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俄田徑隊遭集體禁賽,跳遠女選手克里西娜成功突圍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俄田徑隊遭集體禁賽,跳遠女選手克里西娜成功突圍

 2016-08-16 12:12
因為有3年的不在場證明,讓俄羅斯跳遠女選手克里西娜(Darya Klishina)重新獲得參加里約奧運的資格。圖/取自Darya Klishina FB
因為有3年的不在場證明,讓俄羅斯跳遠女選手克里西娜(Darya Klishina)重新獲得參加里約奧運的資格。圖/取自Darya Klishina FB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8月15日裁定,俄羅斯跳遠女選手克里西娜(Darya Klishina)重新獲得參加里約奧運的資格。法庭認為,克里西娜證明,她離開俄羅斯,3年來一直在美國受訓,期間的藥物檢測顯示,她並沒有服用興奮劑,因此允許她以獨立運動員身份,參加里約奧運。

國際體育仲裁法庭(CAS)8月15日裁定,俄羅斯跳遠女選手克里西娜(Darya Klishina)重新獲得參加里約奧運的資格。法庭認為,克里西娜證明,她離開俄羅斯後,三年來一直在美國受訓,期間的藥物檢測顯示,她並沒有服用興奮劑,因此允許她以獨立運動員身分參加里約奧運。

25歲的克里西娜,本週二確定可在​​里約參加跳遠預賽。其餘67位俄羅斯的田徑選手,則因國際田徑總會(IAAF)於6月發布的禁賽令,無緣於本屆奧運。

奧委會轄屬的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The World Anti-Doping Agency,WADA)首席調查官麥克拉倫(Richard McLaren),7月18日公佈的報告內容指出,WADA反禁藥調查員對俄羅斯當局教唆運動員「系統性使用興奮劑」提出指控。麥克拉倫說,龐大證據資料顯示,俄羅斯官方機構主導禁藥的「體育舞弊」行為,導致莫斯科反興奮劑實驗室,多年來常有「陽性反應」樣本不翼而飛,藉以保護服用興奮劑的運動員。麥克拉倫還說,俄羅斯體育部積極參與這類舞弊行為。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8月13日報導指出,國際田徑總會(IAAF)6月對全部的俄羅斯田徑選手發布禁賽令之後,克里西娜隨即向國際體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訴。克里西娜在媒體寫道:我感到一種被體制出賣的感覺(即暗指俄羅斯),這個體制不是為了保障運動員的美好形象與清白;而是想要獲得運動場外「政治意圖的勝利」。

跳遠選手克里西娜是唯一獲得「特赦」的俄羅斯田徑選手。三年來她一直在美國受訓,與禁藥問題無關,因此獲准以獨立運動員身分參加奧運。克里西娜曾是歐洲跳遠室內賽的兩屆冠軍、2013年世界大學運動會的跳遠金牌得主;2011年與全球體育機構IMG簽約,並在美國佛羅里達州受訓。

中俄國家隊集體性服用禁藥問題嚴重
對於里約奧運期間,中俄兩國運動員集體性服用禁藥問題,《美國之音》(VOA)8月12日的一篇報導,引述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社會學博士、社會轉型問題學者程曉農的看法指出,體育比賽透過禁藥提升體能,從而改變比賽結果,和考試作弊是同一回事,屬於體育競賽欺詐。

民主國家的運動員隊伍,均由選拔組成,運動員如偷服禁藥,往往是個人行為,政府或體育比賽的組織機構不會掩蓋、庇護這種行為,運動員也可能因禁藥事件而中斷體育生涯。但在崇尚「國家體育」的國家,國家隊是常設專業組織,運動員領取工資,國家隊對運動員的日常生活,藥物服用皆有管理、控制權,如發生服藥欺詐,往往可能是組織行為。

前東德、前蘇聯就是這方面的鼻祖。在這些國家,政府和體育機構對禁藥的態度是睜一眼、閉一眼,檢查禁藥只是做給外國看的,對偷用禁藥的教練和運動員並不嚴厲懲處。20多年前,中國游泳隊計畫性引進東德的隊醫和禁藥,開始出現體育欺詐事件;1994年廣島亞運會中國游泳運動員被發現偷用禁藥,多名獎牌得主被迫繳回獎章並禁賽;2014年仁川亞運中國游泳隊冠軍孫楊也因偷服禁藥被查獲。澳洲選手霍爾頓和澳洲媒體之所以出言批評孫揚,是因為孫揚在澳洲曾有違反當地「禁藥令」的體育欺詐行為,遭澳媒曝光,因而轟動。

無獨有偶,中國另一名游泳選手,18歲的陳欣怡,7日在里約奧運女子100米蝶泳比賽名列第4,然而當天的藥檢結果竟呈現陽性反應,她隨即遭剝奪參賽資格。

更多奧運新聞可見...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