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戒嚴了嗎?政大生貼傳單 教官、駐校警撕海報、驅趕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戒嚴了嗎?政大生貼傳單 教官、駐校警撕海報、驅趕

 2016-02-27 22:01
政大教官及駐衛警動手阻止該校「野火陣線」學生,與學生爆發口角。(取自《政大野火》影片)
政大教官及駐衛警動手阻止該校「野火陣線」學生,與學生爆發口角。(取自《政大野火》影片)

明天是228六十九週年紀念日,政大學生團體「政大野火陣線」昨天在學校風雨走廊貼上寫有受難者人名的傳單,結果遭到該校主任教官張惠玲阻撓,並與學生發生口角,直接動手撕傳單。張女稱,「我覺得這個看起來不合適,為什麼不能撕」、「這個怎麼那麼難撕」?之後該校駐警甚至對學生「動手動腳」阻撓,同時要求出示學生證,警告將驅離。

張惠玲向學生嗆聲「你不用管我是誰」,學生自報是政大政治系二年級學生楊子賢,張還說「我知道你叫楊子賢」。學生問她是否代表校方來?「妳是一個路人,整排都可以撕,沒有問題啊」。

張惠玲反嗆,「好,你說的喔」!學生說,「這是公共空間,妳一個路人要來撕整排,我能怎麼樣」?「如果妳代表學校來,認為我沒有申請,不能貼的話,妳再來講」。

學生再問她是否代表校方,張惠玲說,「我不要回答你的問題」、「我為什麼要回答你的問題」、「我等一下問一下學校說這怎麼申請」,之後便動手撕海報,口中還喃喃自語「這個怎麼那麼難撕」。

而之後的貼海報的行動,該校駐衛警更與學生直接口角,批學生「說一套做一套」,還要學生「不懂要請教老師」,拚命為蔣介石辯護,教訓學生「屠殺,你要有證據」!說學生「這樣做不對」,要學生「合法合理合情,尊重校規」。

學生痛批,「台灣已解嚴將近30個年頭,還可以任由教官以思想審查,恣意摘除海報嗎?請問2016年的政大是宣告戒嚴了嗎」?學生要求校方道歉。另有網友痛批政大,稱校方作法「猥瑣」。而該事件今日仍有後續。

「政大野火陣線」今(27)日下午表示,政大校方透過指導老師,向該社團提出數點要求,旨在希望該社團將昨日衝突影片撤下,另能為本社團優待安排專屬佈告欄,「野火全體在此感謝政大校方的愛護與支持,我們一向認為,政大校園應該屬於全體政大師生,不應只是野火自己的,更不應該是軍訓室自己的」。

野火陣線也向政大秘書處叫陣,「本社團昨日下午於風雨走廊張貼海報,海報甫張貼,未及加蓋社團戳印,立即遭受駐警隊人員阻止,並由主任教官強迫撕毀」。

學生質疑,「駐警隊員依據甚麼法律阻止學生社團張貼海報?駐警隊員依據甚麼法律盤問校內學生,要求出示證件?甚麼法令授權駐警隊員,以驅離校園等言詞,恐嚇校內學生?校內哪條法令授權主任教官審核學生社團海報張貼規格?請問,又是哪條法令授權主任教官撕毀學生社團海報」?

「請問,一張海報剛貼上,就被立即撕毀,要怎麼替馬上被撕毀的海報署名?請問,秘書處聲稱自己看過現場影片,也明瞭風雨走廊張貼規定,顯然明知昨天下午駐警隊行為嚴重侵犯學生社團的言論表意自由、駐校軍人藐視政大學術自主,為何主任秘書仍然對主任教官與駐警隊的違法行為不聞不問」?

政大野火陣線要求政治大學校長、駐警隊隊長,與軍訓室主任教官,誠懇出面,為昨日下午的所做所為,正面回應、公開道歉。在那之前,本社團一概不接受任何私相授受的優惠、招待,也不會撤下任何影片或海報。

「我們不想大聲,只想好好展覽;我們不噴口水,只要民主校園」,昨天,「野火」在圖書館的蔣介石銅像上,張貼了二二八事件受難者的人物生平,只希望能透過靜態展覽的方式,讓更多的政大師生瞭解這片土地上的遭遇。

「孰料,政大駐警隊接獲圖書館員通報趕至現場,旋即以粗暴的手段將所有傳單摘除,同時也開始大聲咆哮,不斷重申駐警隊維護校園安全的立場。」學生控訴說,「野火只想請問:靜態的展覽製造了甚麼危害嗎」?而長期以「人文社會科學」掛帥而自豪的政大校方,有對這場鮮血遍地的屠殺,表示過甚麼嗎?

學生批評,「更遑論創校校長蔣介石,這場屠殺的最高執行者,卻製作成銅像供奉,政大校方有過對歷史真相的探求嗎」?「還是要繼續站在時代對立面,顢頇無能的默不吭聲呢」?

政大學生表示,造成圖書館擾動絕非野火本意,「我們甚感抱歉。但對於駐警隊失控的表現,我們也無能為力」,「對政大校園充斥黨國遺緒的態度,野火不改初衷,我們先來講講後續發生的事情」。

「風雨走廊為所有團體皆可以張貼海報的地方,不用先經過申請」,野火學生強調,野火離開圖書館後前往風雨走廊,繼續張貼我們的傳單,沒想到,一名戴口罩的女子緊隨其後(經事後向校方人員證實,其為政大主任教官張惠玲),開口詢問我們是否有經過申請,甚而在完全不清楚相關規定的情況下,當著我們的面擅自撕下傳單,邊撕還邊以嘲諷口吻說「為甚麼這麼難撕呀?」

學生詢問張惠玲是否代表校方?但張僅僅表明,「我覺得這個看起來不適合?為甚麼不能撕?」學生在影片中註明:就算(不符規定)要撕,也該由課外活動組來撕。

政大「野火」學生事後在YOUTUBE放上影片並質疑,「台灣已解嚴將近30個年頭,還可以任由教官以思想審查,恣意摘除海報嗎?請問2016年的政大是宣告戒嚴了嗎?黨國時期軍人介入校園的幽魂復辟了嗎」?「我們非常遺憾,但也合理相信,如果今日校方可以對野火這麼做,往後對其他社團亦能如此辦理」。

政大學生透露,不僅主任教官張惠玲「出動」,在學生行動後,該校駐警隊再度聞訊趕至現場,對話過程中野火陣線社長楊子賢使用「你們政大」一詞,駐警隊長立即要求他出示學生證以證明學生身份,否則,將要「口頭」勸導離開校園,然而,衝突期間隊長不斷逼近楊子賢,並且幾度出手接觸其肢體,並做出推人的動作,甚而再度大聲嚷嚷此舉是為了維護校園安全。

學生質疑,「駐警隊有此權限,要求在政大校園走動的人士,出示學生證以證明其為學生嗎?如果不是政大學生,就必須離開政大校園嗎」?「不要感到詫異,這就是現實的政大景況,我們再次的被限縮言論自由、表意自由,哪怕是在校園散步的人身自由也必須經由校方同意」。

學生對此事件表示「非常遺憾」,「但也合理相信,如果今日可以對個人這麼做,往後對待政大一萬六千餘名同學亦能如此辦理」。

學生表示,「此時此刻,一個原先只要和平表意、輕輕喚起政大師生們共同關注二二八的活動,已被政大校方搞的烏煙瘴氣」。「一個民主的校園已被政大校方徹底玷汙,蒙上了一層戒嚴的陰影,這是轉型正義失敗的最佳例證,野火相當無奈、也很遺憾」。

野火表示,「所有的壓迫都將萌生反抗的種子,我們毋須懈怠,一定會持續抗爭,至少,對於今天中午的事件,我們主張校方必須給個交代」。

野火再次向政大校方,連同針對二二八和平紀念日的三點,提出新的訴求:

1、全面檢討黨國不分時期於現今校園殘存之遺緒,正視歷史的轉型正義課題

2、撤除蔣介石銅像,民主社會不應供奉獨裁者,並還於政大師生校園空間的公共性

野火主張教官應當退出校園,但此事並非一朝一夕足以改變,而今日事件涉及主任教官對學生社團自治的粗暴行徑,所以

3.、我們呼籲周行一校長、張惠玲主任教官以及駐警隊長必須對全體政大社團、學生道歉,並且檢討往後社團海報張貼處理辦法,以及嚴肅檢討教官、駐警隊執法程序。」

4、未達上述三點,不以執「人文社會科學」牛耳自居,不應奢談「一流大學」的名號。

相關影片連結一:政大教官嗆學生並撕傳單

相關影片連結二:駐衛警教訓學生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