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川普:進化版阿Q在美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川普:進化版阿Q在美國

本文轉載自《綠色逗陣》

 2017-02-16 18:41
圖/資料照片,取材自Donald J. Trump臉書粉絲專頁
圖/資料照片,取材自Donald J. Trump臉書粉絲專頁

自從川普參選美國總統,世界各地的專家與評論員都在討論川普現象,從川普本人到川普國(川普選民)的心態。很多人覺得川普與他的「國民」蠻有趣的,也有很多人看得出選民的心態與階級問題有很深的關係。很多人相信「川普有精神疾病」這個說法;懂幼兒教育的人看出川普從小出身富裕,是個長期被金錢寵壞的小孩、但又明顯缺乏父母的關愛;另有人針對社會階級的說法,儘管川普有許多貪腐的問題,但仍然會被美國勞工階級的白人認同,因為他跟他們一樣愛吃麥當勞,包括諾貝爾經濟獎得主保羅·克魯曼 (Paul Krugman)也這麽認為。

階級是很敏感的問題,而且論到個人心態就會扯到人人不同的主觀看法。每個社會都有階級型態,美國做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它也是一個充滿階級意識的社會。川普現象就跟美國階級意識脫不了關係。

其實,經常我們在論是非道德的時候,也是在表達自己的階級意識:說某某人「下流」(low class)是指人家階級低;我們「不屑」、「看不起」某某人,意味著我們比別人層次高。然而事實上階級意識是沒有對錯的:八卦雜誌不就常報導上流社會又幹了什麼下流事,而社會大眾還不都讀的津津有味嗎?

從我了解的美國階級意識來談川普,我也透露出自己充滿了意識型態,而我要講的是非其實是我個人的偏見而已。假如我說,川普的品味低級,有錢卻不高尚,很多人會反駁:怎麼了?天天吃麥當勞不吃法國餐廳,不可以嗎?難道台灣的權貴不賤嗎?中國權貴吃有機就比較高尚嗎?但我所謂的階級意識,重點不在這種事情。

容我引用近代中國最偉大的文學傑作《阿Q正傳》,來分析川普的階級意識與心態:假如在那本書裡,阿Q在「未庄」生計發生問題了,他沒有進城,而是搭上一艘船去了紐約,而且跟當地一位女子結婚,他們的後代有一位就是川普。或許你會反對:川普出身富裕,怎麼可能是阿Q的後代呢?我認為,魯迅創造出阿Q這號人物,不只是在講貧窮,而是,更深入的,在談根深柢固的階級意識,如何損害一個社會的是非價值與基本認知。


豐子愷繪《阿Q正傳》插圖。圖/綠色逗陣轉載自香港討論區

阿Q與川普第一眼看來相似,只不過祖先是中國人,而美國人是進化版,存在些文化上的差別:兩人都狂大自戀,看不起弱勢、面對權貴卻又自我作賤,扭曲是非與現實,執著在偏狹的意識型態裡,既無智慧又無能。二十世紀初中國是封建落後的國家,而二戰後的美國是全世界最富強的國家,因此這兩人個性上的差別,主要是反映他們不同的文化與經濟背景。在封閉的中國,阿Q精神顯示出來的是平民的卑微,失去自我價值;所以,阿Q才會常常用所謂的「精神勝利法」來肯定自我的存在,挨打時還覺得自己多棒。而阿Q到了美國後,上面沒了趙太爺— 不,上面沒皇帝了—身價大發,要抱吳媽—不,要娶趙家女兒—也可以了,固然精神大勝,卻還是活在階級意識無所不在的世界裡。這裡沒有封建,只有無限的競爭和比較:錢財、排場、職業、房地產、女朋友、穿戴名牌、跟誰結婚、兒女讀什麼學校、居住離低賤的有色人種、新移民社區越遠,就是自己爬得越高。甚至宗教信仰也有等級:「一位論」派的基督徒水準最高、再來英國公教、其它新教教派都排在後面,而那些信奉天主教的愛爾蘭、義大利、東歐移民族群,只比猶太教的猶太人層次高一點點。作為阿Q的後代,川普展現出來的是美國物質社會裡的自我空虛,而「精神勝利法」必須無限上綱,無休止的對外咆哮、謾罵、貶低、抹黑,來掩蓋自己的惘然無主。這種自我空虛同時也是一種失敗:在一個競爭無限、計較無限的體系裡,找不到自己的核心價值、沒有能力自我定位、在人生旅途中迷失方向、得不到自己認同的成就。

二十世紀初的貧窮中國,環境充滿敵意,人們把阿Q幹掉了。不過世界上最有錢的美國是夢幻般的國度,即使阿Q的後代只是平民出身,他也在世界上居於優勢的位置,享受基本人權、優質的工作機會、與超級充實的社會資源。阿Q的「精神勝利法」是中國平民受到真實階級壓迫時的無奈;而他的後代在美國,則是時時刻刻都以打敗他者、消費別人,來遮飾自己的失敗與空虛。最近有一位「川普國民」在臉書上貼文,慶祝美國把「大聲嚷嚷的穆斯林猴子」趕走;把兩任總統卸任後的歐巴馬在加州度假,說成是被人家趕走,這樣不阿Q嗎?而且這何止自我狂妄,這是美國阿Q「精神勝利」的進化版,把自己當成永遠在和別人打仗,以打敗他人來掩蓋自己的懦弱與沒有內涵。

只要是人,就可以了解阿Q現象;為什麼阿Q存在,因爲每個人都需要自我肯定,即使是有是非觀念的正常人,多少也會認同阿Q。在《阿Q正傳》裡,阿Q進城後再回到「未庄」,他「衣錦榮歸」的嘴臉,村裡老百姓也蠻在意的,不是嗎?社會普遍慣用階級意識來論是非,正中了美國阿Q的論點:為什麼你們這些知名人士、政商關係良好的主流媒體、處境優渥的學者要批評川普粗魯?你們自己就多高尚?好萊塢的藝人可以化濃妝、穿著曝露、定期整型美容,但川普有個波大無腦的東歐老婆就不行?你罵川普粗魯下賤,不也正是在表達你的階級意識嗎?這麼一來,將政治等級化,民主價值於是被推翻掉了。

川普本人永遠在跟別人計較、怕別人看不起,以攻擊別人來墊高自我。福斯電台的記者問他:「普丁會殺記者,你還是欣賞他嗎?」他回答:「我們很多也會殺人。你以為我們國家多清白嗎? 」意思是,我們也好不到那裡去啦。因為他的心裡只有等級、強弱,要怎麼把別人比下去,是非對錯和現實世界不是他的菜。殺人是錯的,可是我就是看不起被害者啊,他是魯蛇啊,他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也不看看人家普丁的臉色,他怎麼配當人哪。

假如你以為川普認同階級主義,所以也有他的一套,他會把能力和利益分成等級來追求,他只會用最好的人,追求最佳結果,但是他的阿Q基因展現出來的,只是為了自己面子無止境地斤斤計較、無視大局。在《阿Q正傳》裡,阿Q心裡只有階級,就是這樣,他成為中國封建系統裡的最大受害者;而川普,所謂的進化版阿Q,也是因為只信仰階級主義,成為被階級主義徹底打敗的人。他是一位階級奴才,崇拜階級,當神一樣祭拜,認為階級無所不在,無所不侵,他除了階級意識以外,沒有自我,所以他沒有是非。川普不是在追求成就,而是個人精神勝利,知道自己沒有能力、沒有核心價值、沒有出息,他是一位以個人失敗來達到自我勝利的人。


豐子愷繪《阿Q正傳》插圖。圖/綠色逗陣轉載自香港討論區

川普出身紐約市皇后區一位建商的兒子,從小就過著富裕的日子,從年輕時就明顯極端自戀,婚變的緋聞自己還洋洋得意,覺得炒作媒體事業才會旺,有時候還佯裝好幾個不同「川普集團」的發言人,打電話給電台頌揚自己的「老闆」川普,吹噓有多少名女人要跟他上床,在房市蕭條時房子卻賣得很好等等。每天忙著捧紅自己,下經生意不顧,立志要經營「川普航空」 (Trump Shuttle)、「川普伏特加」(Trump Vodka)、「川普雜誌」(Trump Magazine)、「川普世界雜誌」(Trump World Magazine),都是向銀行借錢來玩大富翁,把每個事業都當自己個人的消費品,沒有一樣賺錢,債務像雪球一樣越滾越大。直到他第一次宣布破產,全紐約市七十二家銀行債主看他即將倒閉、怕他無清償能力,聯合把他撐起來,讓他繼續賺錢來還債,不然他一倒,紐約市的銀行界不倒也重傷。有了這次經驗,川普領悟到,當全世界被你連累了,大家就會努力幫你東山再起,因為不希望陪你一起死。一個人大規模的失敗,也就是最爽快的勝利。

然而,自己本身的生意嗅覺根本壞透了,再怎樣還是無藥可救, 在美國次貸危機惡化前還在建立「川普貸款」(Trump Mortgage),當然不久就關門了。經營的「川普大學」(Trump University) 在2014年被紐約州檢察總長以詐欺罪起訴,在川普當選總統不久後,該案以兩千五百萬美元賠償受害人才解決。 川普宣稱身價一百億美金以上,有兩次跟一位他認為低估他身價的作者告上法庭,兩次都敗訴;他跟法官解釋,身價的根據來自「感覺、甚至我自己的感覺,… 而這感覺每天都可以很快的改變。」經過六次破產,財經專家認為,如果川普將當年繼承的龐大遺產全部放銀行,什麼事都不做,也就跟他多年做生意到今天的身價一樣,兩億美金左右。這樣說來,川普算是會做生意嗎?

這麼差勁的商人,還自誇很多政治人物被他收買了,因為他捐政治獻金,所以他們應該怕他,他比他們都偉大。競選期間,「政治實情」(Politifact) 網站就已經做了估計,川普發言有78% 是不符合事實的。一般從政多年的政治人物是了解實情,想要瞎掰,而川普則根本不關心事實,他的「感覺」就是對的,所以傳統政治人物遠遠比不上他說謊的功力。剛上任就被情報員起底,指他是普丁在美國培養多年的間諜;上任之後荒謬事還是不斷。穆斯林禁令表面上是禁止恐怖份子進入美國,不過一些曾有恐怖份子入境美國的穆斯林國家,例如巴基斯坦與埃及,只因為川普自己有生意的緣故,就沒有被列入禁令裡,反而是其它穆斯林國家被禁。這幾天北韓試射長程飛彈成功,川普沒回應,倒是很生氣某精品百貨公司 (Nordstrom) 不再賣他女兒的品牌。

很多人期待川普上任對中國會做出有意義的抵制,不過以他進化版阿Q的身份,有可能嗎?川普之前的美國兩黨總統,都是甫上任便對藐視人權的中國表達抗議,接著為了美國利益才對中國態度軟化。我的記憶裡,川普在選舉期間常常罵中國,但不曾針對中國的人權問題表達任何立場。除了講話很兇以外,川普似乎對兩岸關係沒有具體政策;最近中國軍事動作很多,他也沒什麽反應,南海爭端到底要怎麼處理,他也沒有一套論述。對於抵制中國,以貿易保護來支持美國勞工,他遲遲推不出任何政策或方案。川普曾經在推特 (Twitter) 上聲稱地球暖化不是科學事實,而是中國編造出來打擊美國製造業的陰謀;諷刺的是,據說中國政府也是聲稱霾污染將不是問題,人類將會進化到自己的身體可以淨化空氣污染,川普與中國政府不都一樣阿Q嗎?歷任美國總統對中國都是先論是非(人權),再論利益(貿易、軍事),而川普只是以個人感覺在處理事情。根據《自由時報》報導,連支持川普的專家也說,川普「是反覆無常的,而且他不會高興被人看做示弱。」以這樣不健全的心理狀態,川普有能力對付中國嗎?他對中國兇是他怕被中國看不起?這種心態,各國政府不止中國,不會操作嗎?在他表達「我們的一中政策」前,就已經恐嚇要派兵侵入墨西哥了,他連墨西哥都怕被人家看不起了,何況中國?

我並不會因為川普而對台灣的前途感到不樂觀,而是我認為再來幾年,美國政府的核心會比以前脆弱,而台灣的領導階層必須準備面對新的挑戰,爲台灣在國際上舖設新的道路;有可能因爲川普的關係,舊的管道不能再走,而必須開發新的管道與新的外交關係。很有可能未來幾年,世界各國的動作會很多,在這個轉變時機的年代,台灣領導階層的智慧與創意正是最重要的。對台灣來說,不,對全世界來說,川普是一個改變遊戲規則的關鍵因素(game changer),是危機還是轉機,我們不能坐著等,自己要盡力把握。

作者:金守民
現職:清華大學外語系副教授,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英美文學博士,專門研究西方中古世紀和早期現代文化與歷史、英國文學史、知識暨文化史。
自述:幾百年前移民來台的中國人的後代,感謝台灣這土地給我家幾百年來落地生根的機會,讓我們當台灣人。

(本文轉載自《綠色逗陣》川普:進化版阿Q在美國,特此致謝。)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