的發展,隨著最近十幾年來海外漢藏交流的加深,越來越多的漢人,通過互聯網開始了解和親近達賴喇嘛尊者,了解並支持尊者的中間道路,了解並理解藏人的文化和精神世界。正如尊者所說,希望在人民。海外漢藏交流,意義重大,任重道遠。


主編《萊茵通訊》、《歐華導報》等媒體的德國工程師錢躍君。圖/田牧提供

錢躍君:二戰之後國際法強調「人權高於主權」

錢躍君是德國工程師、主編《萊茵通訊》、《歐華導報》,他說,1959年西藏發生抗暴時,自己才兩個月大,成長之後,跟絕大多數中國人一樣,對西藏問題並不關心。80年代有德國教授來同濟大學訪問,他說要坐飛機到拉薩去,當時深感奇怪,中國名勝甚多,外國人為何要去西藏。到了德國之後,跟德國同事談天,他們都一致認為西藏是獨立的,或至少應當被視為獨立的地方,他還跟同事爭辯。直到八九「六四」發生之後,政府對北京戒嚴,此前也在西藏戒嚴,這才明白戒嚴的背後,就是「屠殺」!

海外華人圈或民運圈談起西藏,總不外是從政治、版圖、或是歷史等角度出發,該獨立還是不該,爭論不休。1996年錢躍君參加德國議會的一次關於西藏的討論會,發覺他們通篇討論的是西藏的文化、宗教及人權遭到侵犯和踐踏,根本沒人談什麼獨立的政治議題。他於是將會議的討論紀錄翻譯成中文,刊登在《萊茵通訊》上,希望能啟發華人對西藏問題換位思考。

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是遵循中國憲法的原則出發的,按中國憲法,自治區的權利應當得到保護和尊重。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國際政治裡面的一個重要思想是「人權高於主權」,這點中國人很難懂得。錢躍君覺得跟中國老百姓交流時,要告訴他們,達賴喇嘛在國際上受到尊重的程度,甚至超過教皇,是位深得民心的智者,而中共不斷妖魔化西藏的宣傳,也應當終止,我們必須向中國人民對西藏問題進行啟蒙性的介紹。


「歐洲之聲」主編、民主中國陣線召集人兼秘書長潘永忠。圖/田牧提供

潘永忠:從漢藏對話與交流擴展到港台維蒙的合作

「歐洲之聲」主編、民主中國陣線召集人兼秘書長潘永忠說:

2016年,我參加了在台北召開的藏漢對話會議,曾寫過一篇支持「中間道路」,普及漢藏對話的文章。這一次網絡會議,我們提出的主題是:支持「中間道路」,堅持漢藏對話。尊者達賴喇嘛倡導了漢藏對話與交流,我是受益者,自2009年以來,參加了荷蘭、日內瓦、威斯巴頓、漢堡、台北、布魯塞爾、法蘭克福等無數次活動,也去過達蘭薩拉參訪了西藏行政中央,參與了大小的座談會,很多次拜訪尊者達賴喇嘛,聆聽他老人家的教誨。我以前很少接觸西藏、維吾爾、南蒙古朋友,通過漢藏對話與交流活動,我們身邊才有了許多各族的好朋友。

尊者說得好,落實與執行「中間道路」,要著眼於民間,要立足於根本,走「人民之路」才是基礎路線圖。我曾詢問洛桑尼瑪:為什麽近年來漢藏對話與交流活動冷清了、停頓了?這次我們與洛桑尼瑪、貢噶札西、達珍等老朋友一起推動這樣的活動,我覺得非常有必要,也有切身感受:一、我聽了大家的發言,其實都有自己比較深刻的思考與認識,定期舉行這樣的合作活動,會推動與促進漢人的普遍覺醒與認識,對我們合作與民運工作非常有利。二、通過漢藏對話與交流活動,舉一反三,也可以運用到與維吾爾族,與南蒙古族,與台灣,與香港等的交流與對話。今年的海外民運工作,就應該從這些方面發展,這也與美國拜登政府提出的國際民主聯盟主題相符,以自由民主價值觀應對與制約專制獨裁中國的主旋律對接,今年的民運工作,任重而道遠!


前西藏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聯絡官的洛桑尼瑪。圖/田牧提供

洛桑尼瑪:西藏人民的精神生活遠比物質生活重要

作為前西藏行政中央駐歐洲華人聯絡官的洛桑尼瑪,對於這次漢藏和西方朋友們紀念西藏抗暴的活動,覺得十分感動。達賴喇嘛提出來漢藏人民之間應當更多地交流,增進理解和互信,他看到會議中,發言的民主人士都支持「中間道路」,認為這是睿智而慈悲的方略,同時「西藏問題」應是有待中國人民和西藏人民之間來解決的。

受到中共宣傳的影響,很多中國人認為西藏「落後」,這不符合歷史,西藏在7-9世紀時,是頗為強大的,9世紀以後,由於太多的戰爭和殺戮,讓藏人認識到這是錯誤的,開始轉向重視精神生活。如今中共政權提出要發展西藏,給藏人帶來富裕的物質生活。這是一種誤解,因為藏人更重視精神的追求。

當年世界忽略藏人受到的高壓,致使西藏淪陷,如今中共又對香港施壓,對台灣武力威脅,世界不能再次坐視不管,否則惡果可以想見。由於中共的洗腦,許多「憤青」受到民族主義狹隘思想的影響,認為用武力可以解決問題,不考慮到生命的價值,這是十分危險的。

結束語:西藏文明是人類共同的財富,必須受到保護

本次紀念西藏抗暴62週年,漢藏對話的視頻會議就此結束,感謝《明鏡電視六度台》的技術支持。從與會者的發言來看,達賴喇嘛提出的「中間道路」是大家都十分讚賞和支持的。與會者除了藏人和德國友人外,皆是海外華人知識界和民運界中頗具代表性的人士,每個人都對所謂的「西藏問題」做了思考,並且認識到西藏文化和宗教是人類共同的財富,達賴喇嘛的思想代表了一種睿智和慈悲,這正是我們如今紛亂的世界所需要的。中國文明能和西藏文明相逢、相交、並存,這是幸事,也是機遇。維護西藏的文化、宗教和語言,讓它不受干擾,不被汙染,讓藏人擁有獨立、自尊、自由是人類的責任,更是中國人不可推託的義務。

相關影音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