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包道格與夏馨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包道格與夏馨

——包道格藉球敘瞭解台灣政情,但民進黨人不打高爾夫,他只能找國民黨人來打,難免受國民黨觀點影響。

 2017-12-26 09:32
包道格藉球敘瞭解台灣政情,但民進黨人不打高爾夫,他只能找國民黨人來打,難免受國民黨觀點影響。。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
包道格藉球敘瞭解台灣政情,但民進黨人不打高爾夫,他只能找國民黨人來打,難免受國民黨觀點影響。。圖/取自維基共享資源

台灣與美國雖無邦交關係,但不可否認,美國仍是台灣最倚重的戰略夥伴。不論是二次戰後的協防關係,或是斷交後以《台灣關係法》對台灣提供安全與保護的承諾。不論我們喜歡與否,都不得不承認美國對台灣的影響力,台美關係是台灣涉外的重中之重。

我擔任外交部長期間,台美關係正產生微妙變化。911事件後,美國亟需中國支持它的反恐政策,自然不希望兩岸關係緊張,讓美國為難;所以,陳總統連任時提出「強化國防」和「對等談判」兩件防禦性公投,立場上雖站得住腳,但在交涉過程中美方卻已顯露難為之處。

當時,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是包道格(Douglas H. Paal)。包道格在華府是紅隊(Red Team)12人幫之一,向來對美國軍售台灣持反對意見,並希望台北與北京進行統一談判。台灣當時正推動修憲,美國在中國的壓力之下,透過包道格頻頻和台灣交涉。

2004年4月26日,外交部舉辦「台灣關係法立法25週年」茶會,包道格臨時缺席,代表出席的副處長葛天豪(David J. Keegan)表示,美國對台灣考慮改變憲法的支持是有限度的,如果台灣有所誤解,憲法改變範圍超出美方預期,美國將不會支持,葛天豪放話用意非常明顯。

2004年6月,針對包道格反對公投的說法,民進黨立委林重謨終於按捺不住,痛罵包道格是美國派來的一條惡狗。針對林重謨的發言,我感到不妥。包道格許多言論,或許不為民進黨政府所喜,但他是美國的使節,仍應待之以禮。

黨內要求林重謨道歉,但他在6月10日依然強硬地表示:「要我向包道格道歉,一個英文字叫Never(絕不),哪裡有這回事?我們在推動公投的時候,他說一句美國的《台灣關係法》,我們推動公投會妨礙區域安全。拜託!我們內部的公投法,會危害區域安全,包道格你算老幾,包道格如果不調回去,我林重謨跟他沒完沒了。」這種回應更讓事態雪上加霜。

陳總統極為重視此事,隔天,林重謨終於在黨團總召柯建銘的要求下召開記者會,他說:「造成美國政府誤解的地方、困擾的地方,本人基於國家的利益在此深表歉意,基於國家利益,記者會到此為止。」本來以為事件可以落幕,沒想到林重謨隨之補上一句:「向美國政府道歉,不是向包道格道歉。」只能算是勉為其難的道歉。

雖然我以外長身分向包道格致意,包道格也理解這是林重謨個人的情緒宣洩。然而,回顧當時台美間因公投案所形塑的政治氛圍,如果可以減少類似意外,或可緩和台美間流失的互信。

包道格透過球敘了解台灣政情

包道格對兩岸關係和台灣朝野的態度,我了然於胸,但身為外交部長,我仍得設法與他交涉,來為台灣爭取最大利益。2005年9月,媒體披露美國國務院對AIT台北辦事處長包道格的內部評鑑報告。內容指出包道格表現欠佳,雖有效傳達華府與台北間的觀點,但是領導風格有所欠缺,造成AIT台北辦事處士氣低落。媒體得知消息後來問我,但基於外交分際,我告訴記者,只與包道格打過幾次球,不便評論美國的內部事務。

談到打球,包道格與民進黨間的疏離,其實有跡可循。我曾與包道格一起打過高爾夫球,知道他愛抽雪茄,所以每次出訪中南美,我就會帶回一些來轉送給他。球敘時,包道格總是叼著雪茄,輪到他揮桿時,便把雪茄置放在草地上。有一回,他一樣把嘴裡的雪茄放下,邊舉起球桿邊對著我說:「行政工作,AIT的職員都已處理得很好,我來台灣的工作就是打球;透過球敘,可以讓我瞭解台灣的政經情勢,但是民進黨人士較少打高爾夫,我只能找國民黨的人來打,所以訊息都來自國民黨,難免會有國民黨的觀點。」我一聽大為心驚,原來包道格對派駐地點的政情收集,來自於球場,他的外交思維,令人匪夷所思。

陳水扁政府與包道格間的關係雖然不太順遂,但熱情洋溢、個性直率的前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夏馨(Therese Shaheen)則對台灣十分友好。雖然她在2004年4月8日我擔任外交部長前離開AIT主席的職位,但我們仍有非常良好的互動。

夏馨認真地把台灣當成朋友

我能當上外交部長,似乎與夏馨有某種程度的關連。2004年陳水扁以些微差距擊敗連戰,引來泛藍支持者的抗議,陳總統一直期待得到美國政府的賀電,來壓制泛藍陣營的氣燄,但國務院卻遲遲沒有消息。當時夏馨以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的名義對陳總統發出賀電,美方認為夏馨此舉已凌駕國務院職權,引起高層不悅。另方面,陳水扁認為簡又新部長無法在短時間促請美國政府發表賀詞而心有疙瘩,埋下簡又新去職之因。

雖然我擔任外交部長時,夏馨已離開AIT,但無礙於我們的友誼,夏馨也未曾減少她對台灣的熱愛。

2005年1月9日,夏馨抵台到外交部來找我,我陪同她去拜會陳總統與呂副總統。夏馨在午宴中表示,她希望能帶更多外國朋友到台灣、親身經歷台灣,來加強國際間對台灣的支持。我也分享一段小故事,多年前兒子首度回台探親,本來以為台灣比較落後,特別在行李中塞了幾瓶飲用水,回到台灣才發現,台灣繁榮進步,這就是不了解而產生的誤解。

夏馨也認為,沒有直接接觸就容易產生誤解。她認為美國領導高層很少造訪台灣,對台灣的印象並不直接,這些美國高層應該親自走一趟,才能真正理解民主台灣。她許下一個心願,希望能帶更多的台灣生意人到美國,讓他們能認識美國,也讓美國更加了解台灣。

光從這一點,就可看出夏馨的用心,她認真的把台灣當成朋友,而非虛應故事。早在2003年6月15日,夏馨在她上任的首場記者會中表示,美國不支持台獨,不等於反對台獨。夏馨雖指出事實,卻引發中國不滿,後來她又發表對陳水扁友善的談話,更讓中國跳腳。

站在美國政府的立場,快人快語的夏馨透露出許多美方不宜明言的話語,所以她的任期只有短暫的16個月,然而這都無礙於她對台灣的熱愛,台灣人會永遠記住這位美國友人。

本文摘自:前衛出版陳唐山回憶錄:黑名單與外交部長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