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臨時大灑幣漁民買單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臨時大灑幣漁民買單嗎?

 2019-10-21 14:51
全球約占94%的產漁區,都被劃到了各國專屬經濟區內,進入該海域捕魚費用大幅提高,導致我國漁業經營日益困難,還有海盜、他國軍警的無理登船騷擾,讓從事捕撈漁業成為高風險產業,必須仰賴廉價外籍漁工。圖/民報資料照
全球約占94%的產漁區,都被劃到了各國專屬經濟區內,進入該海域捕魚費用大幅提高,導致我國漁業經營日益困難,還有海盜、他國軍警的無理登船騷擾,讓從事捕撈漁業成為高風險產業,必須仰賴廉價外籍漁工。圖/民報資料照

2020總統大選日漸逼近,蔡總統為爭取連任又開始下鄉大灑幣,基於來者是客,接待單位也都會說些場面話,讓賓主盡歡,只是蔡總統任職三年多,真正下鄉關心農漁民生活的次數少之又少,尤其對漁業的照顧更是乏善可陳,勉強擠出四大成果:歐盟解除漁業黃牌,加入南印度洋漁業協定(註:以中華台北名稱),全額補助漁船船位回報通訊費,投入10億建立漁產品冷鏈系(在項目未定的情況下,該經費方於今年七月底,由蘇院長對外宣布),對於漁民最關心的希望能有「足夠」,可以「安全」、「安心」捕魚的作業環境,以及穩定的魚貨銷售市場,蔡政府顯然無力幫漁民圓夢。

這些年蔡政府極力推動的重要施政項目如:十大農業措施及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都鮮少看到與漁業有關的建設。近日政府引以為傲的歐盟黃牌剔除,起因是我國漁民屢屢從事非法捕魚活動,政府卻管理不力所致,且遭黃牌警告時間長達近四年(遠不如南韓、菲律賓在兩年內解決),導致我國漁民海上作業處處遭到嚴格管控,好不容易才從黃牌名單剔除,讓台灣捕魚重回常軌,何慶之有?何況為爭取解除黃牌,政府修訂漁業三法雖有其必要性,但是相關內容及執法尺度上確實存在諸多值得商榷之處,漁民已多次向政府反映未獲正向回應。

蔡政府漁業方面成績單待檢驗

而屬於我國遠洋漁業重要漁場的索羅門群島及吉里巴斯,近來相繼與我國斷交,儘管政府宣稱對我國漁業沒有影響,但是這樣的說法太過樂觀,與漁民的感受呈現落差,未來中國大陸與索羅門群島及吉里巴斯的漁業合作勢必增強,對我國漁業是否產生排擠效應,值得關注;還有沖之鳥傳統漁場遭日本強行劃入該國經濟領域,禁止我國漁民進入捕魚的爭議,經過多次台日漁業談判,迄今仍沒有進展;又,台灣好不容易獲得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合法的太平洋黑鮪1,709 公噸配額,這些年台灣實際捕撈黑鮪數量僅4百多公噸(去年黑鮪捕獲量為381公噸),兩者相差甚遠,再不充分利用,未來很可能會遭到削減,勢將影響到台灣的捕魚權,亦未見政府具體方案;對於這三年多蔡政府在漁業方面交出的成績單漁民是否滿意,答案很快揭曉。

近年來漁業資源過度捕撈狀況日益嚴重,導致海洋漁業資源不斷衰退,海洋捕撈總產量進入「零增長」的徘徊期,漁業資源趨向管理重於開發,加以全球約占94%的產漁區,都被劃到了各國的專屬經濟區內,這些沿岸國家對專屬經濟海域的保護更加重視,同意進入該經濟海域捕魚的費用大幅提高,導致我國漁業經營日益困難,還有海盜、他國軍警的無理登船騷擾,讓從事捕撈漁業成為高風險的產業。正因為危險性又高且工作環境及條件不佳,讓國內許多年輕人望之卻步,即便政府每年開出上百萬元的獎勵金,鼓勵年輕人上漁船工作,效果不佳(今年僅媒合6位畢結業生),對於欠缺大量漁工的台灣遠洋漁業,如杯水車薪,必須仰賴大批廉價外籍漁工來幫忙出海捕魚賺錢,卻也衍生出血汗漁工的指控。對此政府迄今仍未能提出有效的解決對策,讓漁工問題持續惡化,成為我國漁業的不定時炸彈。

蔡總統執政以來漁民的日子有沒有過的比較好,漁民親身體會,了然於胸,總統候選人要爭取選票與其臨時抱佛腳大灑幣,不如平日勤燒香,多到漁村走走,多關心漁民生活來得有效!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