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義大利擁抱中國的後果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義大利擁抱中國的後果

 2020-03-27 16:36
在「擁抱中國人」宣傳活動推波助瀾下,義大利疫情急遽惡化,確診病例快速上升,死亡人數激增。義大利人熱情擁抱,好心卻沒好報。圖/擷自CGTN網路影片
在「擁抱中國人」宣傳活動推波助瀾下,義大利疫情急遽惡化,確診病例快速上升,死亡人數激增。義大利人熱情擁抱,好心卻沒好報。圖/擷自CGTN網路影片

今年二月初,義大利佛羅倫斯街頭,出現了一位蒙眼戴口罩的華人,旁邊放著標語牌,上面寫著:我不是病毒,我是人類,不要對我有歧視。果然引來不少義大利人跟他抱抱。佛羅倫斯市長納德拉(Dario Nardella)隨後推特,播放這支影片,並鼓勵義大利人要多多擁抱中國人,許多義大利人響應納德拉的號召,紛紛在社群媒體貼出熱情擁抱中國人的照片。

影片中的主角今年29歲,本名江嘯,7歲時隨父母從溫州移民義大利,他是中共出資成立的「中義青年聯合會」的成員。中共官方媒體「中國環球電視網」以及「新華網」力推這支影片,讚賞江嘯,鼓勵留學生學習江嘯,在西方城市的街頭,進行「我是中國人,但不是病毒」的宣傳活動,企圖以此來化解全球「懼中」和「反中」的情緒。隨後又有一名沒戴口罩的中國女孩,在米蘭拿著標語「請擁抱我,我是中國人,但我不是病毒」,只見義大利人不分男女老幼都上前跟她擁抱,這支視頻在 YouTube廣為流傳。諷刺的是,在「擁抱中國人」宣傳活動推波助瀾下,義大利疫情急遽惡化,確診病例快速上升,死亡人數激增。義大利人熱情擁抱,好心卻沒好報。

病毒是寄宿在人身上的細菌,微小到只能用電子顯微鏡才看得到它的存在,當然不是人類,中國國民或海外華人也不是各個都感染武漢病毒,歧視已歸化外國籍的亞裔人,固然有錯,但是病毒起源於中國,懷疑黃種人身上帶有病毒,這是外國人本能的心理反應,跟他們是否歧視華人並無多大的關連。病毒對人類一視同仁,不會歧視哪個種族,是人歧視人。這兩支影片之所以引起爭議,問題不在於「種族歧視」這個道德訴求,而在於犯了公衛安全的大忌。任何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當流行病爆發時,社交隔離(social distancing)是必要的動作,避免與他人親密接觸,才能夠自保與保護他人。影片的主角,不自我隔離,還請求陌生人擁抱你,腦袋真是大有問題。令我不解的是,義大利有達文西那樣的天才,為何還有納德拉這類的蠢才市長?

如果人與人可以藉由互相擁抱,彼此打氣,以「精神勝利法」來戰勝病毒。那麼,教徒也可以經由集體祈禱,耶和華、阿拉就會拯救你。台灣百萬人到鎮瀾宮朝拜,祈福消災,身上佩張平安符,有媽祖保佑,病毒就不會擴散,大家何必戴口罩?何須鎖國封城?全球有一半的人遭到禁足?

義大利是天主教國家,也是歐盟最親中、第一個加入「一帶一路」的G7成員國,2018年義大利與中國簽訂29項交易,總金額達28億美元,義方允許中國使用特里斯特港,並開發熱內亞港,雙方經貿往來相當密切,義大利有個省像是中國的殖民地,那就是倫巴第(Lombardy)。

不久前美國目擊者雜誌(Spectator)記者馬侃(R. McCain)走訪義大利,寫了一篇報導「冠狀病毒:精品名牌的代價,Coronavirus: The Price of Luxury」,指出倫巴第之所以成了「義大利的武漢」,原因就是時尚名牌。

「為何義大利疫情比其他國家嚴重?」這是許多記者心中的疑問,但是大部份媒體把原因歸之於老年人太多,過去十年,西方主流媒體不斷報導中國移民是怎麼改變了義大利的時尚業,如何主導了時尚之都米蘭,如何蠶食鯨吞了義大利的時尚業,現在卻患了集體失憶症,忘了名牌如Armani、 Gucci、Prada、Valentino,標籤上雖是Made in Italy,其實都是由佛羅倫斯西北方的普拉托,溫州幫經營的工廠僱用的中國廉價勞工所製造。勞工返鄉過春節把病毒帶回來,傳染給義大利人,卻毫不知情。義大利把名牌交給中國人製造,由富國變窮國,負債累累,經濟衰退了10年,失業率高達33%,如今病毒肆虐,整個義大利社會付出極昂貴的代價。

除了上述主因外,左派思維毒素也是武漢病毒輕易入侵歐美各國的因素之一。在歐洲主張恢復邊界管制者,被指為民粹,主張限制中東北非移民者,被指為種族歧視者,主張維繫男女傳統婚姻者,被指為性別歧視者。左派當道,「政治正確」氾濫成災。義大利病毒學家帕魯(Giorgio Palu)接受CNN訪問時坦言,左派的民主黨一味強調「政治正確」,認為限制中國人入境是「種族歧視」,未及早對中國實施「旅行禁令」,以致於義大利被病毒攻陷。

今年1月23日,有兩名中國遊客在羅馬經測試,確認感染武漢病毒,是義大利最早出現的確診病例,隨後又有1名自武漢回倫巴第的義大利人也出現肺炎症狀,但義大利政府缺乏警覺性反應太慢,直到1月31日才宣佈禁止包括華航在內的中國航機入境,為時已晚。

根據英國南安普敦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ampton)一個團隊的研究,武漢在去年11月中旬至12月初已有病例出現,中共卻對吹哨者李文亮醫師,以散播謠言治罪。12月下旬中國實驗室已鑑定出這個神祕而具高度傳染性的病毒,但中共高層下令停止測試,銷毀病毒樣本,封鎖消息,直到今年1月23日才下令武漢封城,拖延了三週才採取行動。如果中共早一週採取防疫措施,病例可減少66%,早二週可減少86%,早三週則可減少95%,擴散的地區也會受到限制,而且世界也可及早因應,避免武漢肺炎蔓延世界。

此外,《百年馬拉松》的作者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也指出,中共夥同世衛祕書長譚德賽向世界說謊,1月14日世衛官網宣稱「病毒不會人傳人」,隔日一個20人組成的中國代表團前往白宮,會見川普,雙方還近距離接觸,他與季辛吉也在場。

從上述研究報告與白邦瑞的現身說法,令人不免懷疑,中共是否刻意要讓病毒擴散世界?北京領導人心裡很明白,跟美國打貿易戰,勢必會造成經濟嚴重衰退,引爆房地產泡沫,地方政府還不起龐大的債務,金融危機將導致政權垮台,為了保政權,中國共產黨不惜放毒,讓世界「共慘」,「天下大亂,形勢一片大好」,毛澤東不是這樣說過嗎?

中國製造的病毒將義大利推入一個悲慘的國度,如今義大利的確診病例已超過8萬,8千多人死亡,醫療資源幾乎耗竭,連口罩都得仰賴中國供應。在北部小鎮貝爾加莫(Bergamo),日以繼夜照顧病患的護理人員眼看著一具一具屍體從醫院移出,傷心落淚。義大利的城市空空蕩蕩,教堂敲著哀怨的鐘聲,沒有人做禮拜,歌劇院聽不到女高音演唱普契尼的「美好的一日」,觀光勝地見不到遊客,整個商業陷入癱瘓半停業狀態。

如同其他歐盟國家,義大利認為中國是個龐大的市場,政客過度親中,企業為了賺點人民幣,委曲求全,受氣還得忍氣吞聲。2018年時尚名牌杜嘉班納(Dolce & Gabbana),在中國促銷其產品,製作了一支「起筷吃披薩」廣告影片,一名亞裔女孩用筷子吃披薩,說了一口外國腔的普通話,中國網路義和團認為,披薩怎能跟中華料理並比?筷子是中華文化的象徵,洋鬼子有「辱華」的嫌疑,口誅筆伐,煽風點火,愛國藝人和義大利的華人群起抗議,強烈要求D & G道歉,否則滾出中國。該公司創辦人斯蒂芬諾·嘉班納(Stefano Gabbana)沒料到中國人器量竟然如此狹窄,就算開個小玩笑,也無傷大雅,何須小題大作,霸凌外國企業?滿腹委曲的嘉班納怒而推特:中國是一堆屎的國家,沒有你們,我們照樣過得很好。

去年D & G為了重新進入這個十幾億消費者的市場遂向中國人道歉。我不知道嘉班納今年目睹義大利的慘狀,對中國做何感想?中國過去是一堆屎,如今呢?一堆病毒,害死義大利人!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