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台灣可以是一個國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台灣可以是一個國家

2020-04-03 10:31
權力是要自己爭取,權力不能等待別人的施捨。將護照改成台灣,除了符合國際社會對台灣的稱呼,也為台灣人民打開一條新生道路。圖/取自台灣國護照貼紙臉書
權力是要自己爭取,權力不能等待別人的施捨。將護照改成台灣,除了符合國際社會對台灣的稱呼,也為台灣人民打開一條新生道路。圖/取自台灣國護照貼紙臉書

台灣本來就可以成為一個國家,但卻被中國國民黨的中華民國和中國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延誤了數十年。中國國民黨黨員陳玉珍等之類還不知羞恥,現在還要繼續要騎在台灣身上,真不知道怎麼想。

國民黨立委陳玉珍日前在質詢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時表示:「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台灣不是。」這個質詢被行政院長重批「那他就沒有資格當國會議員。」陳玉珍吃台灣夠夠的質詢,把台灣當禁臠的陳玉珍,根本搞不清台灣就是被他的黨和他的國害慘了幾十年。現在,要不是中共在外部喊打喊殺壓迫台灣,在多數台灣人民已經自覺後的現在,陳玉珍和他的同志敢這麼作孽台灣嗎。

中國民國於1911年建國,當時的台灣是日本的領土,不是中華民國的國土。透過台灣人民反抗殖民剝削,經歷台灣文化協會的本土文化啟蒙,又在1928年台灣共產黨建黨之時,早已獲得中國共產黨協助台灣建國,當年的中華民國也承認台灣屬日本國。從台灣的歷史看台灣,中華民國能夠在台灣苟延殘喘就要真心感謝台灣才對,怎麼老是要騎在台灣的身上(1927年,國際共黨命令日本共產黨協助台灣共產黨建黨,因當時日本共產黨自顧不暇,拜託中國共產黨接手協助台灣共產黨建黨。而台灣共產黨的建黨綱要明示台灣獨立建國。後來毛澤東也親口贊成台灣獨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都先後在二戰結束前後才反悔,起心動念染指台灣)。

姑且不論「台灣地位未定論」的是非,自從二戰日本敗戰後,蔣介石趁著受聯合國戰區司令麥克阿瑟之命代表受降台灣之時,就占領台灣不走了,還以「類殖民」蹂躪台灣人民。從接收時對台灣人民的不公不義,終於爆發二二八事件。緊跟著是國民黨軍隊在台灣清鄉,台灣菁英死傷嚴重,接著長達數十年的白色恐怖統治。這樣殘忍的統治,就算是當時由大陸人所寫的舞台劇「台北酒家」等好幾齣劇本都反映台灣人被當成奴隸的欺負慘狀(作者後來感到身命受到威脅而逃回大陸)。

中國國民黨藉著長期戒嚴,透過白色恐怖凌虐台灣人,也欺凌反抗當權者的外省人。台灣好不容易走入民主化了,陳玉珍和其同志還不死心,硬是要騎在台灣的身上。就算現在的台灣因防疫受到許多國家稱讚「台灣」,讓台灣楊眉吐氣也要貶抑台灣。

中國因武漢肺炎搞砸了,陳玉珍等一個中國的靠山已自顧不暇,時代力量智庫在三月二十九日的民調,反映支持在護照上英文改成台灣,不要和中國混淆不清的有近七成五之多。這樣的高民意,陳玉珍等還是不顧台灣人民遭受中國名稱之拖累,還要死抱早已死亡的中華民國,這是對台灣人民最大不屑和侮辱。

這樣的陳玉珍,被蘇院長只說不配當國會議員還算小事。陳玉珍們自持有中共武力撐腰,以為執政者因時機未到不敢正面衝突說「台灣獨立」,陳玉珍們就可戲耍執政者,在護照上英文標示台灣的實事求是都不可,真是情何以堪。

現在的台灣,藉著陳玉珍們的挑釁,應該可以逐步邁開台灣是一個國家的步伐,以更明確的態度向國際表明台灣是「台灣」的立場,找回「移民國家」嚴正的生存權,為二戰後人民的自決未能達成找到最後一塊拼土。

權力是要自己爭取,權力不能等待別人的施捨。將護照改成台灣,除了符合國際社會對台灣的稱呼,也為台灣人民打開一條新生道路。將護照改成台灣,也是柔性的脫掉披在台灣人民身上的奴隸標誌,是功德一件。凡居住在台灣的人民,再也不必經由流血革命保有台灣價值觀,這是好事一樁。自台灣是台灣以後,大家都是嶄新又平等的台灣人民,湧有自由、民主、人權。所以,就讓中華民國自然地消失吧。聯合國不是早已不承認中華民國了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國史,早在1949年中共建政,國號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時候,中華民國不是已經在中國史滅亡了嗎。該是還給台灣人公道的時候了。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