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我們的島】穿梭島嶼20年 誰?高舉開發大旗的匪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我們的島】穿梭島嶼20年 誰?高舉開發大旗的匪

 2019-01-24 16:20
陳正宗土生土長在彰化縣二林鎮農場巷,跟他的父親一樣,當了一輩子蔗農。圖/公視《我們的島》
陳正宗土生土長在彰化縣二林鎮農場巷,跟他的父親一樣,當了一輩子蔗農。圖/公視《我們的島》

「我們從日本時代就來這裡住,之後台糖才把地放領給我們,大家都是在台糖做工生活,生活沒有很好。」陳正宗土生土長在彰化縣二林鎮農場巷,跟他的父親一樣,當了一輩子蔗農。

「一開始只有自己一戶,很不習慣!」,陳正宗來到花生田除草,今年已經87歲,「比較沒人可以聊天,想到在這裡住好好的,為什麼要把我們趕走,很煩惱、很困擾就對了!」

一邊除草,斷斷續續的廣播聲響,從陳正宗身後遠遠傳來,「中華民國107年9月17日舉行中科二林園區聯合動土典禮,由行政院長賴清德賴院長暨全體同仁,敬備牲果之儀,焚香叩拜…」

2008年11月,行政院核定中部科學工業園區第四期計畫案,遴選彰化縣二林鎮為基地,計畫引進光電、半導體和綠色能源等產業,開發面積630多公頃,除了使用台糖萬興農場和大排沙農場,也要徵收80幾公頃的民地,包括相思寮、萬合農場等多處散居在台糖農地上的百年聚落。


2018年9月17日舉行中科二林園區聯合動土典禮。圖/公視《我們的島》(畫面提供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

當年被徵收的居民希望保留老房子和田地,一再向中部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陳情,相思寮居民陳黃媛雙手合十,「希望中科幫忙,疼惜我們這些傻百姓,讓我們有安定的生活。」

陳情得不到轉圜,居民在村子外綁上抗議布條,準備與中科長期抗戰。世居相思寮的農民楊玉洲赤腳踏在田埂邊,想起要被徵收就急得掉眼淚,「政府說你不同意就要用強制的,這就是用搶的啊!你完全沒辦法!百姓就是沒有縛雞之力!」


當年被徵收的相思寮居民希望保留老房子和田地,一再向中部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陳情。圖/公視《我們的島》

除了土地徵收的爭議,高科技園區因為有污染疑慮,也引發彰化、雲林兩縣居民強力抗爭。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的廢水,原本計畫排到舊濁水溪,彰化漁民和蚵農氣憤的走上街頭,撒蚵殼包圍環保署,抗議聲浪越來越大。中科管理局在環評專家會議中改口。時任中科副局長郭坤明說,為了尊重彰化縣政府和彰化區漁會的建議,決定將二林園區的放流水,改排到濁水溪。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的廢水,原本計畫排到舊濁水溪,彰化漁民和蚵農氣憤撒蚵殼包圍環保署。圖/公視《我們的島》

廢水改排濁水溪,換成雲林縣沿海居民人人自危,到環保署前拉布條抗議。最後中科管理局把廢污水排放到濁水溪和舊濁水溪兩個方案一起送審,同時惹怒雲林、彰化兩縣民眾,聯手要求環保署駁回中科四期的開發案。

2009年行政院長吳敦義在立法院備詢時,指示增加預算二十億元,將中科四期每天十三萬噸的廢污水,經過處理後,排放到濁水溪出海口,隨後環評小組審查也通過此案,招來假環評、真闖關的批評。


施工中的中科四期。圖/公視《我們的島》

但是環評大會出現戲劇性轉折,除了仍有條件通過中科四期二林園區開發案,當時的環保署長沈世宏表示,經過環評委員的專業要求,不論舊濁水溪的河岸、濁水溪自強橋下,或者海洋放流,都可以直接排放沒問題。當地居民和農漁民提起行政訴訟,要求撤銷環評審查結論,學界也強力批評環評已死。

在高度爭議下,中科四期在環評闖關,戰場從環保署轉移到營建署區委會,相思寮居民陳黃媛怒罵政府比土匪還兇惡,「土匪也是搶一搶,把東西搶去吃而已,現在是連飯碗都搶光光,聽到要徵收,手腳都軟了,晚上根本睡不著。」

律師詹順貴強調,中科二林園區選址過程沒有考量國土適宜性,園區內有特定農業區,是高生產力的土地,輕易變更為工業區,並不符合國土規劃最大利益。但經過兩次大會的激烈辯論,在政府機關代表有十席優勢下,區委會以十二比五表決通過。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徐世榮為老農發聲,認為政府以工業需要之名,未依土地徵收條例的協議價購程序辦理,徵收價格往往過低,農民被迫賣地引發恐慌。土地徵收在民主國家是最後不得已的手段,但是政府往往為了追求效率,就採取土地徵收的強烈手段,未來勢必引發更大的民怨。


陳正宗回憶,相思寮要被徵收那時,有人會來恐嚇,說不趕快搬走,會叫怪手來鏟除房舍。圖/公視《我們的島》

坐在老三合院的門廊下,陳正宗想起抗爭時的情景,「相思寮那時候要被徵收,有人會來恐嚇,說你如果不趕快搬走,以後會叫怪手來鏟除反對居民的房舍,有很多人被嚇到趕快領補償費搬走。」

「但是依徵收的價格一坪一萬元,我到哪裡買一坪一萬元的建地來蓋房子!鄉下地方一坪也不只一萬元」陳正宗越說越感慨,「像隔壁鄰居的地和房子被徵收約四百萬元,他去買一間房子七百多萬元,現在還要繳房子貸款,被日常生計拖磨,現在也是難過啦!」

在苗栗大埔徵收事件輿論壓力延燒下,中科四期徵收案出現轉圜,行政院下令保留相思寮主聚落和萬合農場的房舍,農地則可以地易地,但是位於友達公司預定地的農場巷居民陳正宗,以及位於萬合農場外圍的居民王錫溪,都被排除在外,中科二林園區徵地風波沒有平息。

中科四期用水來源也備受質疑,因為國光石化開發案已經暫停,大度攔河堰也因此暫停推動,中科管理局計畫調撥農業用水每天6.65萬噸持續開發,引發溪州農民阻擋怪手施工,全力護水的抗爭行動。溪州農民謝寶元說「那些大官要騙我們農民,說我們用不完的水才會取用,那為什麼要拉管從源頭截水。」


圖/公視《我們的島》

但是動工不到兩年,2012年國科會突然宣布中科四期要重新檢討,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說,因為有三個重大改變,一是環保的爭議很多,第二是大度攔河堰不蓋,長期水源不確定,第三是光電產業現在很淒慘,原來規劃進駐的光電產業也有變化。

國科會決定縮小中科四期開發面積,以每日4800噸的水量為基準進行轉型。國科會主委朱敬一表示,這個園區比較適合低用水、低污染的產業,將朝精密機械、生物科技等產業發展。

「原先的徵收目的不存在了,依土地徵收條例規定,應該要廢止徵收,把地先全部還給居民」,律師詹順貴強調,政府不應該仍要圈住二林園區這麼大塊的土地,只拿一小部分還給農民。

中科四期和被判環評撤銷定讞的中科三期一樣,都沒有事前評估居民健康風險,還有強制徵地的爭議,中科四期的違法可能性甚至比中科三期還高,在中科管理局允諾不繼續發包施工,也不核准新廠下,與居民協議進入二階環評重新審查。

2018年5月23日,中科四期二階環評在環評大會過關,中科管理局提出轉型低用水、低排放產業,每天兩萬立方米的廢水放流量,全數再生利用、不抽用地下水,2019年底後不再調用農業用水,環保監督小組成員中,民間團體與當地居民不得少於三分之一等承諾,結束為期十年的纏訟。

2018年9月17日,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第二次開工動土典禮上,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未來短短幾年會有一千億資金投資在二林。彰化縣長魏明谷高呼,「未來條條大路都通到中科二林,二林真的要起飛了,二林要變成一個工業城市。」


陳正宗是中科二林園區內現有唯一的原住戶。圖/公視《我們的島》

中科四期二林園區630多公頃土地,目前只有一家醫療衛生器材廠商進駐,貫穿園區的六線大道,難得有車輛經過,農場巷居民陳正宗說,被徵收的民地爬滿野草,都沒有人來管理,台糖原來的甘蔗園,現在也已長成樹林。

陳正宗是中科二林園區內現有唯一的原住戶,中科管理局最後採取以地易地的模式取得他的同意,未來陳正宗將搬遷到獲保留的相思寮舊聚落。「一年徙栽,三年徛黃,萬不得已不遷不行,不然我是不願意搬遷啦!我們住習慣了。」陳正宗說「以前我們這鄰最多有35戶人家,現在都遷走了,將來我這鄰也會廢除!」

《我們的島》穿梭島嶼20年 汙染開發篇——誰 高舉開發大旗的匪

※本文轉載自:【公視《我們的島》節目——穿梭島嶼20年 污染開發篇報導】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