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詩寫台灣】唯留古契在人間的台灣平埔族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詩寫台灣】唯留古契在人間的台灣平埔族

2021-10-21 14:40
田寮南勢湖呂家,1870年同治9年典契和1898年明治31年杜絕盡根契之烏山魁仔寮土地契約書。契約中的呂逞是呂家第四代。呂銀象是第六代,是作者祖父。圖/呂自揚提供
田寮南勢湖呂家,1870年同治9年典契和1898年明治31年杜絕盡根契之烏山魁仔寮土地契約書。契約中的呂逞是呂家第四代。呂銀象是第六代,是作者祖父。圖/呂自揚提供

烏山西麓水蛙潭,社番散住山凹間;
社民不知何處去,唯留古契在人間。
——〈水蛙潭〉
 
大崗山後平埔村,呂家世居傳基因,
兒娶英國金髮女;生孫膚白肘橫紋。
——〈台灣平埔肘橫紋〉

荷蘭時期,台灣南北沿海平埔,平均10至20公里,皆居住有1603年〈東番記〉所說各自獨立的大小原住民村社。只高雄平原原住民,1635年12月25日遭荷蘭攻打逃遷屏東平原後,從此無村社。這些平埔原住民,清代日治時代稱為土番、熟番,今稱平埔族、南島語族或南島族。

歷經荷蘭、鄭氏統治,很多村社或合併或遭攻打而遷徙、消失。1697年郁永河從府城坐牛車到淡水北投採硫,沿途皆有番社。1722年黃淑璥《台海使槎錄.番俗六考》,記載南路屏東平原有8社,北路府城至淡水有110社。

清領期間,很多福佬客家漢人移民來台。到日治初期調查,南北沿海平地居住的幾乎都是福佬客家人。平埔社番漢化之外,因受壓迫、土地喪失或其他原因,幾乎已從平地消失。有的遷往平原東邊山區,像台南東山吉貝耍,高雄內門、甲仙,屏東高樹加蚋埔。

文獻記載中部今彰化台中苗栗十多社,在嘉慶道光年間,集體遷徙到噶瑪蘭(宜蘭)和南投埔里。屏東平埔族道光年間遭客家人李受攻掠,遷徙瑯嶠和花東海岸與縱谷。


屏東高樹山邊的加蚋埔,現仍居住平埔馬卡道族。圖/張富茗攝影  作者提供

根據日治以來,研究者收集的清代社番土地典賣契約書。至少自清乾隆年間起,福佬客家人(或漢化社番)皆須與社番立典佃或買斷契約,才能入墾番社土地。

番社有公有地和社番私墾地。社番立典佃契取銀,將土地交給承典銀主「起耕掌管」「收租納課」,並可建屋居住。契約大多5至20年,期滿贖回或重新立契或改典他人。無銀贖回土地由銀主繼續掌管耕作,變成銀主所有,或立「杜絕盡根契」賣斷。立契須將所有上手契約書交付給下手典買者。「典」土地等於「當」可耕作土地。


《大崗山地區古契約文書匯編》(2004)封面,陳秋坤蔡承維編著。圖/作者提供

一般說法,漢人很多是用暴力欺壓、典租地不還和詐騙手法侵占平埔土地,也有平埔族以女繼承產業,漢人因娶平埔女人而取得土地,說是「娶一個某,較贏三個天公祖」古俗語的由來。

很多是大戶向官方申請開墾「荒地」,招佃開墾而佔有土地。

高雄大崗山以東,至烏山(中寮山)之間的田寮月世界地形山區,光禿陡峭平地少。清康熙時就居住「康熙朝歸化入版之初,劃地歸番定例」(道光5年1825年水蛙潭社公告)的新港、水蛙潭、尖山、大傑顛四社平埔社番,依官方劃定社界,散住在山凹平坦地方。何時開始在此居住無記載。


大崗山東至烏山(中寮山)的田寮月世界山區。遠方是大小崗山,右下方是南二高中寮隧道。圖/作者攝影

民間保存土地典賣古契,約500件,新港社與水蛙潭社最多,有的是左邊寫羅馬拼音新港語,右邊寫漢文對照的雙語契約「番漢契」,學者稱為新港文書,有的只寫單語漢文,民間皆稱「番仔契」。是全台灣保存土地古契最多的地方。

依現存古契,四番社皆設有土目。田寮人祖先是在雍正、乾隆初年起,得官方允許先後入墾番社土地,每一筆土地皆有立契納番租。年代最早的是水蛙潭社1740年乾隆5年佃批契仙草埔(今田草埔)土地,最晚的是1898年日明治31年杜絕盡根契(賣斷)烏山魁仔寮土地。

二、三百年下來,大崗山後每筆土地幾番轉手典賣,皆為福佬人或漢化社番所有。社番失去土地後皆已遷離原居地,只剩幾戶居住。

作者呂家祖先約於乾隆年間1770年,向烏山西麓水蛙潭社番,典買荒山環繞的南勢湖土地耕墾定居,並典買其他山林耕作。其中一筆烏山魁仔寮山林地,1870年同治9年開始承典,於日治時代1898年明治31年立「杜絕盡根契」買斷為呂家所有。

從小就聽長輩和鄉親說,田寮古早有住社番,曾有「番仔起山」之說。

家父常說呂家魁仔寮土地,是向尖山社番買的。契約書卻寫是水蛙潭社,可能是日治時代只燕巢尖山社還住有仍在「作向」的社番,而說成尖山社番。

大崗山後田寮,是最靠近沿海平原的平埔族居住地,是最多平埔語地名的地方。相傳平埔族皆遷往內山,卻皆不知遷往何處?只留下全台灣被保存最多的平埔族典賣土地契約書。

那一張張,多達四、五百張紙色已古黃的古文書,悠悠也幽幽的在訴說著二、三百年來,原先居住的平埔族和後來的福佬漢人,在這片荒涼的土地山林,先後耕墾居住的歷史滄桑,和相互融合通婚,共同生活的身影。

田寮人祖先,清代單身來田寮典買土地耕墾居住,世代皆與山區有平埔血統的女子通婚,可說身上都有平埔族的血統。

大崗山後田寮人入墾平埔族土地,與平埔互動生活居住的歷史,可說是台灣三、四百年來,福佬客家漢人移民入墾平埔族土地的歷史,最有代表性的縮影。

附記:

一、請參看本專欄〈台灣平埔族〉〈田寮呂家古厝〉〈傳到美國的台灣平埔血統——肘橫紋〉三詩文。


〈台灣平埔肘橫紋〉詩圖卡。圖/作者提供

二、2004年高雄縣文化局與中研院台灣史研究所出版《大崗山地區古契約文書匯編》,收土地古文書約300件,有多件新港文書。


乾隆5年(1740)水蛙潭社土地佃批古契,是大崗山後現存年代最早土地古契。圖/陳春興存藏,作者提供

三、2014年3月,長榮大學臺灣研究所溫振華教授,發表新發現水蛙潭社與新港社古文書200多件,也有雙語新港文書。


2014年溫振華教授在長榮大學發表發現新港與水蛙社之新港文書。圖/作者攝影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