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不偷不搶哪像共產黨?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不偷不搶哪像共產黨?

2020-02-15 10:07
10月12日,廣東宣布開始徵用人民財產,作為抵抗「武漢肺炎」用途,瘟疫當前,只要掛上這個名號,所有搶錢行為,皆可合理化,一位網民說「不偷不搶,哪像共產黨」?這句話最中肯。(圖為中國移動式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圖/取自中國疾控中心官網
10月12日,廣東宣布開始徵用人民財產,作為抵抗「武漢肺炎」用途,瘟疫當前,只要掛上這個名號,所有搶錢行為,皆可合理化,一位網民說「不偷不搶,哪像共產黨」?這句話最中肯。(圖為中國移動式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圖/取自中國疾控中心官網

習近平現在已經進退兩難,既要抵抗瘟疫,又想要經濟復甦,但是,魚與熊掌,無法兼得,一方面要求老百姓出門打工,直接面對死亡風險,另一方面又下令封城,要求人民躲在家中,面對餓死風險,所謂「父子騎驢」,進退都危險,真的兩難。

北京宣布全國進入戰爭狀態之後,武漢十堰張灣區,屬於軍車製造重鎮,已經被解放軍全面接管,所有住戶出門,必須申請臨時通行證,所需物資,全部由軍方配送到家,在此之前,武漢有十家高中學校被徵用,作為隔離收治場所,學生的書籍,被解放軍丟棄,散落一地,學校老師叫苦連天,遇到土匪,只是敢怒不敢言。

徵用人民財產 公開搶劫

武漢十堰張灣區應該只是一個試點,地理上位於四川,陝西之間,交通頻繁,10月12日,廣東宣布開始徵用人民財產,作為抵抗「武漢肺炎」用途,後面有但書:「政府會以市場價格補償」,但是,網路留言一面倒,沒人相信會有補償,一位網民說:「不偷不搶,哪像共產黨」?這句話最中肯,改革開放後,中共戴上資本主義假面具,卻無法清洗共產主義本質,搞股票就是政府公開搶劫,武漢瘟疫期間,百業蕭條,放眼可見,但是,股市卻傳來上漲,完全背離資本市場法則,明眼人都清楚:「搶錢的又來了」,偏偏就是有傻瓜繼續被中共搜刮,簡稱「割韭菜」,過去,國共兩黨德行一個樣,向老百姓搶錢,手段雷同,若兩黨做比較,國民黨還算比較斯文一點,搶錢不叫「割韭菜」,叫做「擠牛奶」,前清遺老鄭孝胥,曾經是末代皇帝得考師,他對共產黨批判最中肯,他說:「俄國實施共產制,舉黨皆盜賊」。

1927年,老蔣在上海發動清除共產黨之後,同時中斷了來自蘇聯共產黨的援助,失去革命奧援之後,就把腦筋動到上海有錢人頭上,歷史稱為「擠牛奶」。「詳見余杰所寫:共和崩潰」

老蔣需錢孔急,因為過去在上海灘玩過股票,所以就想出發行債劵的點子,老蔣第一次發行3000萬的短期公債,南京政府擔保,當時,上海首富榮宗敬的「華商紗廠」被強制攤派50萬,榮宗敬一想,「這是明的搶錢」,南京政府一但北伐失敗,這筆錢就是打水漂,所以不打算給,後來經過董事會決議,就給個4分之1,老蔣一看首富居然出面打折扣,心裡當然不爽,因為只要一個人打折扣,其他人群起仿效,「擠牛奶」就失敗了,於是發出一個公告,內容如下:「榮宗敬擁資作惡,劣跡甚多,著即查封產業,並通令各地軍警逮捕」,當時,榮宗敬的住所和財產,都在上海的租借區,老蔣查封不到,於是轉向無錫老家下手,榮家的老二榮德生當時在無錫,一看軍警上門,才知道大哥惹禍,兩人商量後,才給了50萬大洋,把這件事擺平,從此,榮家對國民黨很感冒,但是,「擠牛奶」的事還沒完。

1946年,苦主輪到榮德生,榮德生被綁架,綁匪用的車子就是國民黨上海警備總部車子,一開口就要50萬美金贖票,榮家當然知道後面影武者,就是國民黨高層,最後榮家還是給錢放人,才知道,幕後的策劃者,就是老蔣愛將特務頭子毛人鳳。

國民黨擠牛奶  共產黨沒收整隻牛

1949年,國共內戰晚期,國民黨知道江山玩完了,上海淪陷之前,國民黨希望榮家把製紗廠轉移到台灣,但是,榮家不為所動,寧願留在中國,榮家當然知道,中共來了,肯定會比國民黨更惡劣,但是,過去的歷史創傷,陰影仍在,所以還是堅持留在上海。

榮家所預料的災難,在1956年來到,共產黨「擠牛奶」手法,不是「擠牛奶」,而是把整隻牛沒收了,榮家被打成資本家,屬於紅色中國頭號敵人,這時候,榮德生的孩子榮毅仁已經長大,失去財產的榮家,一夕間變成無產階級,生活困頓,1966年,文革運動降臨,榮家大大小小,飽嚐文攻武鬥,被戴上「無產階級敵人」高帽子上街遊行。

今天我們所說,上海紅頂商人榮毅仁,其實是在鄧小平上台,進行改革開放,才獲得平反,中共把財產歸還榮毅仁,充當改革樣板,榮毅仁還當上高官,可惜,在中共統治下,財富如同過眼雲煙,榮毅仁兒子榮智健,在黨國庇護下,幹上中信泰富集團總裁,2014年,因為投資不利,整個中信泰富集團轉手他人,如今,紅頂商人光環不在,資本家族已經歸於平淡。

榮家是被國共兩黨相繼擠牛奶的寫照,如今中共黨國有難,瘟疫當前,只要掛上這個名號,所有搶錢行為,皆可以合理化,說好聽,徵用財產日後歸還,但是,中國人民完全不相信。

廣深兩地,是台商最多的地區,在老共眼裡,廣深兩地的台商,就是最好下手肥羊,因為打殺了你,你連上訴控告權利也沒有,台灣政府幫不了你,務實一點說:「你選了在危險國度做生意,那麼只能自己承受」,多年前,我的專欄多次呼籲,台商趕緊遠離中國,如今,台商深陷瘟疫風暴,生命財產堪慮,實在令人無言,停鍵嘆息。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